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泰山压起它的门路。之前谢无常与张小胖发出,本就让她觉得很是震撼,如今雷啸再次发出,让得她不由得对清扬产生了担忧。

    在这之前,清扬在修为比拼之上处于下风。但自从清扬发出这奇异的术法之后,事情似乎有了扭转。可眼见即将胜出之时,雷啸竟然用伤自己为代价来,冲出这剑影的束缚。

    这一幕,是谁都未曾想到的。

    即便是西峰的弟子,也都觉得雷啸似乎要输了。可是在这一刻,当这泰山压起,只是隐约觉得这泰山压顶术法,成为了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术法。

    不管是过去的宗门比试,还是现在的修为比拼,都是如此!

    即便是清扬自己,此刻眼中也涌现出了浓郁的骇然之色,他同样没想到雷啸竟然会做出这般举动。

    此刻更是从这巨大的手掌幻影之中,感应到了狂暴的修为之力。虽未接触到清扬的身子,但那强劲的抵触之力,也带起了阵阵强风,使得清扬发丝飞动,脸庞有了抽动。

    而他手中的利剑,更在这一瞬间,发出‘嘎吱’声响断裂。

    这强劲的抵触之力,如能进入清扬的身子一般,使得他身子的每一个地方,都出现了强烈的刺痛之感,更在这一刻,其五脏六腑,都出现了强烈的阵痛!

    身子虽还未倒飞出来,但清扬已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只是这鲜血刚喷出的一瞬,就被这强烈的狂风,倒卷回去,扑打在清扬的面孔上,使他面孔全非!

    在这一刻,清扬的衣衫,竟然开始碎裂开来。他嘶吼一声,身子终于支撑不住,倒卷而去。但在他身子倒卷而去的同时,这巨大的手掌幻影,依旧呼啸而来。

    所以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很清楚,这一掌在接下来拍在清扬身子之时,定然会让清扬,粉身碎骨。

    南旭阳眼中的愤怒被更多的震惊取代,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泰山压顶术法,被聚气九重的修士发出后,竟然会如此强劲。

    恍惚间觉得,这所谓的泰山压顶,就是为这几个胖子量身定做。

    即便是东皇子,也渐渐的对这泰山压顶术法感兴趣。

    他们都不知道,雷啸将这泰山压顶术法,已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而就在众人唏嘘的同时,在北峰的弟子中,吴中强忽然身形一闪间,如瞬移的速度,赫然一把接住了清扬,然后一指点出间,一道看似不经意的修为之力,从指尖呼啸而出。

    蓦然的点在了这巨大的手掌幻影之上。

    只听得砰的一声炸响,这幻影化为修为波动回荡开来。

    “北峰吴中强,请赐教。”

    吴中强根本没有给雷啸喘息的机会,直接自报了家门。

    “吴中强出手了!”

    “这就是吴中强,仅仅是简单的一指之力,就将这诡异的术法,一击而败!”

    “那速度,果然是与众不同的,修炼了斩天诀,就是不一样。而且还是斩天诀第六重!”

    在吴中强出现的一刻,所有人都不在淡定了。他们眼中露出灼热与崇拜,对于吴中强的种种辉煌事迹,已不由自主的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这就是聚气九重的最强之人!这就是天骄之子!

    即便是南旭阳那里,眼中也露出了赞赏之色,对于北峰吴中强,他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论是错还是对,他觉得吴中强的抉择,总是对的!这就是区别!

    倒是无恒坐不住了,他知道雷啸不是吴中强的对手。更愤怒这一场比试都还没有结束,吴中强便跃了上来。

    “你这个黄毛小子,比试都还没结束,就上来了。还有没有规矩?”

    无恒跳了起来,插着腰对着吴中强怒吼。

    吴中强淡笑了一下,显得不以为然,道:“这修为比拼,是不允许宗门掌座插手,但并没有说不让弟子插手。”

    无恒气得脸庞铁青,道:“你,强词夺理!”

    北太玄微笑了一下,满是得意之色,道:“修为比拼的确如吴中强所说,没有这个规矩。你说是吗?南宗主。”

    南旭阳点了点头,他们此行是为了针对西峰,自然要应承北太玄的话,道:“的确如此。我想东宗主也这样觉得吧。”

    东皇子看了看逸尘,道:“修为比拼的确没有不让比试弟子插手的规矩,这一点,我想逸尘宗主,比谁都清楚。”

    逸尘神色淡漠,他并没有反驳这几个一唱一和的人,道:“的确没有这个规矩,比试继续。”

    在这么多弟子面前,逸尘并不会破坏了修为比拼的规矩。

    无恒看向逸尘,道:“你,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小啸啸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面对着无恒的责怪,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坏了修为比拼的规矩,逸尘显得有些骑虎难下。

    雷啸本打算直接认输,但没有想到对方竟直接报了姓名。现在看得逸尘如此难堪,雷啸决定,与吴中强一战!

    只是他在决定与吴中强一战的同时,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这人群之中,看见了莫一鸣的存在。

    就因为如此,雷啸的内心,充满了自信。

    “西峰雷啸。”

    雷啸沉喝一声,一步迈出间,拳头蓦然轰出时,对着吴中强轰击而起。其狂暴的修为之力,带着呼啸之声,令他人感受到时,都不由得露出唏嘘之色。

    但在吴中强这里,根本毫不在乎。任何聚气九重的修士在那面前来说,都是蝼蚁般的存在。

    只见他身子并未移动,眼中露出藐视之色,嘴角露出一个狡黠之笑,在雷啸来临的一瞬,衣袖淡然一挥。

    这一挥下,狂暴修为之力呼啸而出,直接与雷啸的拳头赫然的撞击在一起,砰的一声炸响,雷啸的身子直接倒卷而去。

    最后重重的砸在地上,光是看砸的那般模样,就让人觉得痛。

    雷啸从地上跃起,眼中露出执着,他想看看自己聚气九重的修为,与这吴中强,究竟又何差异。

    于是在跃起之后,他一步迈出间,身子如同离弦的箭飞出,且在这飞出中,他手掌对着虚空一种,如启动了一种莫名的天地法则,四面八方的修为之力云集凝聚而来。在他的手掌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拳头幻影。

    这拳头幻影即将接触到吴中强的一瞬,忽然张开,化为了一张偌大的掌印。

    这正是他最高术法——泰山压顶。

    这泰山压顶果然不容小觑,带出来的波动,吹得吴中强身上衣衫飘动。但他并没有如之前清扬那般,神色涌现出了痛苦。

    而是向前一步迈出间,并没有出手,仅仅是一股由内而外发出的修为之力,嘭的一声迸发而出,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圈透明波动,与这掌印蓦然的撞击在一起。

    又是一声强烈的炸响,修为波动四散的同时,雷啸口吐一口鲜血,身子倒卷而去。

    这一幕,让得众人唏嘘不已。他们都知道这是雷啸最强的术法,但面对着吴中强时,就如同以卵击石一般。

    即便是杨浩,眼神中也露出了震撼之色,嘴唇有些颤抖,转瞬后看向莫一鸣,说道:“看到没,这就是吴中强,聚气九重第一人。即便是雷啸,也不是他的对手。”

    莫一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般神色让杨浩鄙夷的目光更为浓郁,他心想着莫一鸣应该如他一般,露出这般震撼之色,而不是现在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模样。

    “怎么,你还在幻想着能战胜吴中强?雷啸的泰山压顶术法,在聚气九重,本无人能敌。但在吴中强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即便是莫一鸣,也不可能战胜吴中强。”

    杨浩的话语,落在莫一鸣的耳中,并没有让莫一鸣的神色露出丝毫的变化。

    见得莫一鸣并没有回答,杨浩白了他一眼,道:“我看你得治治你的幻想症了。”

    莫一鸣淡笑,看向杨浩,道:“这点修为之力,的确不入我的法眼。”

    闻言,杨浩巴不得想给莫一鸣一巴掌,拍醒正在做梦的他。

    “就你这个聚气五重都还没到的人,就能说出如此狂话,究竟是谁给你的勇气!”

    莫一鸣一笑,并没有继续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石台之上。

    此刻雷啸眼中决然之色更浓,他并没有因此而认输,而是在地上一翻,站稳之后,手掌对着腰间储物袋一拍,意念输出间,直接拿出了他的杀手锏。

    这杀手锏,便是红缨长枪!

    这红缨长枪出现的一瞬,立刻感受到其与众不同之感,更让一些修士,不由得发出了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