这风刃似拔地而起,顺着地面橫劈而出,其所到之处,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白痕,甚至有碎石飞溅开来。

    在这风刃出现的一瞬,所有人都开始惊呼,即便是东峰弟子、南峰弟子、北峰弟子也是如此。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莫一鸣修炼的术法,竟然也是斩天诀。

    斩天诀对斩天诀,这就是在公然挑衅吴中强!

    两个天骄之战,注定会与众不同!

    “这就是高手的对决,吴中强与莫一鸣!”

    “同样是斩天诀,莫一鸣的斩天诀,究竟到了几重了?”

    “莫一鸣的斩天诀,会到六重吗?”

    对于吴中强斩天诀的明悟,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明悟到了第六重,但莫一鸣现在发出斩天诀,除了部分弟子,其他人都没有见过。既然莫一鸣选择了斩天诀,但具体是几重,他们并不得而知。

    可单单看了这简单的一道风刃橫劈,已让他们再次感觉到了这斩天诀,果然不容小觑。

    无论是速度还是修为之力,这斩天诀都不凡。即便是吴中强感受到之时,也不由得一颤,他同样没有想到,莫一鸣竟然会选择修炼斩天诀。

    可是对于他来说,任何人在他面前发出斩天诀,简直就是小丑。纵然这是一种挑衅,但他定然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于是在这风刃橫劈而来的一刻,吴中强并没有后退,也是衣袖轻易一挥间,一道白色的风刃也如同拔地而起般,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白痕后,向着那风刃迎击而去。

    “砰!”

    在两道风刃接触到的一瞬,强烈的炸响之声泛起,更有修为波动散去的同时,有一股强劲的冲击之力,直奔莫一鸣而去。

    论斩天诀的修为,莫一鸣的确不如吴中强。

    但面对这股冲击之力,莫一鸣并没有后退,而是手掌向前推出时,狂暴修为之力从其掌心迸发出来。蓦然的与这冲击之力撞击在一起。发出砰的一声炸响,修为波动散开的同时。在这修为波动之中,莫一鸣一步迈出,身子化为长虹,如离弦的箭一般,直奔吴中强而去。

    虽然莫一鸣只明悟到斩天诀第四重,但其速度并不差于吴中强。因为平时莫一鸣在速度的要求上极为苛刻,更是在速度上,达到了一种聚气九重的极致。

    吴中强也并没有躲闪,也是一步迈出间,身子化为长虹迎击而去,这一次两人的比斗,并没有发出任何的术法,仅仅是修为之力之间的比斗。

    “砰!”

    几乎就在吴中强飞出的一瞬,两张手掌蓦然的撞击在一起,其内冲击波接触的一刻,雷鸣般的炸响之声响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波动,挤压着虚空,如爆炸一般,汹涌出去。

    甚至在这波动中,莫一鸣与吴中强的发丝同时向后飞舞,身上衣衫飘动。但他们的身子,并没有因此而退去。

    在那手掌接触到的地方,两圈弧形的修为圈如溅射般,发出嗤嗤响声。而在这修为圈的两旁,吴中强与莫一鸣的神色,同时显得凝重。

    因为在此刻,单是这修为之力的比拼,没有发出任何术法的情况下,他们已感觉到双方的修为之力,不相上下!

    即便是杨浩那里,也在这一刻,被其惊叹到了,之前他很肯定莫一鸣并不是吴中强的对手,可在此刻看来,已不一定。

    “这莫一鸣果然与众不同,单凭修为之力,就能与吴中强,不分上下,若是换做一般的聚气九重修士,早已吐血而亡。”

    南峰的一些弟子,望着吴中强与莫一鸣时,不由得露出了惊叹之声。

    至于北峰的弟子,虽然对莫一鸣的修为之力也在暗自惊叹,但他们并不会担心吴中强会输给莫一鸣,因为吴中强并没有发出修为术法。

    北太玄始终保持着微笑,但这微笑中尽显讥讽之色。她很确定莫一鸣不可能战胜吴中强,她觉得即便单单是修为之力的比拼之下,莫一鸣也支撑不了多久!

    可是这一支撑,已是一个时辰过去!

    在这一个时辰之中,莫一鸣与吴中强即便是在眼神的交流中,都产生了一阵比斗。

    大量的修为之力自体内不断发出,使得他们的额头,有了汗珠溢出,但他们的身子,依旧没有后退。那溅射出来的修为波动,同样是发出了嗤嗤的声响。

    “这才是高手之间的对决。”

    “同样是聚气九重的修士,但他们发出的修为之力,却超过了聚气九重的存在!”

    “北峰有个吴中强!西峰有个莫一鸣!”

    在西峰弟子之中,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为莫一鸣欢呼,而是在惊叹着这两个人,在这样的僵持下,能持续多久!

    北太玄的嘴角微微上扬,低声沉吟道:“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此刻,天空圆月已慢慢升起,月光洒在他们的身上,使得他们身子感觉到微凉。但这并没有让这些修士内心的灼热减少丝毫,对于这场比拼,他们很想亲眼看见,谁胜谁负。

    溅射出来的修为光芒照亮石台,莫一鸣与吴中强的神色也渐渐的变得难看。

    但他们彼此都不会服输,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时辰之后,北太玄终于不再淡定,她神色变得有些难看,虽然知道吴中强的修为之力,能媲美化形三重之人,但是这样耗下去的话,不见得吴中强能占上风。她仿佛觉得,莫一鸣的修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所有人都没有惊呼,似乎因为莫一鸣与吴中强的沉默而沉默,现场变得有些压抑,压抑的不仅仅是修为波动的回荡,更多的是那内心压制出的心情。他们无法判断,究竟是吴中强计胜一筹,还是莫一鸣棋高一步!

    渐渐的,在这样的僵持下,又过了一个时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吴中强与莫一鸣同时干咳两声,一口鲜血同时喷了出来,在这修为之力的抵触之下,两人倒飞出去。

    也因为如此,那修为波动如爆炸一般扩散。

    莫一鸣在半空之中倒翻了几圈之后,勉强稳住后感觉到阵痛之感,在这长时间的修为之力比拼之下,似震动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很不是滋味。

    从吴中强的神色中不难看出,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咬了咬牙关,莫一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着虚空蓦然一步踏出,这一步踏出之后,他五指对着虚空赫然一抓,四面八方的修为之力凝聚而来,如启动了一种莫名的天地法则,手掌再次挥出间,一把巨大的战斧,由修为之力与天地之力完美融合后,幻化出来的一瞬,直接向着吴中强斩去!

    甚至在这战斧斩去的一瞬,这虚空之中,直接被撕出了一道裂缝,肉眼可见!

    甚至这战斧带出来的波动,让这些修士感受到之时,不由得露出了唏嘘之色。

    “这就是斩天诀!威力果然不容小觑!”

    “这是斩天诀第三重,原来莫一鸣的斩天诀明悟到了第三重!”

    “不对,若他只明悟了斩天诀第三重的话,速度不可能有如此之快!”

    此刻沉默了许久的现场,终于再次陷入了议论之声,他们大多都在惊叹着这斩天诀的奇异之处,但有那么一些,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异常。

    至于吴中强那里,其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精芒,这精芒闪出间化为一抹杀意,甚至在这杀意之下,他嘴角扬起一个森然的笑容:“斩天诀第三重,在我面前,算什么!”

    吴中强话到最后,如沉喝一般,一步踏出间,手掌对着虚空一抓,瞬间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战斧。

    这战斧,但凭模样,就比莫一鸣的,大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