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枪被雷啸握在掌心的一瞬,顿时发出了嘶鸣之声,似咆哮,又好似哀鸣!

    红色吊坠在枪尾摇动,锋利的枪尖发出蓝色光芒,望着让人感觉有种莫名的寒意。枪身更是散发着古朴的洪荒气息,萦绕在虚空时,虽未感受,就已觉敬畏之感。

    雷啸握着此枪站在那里,竟有几分神似曾经的战神!

    “这就是战神的武器,红缨长枪!”

    “红缨长枪,果然不凡。看那气息,让人不由产生敬畏。”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战神武器——红缨长枪!”

    “之前我进入万剑峰时,也想得到这把武器,但最终这武器对我有抵触之感,因此失败了。”

    “原来雷啸真的从那万剑峰之内,获得红缨长枪!”

    大部分弟子,在这红缨长枪出现的一瞬,沉默已久的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一个个开始惊呼起来。

    他们神色露出灼热,大部分进入万剑峰的修士都知道,当他们进入万剑峰之时,也曾经对这红缨长枪,进行过夺取。可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

    别说这些弟子,即便是北太玄、东皇子、南旭阳那里,也是如此。虽然他们都知道雷啸获得了红缨长枪,但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前时,一个个都不由得露出了不甘之色。

    还有吴中强那里,身子也是不经意的颤了一下,他清楚的记得当年进入万剑峰之时,也对这红缨长枪垂涎,可冒险尝试了数次之后,他遍体鳞伤,终究没有获得这红缨长枪。

    在他看来,他得不到的东西,其余的修士,也不配拥有。

    于是虽然他的目光锁定在这红缨长枪之上,但是他的内心,已有了抉择。他要毁了这红缨长枪之后,再毁了雷啸!

    对于红缨长枪上的术法,雷啸并没有明悟多少,此刻也最多是二重左右。但即便是两重,以雷啸推断,其发出的修为之力,竟高出那泰山压顶许多。

    倒是杨浩,似乎并没有听说过,关于这红缨长枪的事迹。听着这些修士的惊呼声,虽没有直接问,但也知道这兵器的不凡。

    雷啸并没有多说什么,蓦然将红缨长枪举向头顶,长枪发出嗡鸣一声之后,雷啸一步踏出后,似展开了自己极致的速度,将一套奇异的步伐,完美的呈现出来。

    但对于修炼斩天决,而且将斩天决明悟到第六重的吴中强来说,在速度上,他占有绝对的优势。所以雷啸这一套步伐即便让别人看得眼花缭乱,但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故而在这一刻,当雷啸迈步而来的一瞬,许久没有移动身子的吴中强,忽然一闪间,霎那来到了雷啸的跟前,与他的眼神,有了对视。

    纵然是这眼神的对视间,都充满了浓郁的火药之味!

    “呵……战神的武器。”

    吴中强淡笑一声,左手猛地伸出,一把抓向正落下的红缨长枪之上,在那掌内,凝聚了他所有的修为之力。

    甚至在这抓向间,狂暴的修为之力凝聚间,似要将这红缨长枪,直接击断!

    “砰!”“嗡……”

    就在那掌内修为之力接触到这红缨长枪的一瞬,如雷鸣般的炸响之声响起,一道修为余波四散开来。这红缨长枪抖动了一番,发出嗡鸣之声,并未损伤丝毫。反倒是吴中强的身子,竟然退去了几步。

    他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第一次感觉到这红缨长枪,的确有着它的不凡之处。

    雷啸冷笑,道:“你认为战神的武器,说毁就能毁的吗?”

    说完,雷啸一步迈出间,手持红缨长枪,直指吴中强而来。

    在接触到吴中强的一瞬,吴中强一掌挥出,在其掌心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弧形圈,这圈接触到红缨长枪的一瞬,顿时溅射出了道道光芒,如同火花四溅。

    “纵然如此,只可惜你的修为不够。”吴中强冷哼一声,另一只手随意一挥,一道风刃呼啸而出,斩在了不远处的大树之上,将一根树枝,直接斩断。

    这树枝正落向地面时,吴中强一抓间,如有吸撤之力一般,将这树枝,直接纳入了自己的掌心之内。

    “战神的武器,又如何?我一根树枝,依旧可以碾压你!”

    吴中强话语落下,手掌向前一退间,雷啸的身子快得倒退而去,最后手中长枪镗的一声立于地面,方才勉强稳住自己。

    但吴中强并没有给雷啸任何喘息的机会,手持树枝,咻的一声,啪的一下抽在了雷啸的屁股上,顿时使雷啸的皮肉绽开。

    用树枝对付战神的武器,不仅是对这武器的侮辱,更是对雷啸的侮辱!

    “看见没有,即便是拥有所谓战神的武器,也不是吴中强的对手。”

    杨浩站在石台下,看向有‘幻想症’的莫一鸣,说道。

    莫一鸣并没有说话,但内心已有怒意升起。这怒意并非是针对杨浩,而是石台之上的吴中强。

    雷啸嘶叫了一声,退去几步。吴中强又是一鞭抽出,抽在了雷啸的肩膀上,顿时在雷啸的肩膀上,有着鲜血流淌。

    “你个兔崽子,竟然敢伤我小啸啸。”

    石台下的无恒,终于不再沉默,嘶吼着正欲冲出。忽然被北太玄阻止道:“无恒师尊,这是修为比拼。不是正常打斗,你作为宗门长辈存在,难不成要在这么多弟子面前,坏了规矩?”

    “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谁伤我的小啸啸,我就打谁!”

    无恒说着,修为气息已经波动开来,但却听到东皇子的大笑之声,道:“哈哈,没有想到,这西峰也会不守规矩。当日是谁说只要是规矩,都会遵守?”

    东皇子说着看向逸尘,他知道唯有逸尘,才能阻止无恒。

    逸尘拉住了无恒,看向东皇子,道:“规矩自然要守。”

    “那就好。”东皇子白了逸尘一眼,看向了石台之上。似乎正在等待着看吴中强将雷啸,打得面目全非。

    “你放开啊。”无恒一副哀求的样子看向无恒。

    “师尊,这是修为比拼,除非雷啸认输。”逸尘的神色有些许凝重。

    只听得‘啪’的一声,树枝蕴含了吴中强的修为之力后,狠狠的抽在了雷啸的背上,血肉翻开,看见了其内森森白骨。

    吴中强并不会让雷啸痛快的死去,他要将雷啸,生生折磨而死。

    无恒在下面担心得直流眼泪,道:“小啸啸,你赶紧认输啊。”

    即便是醉美燕,也是担忧得心如刀割,道:“认输啊。”

    纵然是张小胖,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与醉美燕一样,齐声高吼。

    倒是杨浩那里,觉得更是不忍直视。

    北太玄觉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快感升起,她坐在逸尘的对面,高声说话,似乎要让每一个人都听到:“逸宗主之前说得对,的确要用实力来说话。”

    逸尘神色极为难看,并未回答。

    雷啸此刻明白自己的修为与吴中强的确差距太多,只要对方出手,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此刻正要认输:“我……”

    “啪!”

    雷啸正要认输,但吴中强却一鞭抽在了雷啸的脸上,使得他喷出一口鲜血之时,言语直接被咽了下去。

    “这可怎么认输。”

    无恒在逸尘的束缚下,哇哇大哭,心急如焚。

    “想认输?哪有如此容易,先让我过足了瘾再说。”

    吴中强眼中视雷啸如蝼蚁,嘴角露出藐视笑容之时,又是一鞭抽出。

    可是当这一鞭刚刚落下之后,一道风刃呼啸而来,直接将吴中强手中的树枝,斩成了两半。

    “想过瘾?我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