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晶球只有拳头般大小,但出现时使得周围虚空扭曲,更有狂暴修为之力凝聚,望去时这晶球周围就如一个小型的漩涡。致使那利剑幻影撞击在其上面时,蓦然的化为修为余波。

    雷啸并没有动用任何的修为术法,仅仅是修为之力幻化而成。但纵然如此,依旧让清扬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抵触之感。

    他的神色顿时涌现出来凝重,伴随着这修为余波的散发时,在这强劲的抵触之力下,他察觉到了雷啸修为之力的确与众不同,身子也随之退去几步。

    杨浩忽然觉得自己的确是来对了地方,他开始去唆使南峰的人进入西峰。但没有任何一个南峰的人有他那般胆量,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会如杨浩那般幸运。

    南旭阳也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其余的弟子没有那个胆量。

    杨浩见得没人回答他,也觉得有些没劲。优哉游哉的又开始游荡。对于这场比试,他似乎没有太多的兴趣。自从清扬退去几步的同时,他仿佛已经猜测出了结果。

    莫一鸣正向着这里而来,来到这比拼场地之后,他混进了西峰的弟子当中。

    忽然的,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望去时,略一思索,将想起了这个拍着自己肩膀的人。

    杨浩一脸微笑,道:“嗨,朋友,好久不见。”

    莫一鸣对杨浩一向没有偏见,反倒觉得此人身上有一种不羁之感,微笑着说道:“朋友?站到西峰的地方,你不怕你们宗主把你吃了?”

    杨浩得意一笑,道:“我现在已经是西峰的弟子了。”

    “哦,这么巧。”莫一鸣显得并不相信。

    “你不信?”杨浩说着,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给莫一鸣说了一通之后,莫一鸣方才勉强相信。

    杨浩继续说道:“对了,你们一起进来的几个人,表现都不错哦,你看现在的雷啸,修为竟然到了聚气九重!”

    莫一鸣淡笑,道:“的确小有作为。”

    杨浩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目光,道:“小有作为,搞得你的修为在他之上一样,对了,你知道西峰莫一鸣吗?”

    莫一鸣一听,微微一笑,逗趣道:“知道啊,怎么了?”

    杨浩的眼神立刻露出了仰慕之色,道:“听说此人的修为,竟然在雷啸之上。”

    莫一鸣说道:“也许是吧,他们两没有交过手。”

    “不过,相比较北峰吴中强来说,还是不够。”杨浩说着,看了看北峰弟子中的吴中强。

    莫一鸣也好奇着吴中强究竟是谁,循着杨浩的目光望去,他顿时看见了那个神色肃穆,冷傲之人。

    “你认识吴中强?”莫一鸣好奇的问道。

    “说你孤陋寡闻,你还不信。这吴中强四峰中,能有谁不知道?修为聚气九重,变态的是斩天诀明悟到了第六重,这可是南山第一人啊!”杨浩说着,眼中仰慕之色更浓。

    莫一鸣微笑着说道:“那你怎么知道莫一鸣不是他的对手?”

    杨浩看向莫一鸣,白了他一眼,眼中露出鄙夷目光,道:“这还用说吗?斩天诀六重啊,大哥,这是何等的变态,莫一鸣即便是修炼斩天诀,也大概只能是个两三重吧。”

    莫一鸣一笑,道:“那你觉得我会不会战胜他?”

    杨浩眼中鄙夷之色更浓,上下的打量了莫一鸣一番,觉得莫一鸣很是平淡,说不定修为连聚气五重都还没到。

    “就你?你可真会开玩笑。你怎么可能是吴中强的对手,之前聚气九重之下那些比拼都没见你,与你一同进来的人都参加了,想必你的修为还不到聚气五重吧。”

    莫一鸣并没有觉得杨浩讨厌,反倒是他这种吹嘘的语气,还有那种心直口快的脾气,让莫一鸣觉得很有趣。

    “你当真不觉得我会战胜吴中强?”莫一鸣微笑着说道。

    杨浩伸手摸了摸莫一鸣的额头,道:“大哥,你没发烧吧?难不成是有幻想症?”

    一旁的西峰弟子并没有说话,而是在一旁笑着,并没有揭穿莫一鸣的真正身份。

    杨浩看向这些弟子,道:“你们是不是也觉得他有幻想症?”

    这些修士知道莫一鸣是在逗趣他,迎合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在那石台之上,雷啸与清扬激战几回合之后,清扬额头已冒出汗珠,模样看去显得有些不支。

    而雷啸那里,始终占据着上方。

    石台下的逸尘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与北太玄眼中的难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即便是眼皮还肿着的无恒,此刻虽然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内心还是在为雷啸默默欢喜。

    即便是东皇子与南旭阳,内心也在暗自惊叹,雷啸的修为并非是吹嘘出来的。但是他们都知道,好戏在后头。

    一旦清扬战败之后,下一个上场的,便是吴中强!

    这一点,毋庸置疑!

    清扬退去数米后,一踏地面间,石台上顿时有碎石飞溅,而也以此稳住了他退后的身子。

    他眼中难看之色极为浓郁,手中利剑橫劈出去间,顿时撕裂着虚空,咻的一声,一道弧形的剑影顿时出现在他的身前。停留转瞬之后,他左手掐诀间,嘴中默念某一口诀,然后掐诀的手指向前一退后,这弧形的剑影,顿时化为数把剑影,直击雷啸而去。

    这道道剑影在飞出的同时,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白色痕迹,狂暴修为之力爆发云集的同时,竟然在飞出的一瞬,改变了方向,将雷啸的身子,团团围绕起来。

    雷啸神色略有一变,在这剑圈之内不断躲避着这些剑影的攻击。虽然他的身子很胖,但却很灵活。

    可若这样耗下去的话,他的体力肯定会有所不支。

    虽然身子足够灵活,但这些剑影的速度又着实太快。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做出应对。

    更主要的是,与此同时,清扬那里,忽然一步迈出间,手举利剑,化为长虹直奔雷啸而来。

    雷啸神色赫然一变,眼中已做好了受伤的准备,面对着其中一把剑影,一拳挥出。

    这一拳挥出时,仅仅是凝聚了他的修为之力。

    砰的一声,这道剑影顿时被撞击成了余波。而雷啸的拳头上,也因此出现了一道剑痕,有鲜血流出。

    “怪我之前太轻敌,清扬的术法,竟然如此奇异!先将对方束缚,再主动发出攻击,困在其中的修士,就如待宰的羔羊!”

    雷啸内心沉吟间,强忍着拳头传来的痛苦,又是一拳挥出。

    这一拳挥出时,又见一道剑痕出现在拳头之上,鲜血染红了他的拳头,有阵阵余温传来。

    又是砰砰砰的几声,在雷啸前方的数道剑影被击沉粉碎,他的双掌都有剑痕,鲜血不断流淌。而与此同时,清扬的身子也即将接触到雷啸的身子。

    就在这时,雷啸沉喝一声,一步从这余波中冲出,眼目赤红,看着这利剑刺进自己眉心的一剑,手掌张开后,内心默念,如启动了一种莫名的天地法则,一张巨大的手掌幻影,蓦然的出现在他的前方。

    “又是泰山压顶!”

    台上的北太玄,其身子蓦然一颤,不由得沉吟一声。她心中这泰山压顶术法的奇异之处,此刻被聚气九重的修士发出,更是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