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峰后山,即便是西峰的弟子,都不怎么了解。但自从张小胖主动认输之后,他们对西峰后山的性格,也大致有所了解。知道这几个人,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此刻谢无常跃到石台之后,他们倒是极为期待,期待着这谢无常是否会依旧发出那泰山压顶术法,碾压对方。

    而事实上谢无常的举动,并没有辜负众望,当自报了姓名之后,一套泰山压顶术法直接被他爆发了出来。出手极为果断,没有给对方任何还击的机会。仅仅是一招,在那泰山压顶狂暴的修为之力下,北峰的弟子,直接被震飞到了台下,狂吐鲜血。

    这一幕来得太快,似乎没有人能预想得到,即便是北太玄也是如此,她很清楚这个弟子修为,但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一招就将其打败。

    这一招就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北太玄的脸上。因为在北峰弟子看似稳坐聚气八重第一的情况下,她也阴阳怪气的说了一通,大致都是讥讽西峰的话语。

    逸尘则是开怀大笑,这一刻他终于不再沉默,看向北太玄,眼中露出得意,高声说道:“北宗主说得对,要用实力来说话。”逸尘的笑声就如银针一般,狠狠的扎在北太玄的内心,使得她内心极不是滋味。但一向自傲的她,也不见得会因此而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逸宗主不要得意,聚气九重,才是真正决定实力的时候。”

    对于北太玄来说,聚气九重的修士,才真正是北峰杀手锏。

    谢无常本报着进入聚气八重前十的心态而来,一不小心却混了一个聚气八重的第一,惹得西峰弟子狂欢不已。

    他也借此而炫耀了一番,对着这些西峰弟子献出了几个飞吻,道:“多谢,多谢大家的支持。”

    谢无常微笑着走下了石台,欢呼之声如雷鸣贯耳。谢无常第一次感觉到被拥戴的滋味竟是如此享受,一时间沉浸在这欢呼之声中,有些回不过神来。

    聚气九重的修为比拼正式开始,每一次修为比拼之上,聚气九重的比拼是最具有观赏性的。因为他们都临近了化形阶段,在聚气九重出现的修为差距,才是真正的差距。

    当逸尘宣布聚气九重修为比拼正式开始的时候,大部分的弟子,都齐齐的将目光,凝聚在了北峰弟子的所在,北太玄身旁那个高傲的男子。甚至有那么一些女弟子,在望向此人的同时,竟有一种以身相许的幻想……

    此人,正是北峰天骄之人——吴中强!

    所有人都觉得,在聚气九重的修为比拼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修士,能战胜吴中强。而仿佛也是因为如此,他们原本需要进入前十,现在则需要进入前九。如此一来,所有人都会全力以赴。

    少了一个名额,对于他们来说,名次变得更加的重要。

    而除了吴中强之外,这些人的修为似乎都不相上下。故而在南峰九重之人与东峰九重之人比斗的第一战,就持续了两个时辰!

    最终,以南峰弟子技高一筹而胜出。

    紧接着,一个北峰弟子飞上石台,与这南峰弟子交战,这一战倒是胜负分得极快,仅仅是片刻的功夫,这北峰弟子便战胜了南峰弟子。

    这似乎也在意料之中,输给北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南旭阳并没有因此而不悦。

    那些修士也没有发出太多惊呼,毕竟北峰的聚气九重弟子,对于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强者。

    接下来的时间,北峰弟子开始内斗。数个聚气九重的弟子比试完之后,最终站在台上的,就只有一名叫清扬的弟子。

    此人约莫二十出头,眉目清秀,眼神望去宁静如水,看不见任何的杀意。但他出手极为犀利果断,大部分的聚气修士,都输在了他手中利剑之上。

    北太玄得意的看了看逸尘的所在,似乎正在暗示逸尘,看一看你们西峰能有谁胜过北峰之人。

    雷啸在下面也是观看得全神贯注,经过这么多场战斗之后,他也察觉出了这些聚气九重的修为之力。之前那些战败之人,似乎都不是他的对手,唯有这名清扬之人,似乎与他有得一拼。至于吴中强哪里,迟迟没有出手,他要最后一个出场,成为这场修为比拼的惊艳!

    雷啸二话不说,一步迈出间,身子轻盈一跃间,如风中少年,到了石台之后,道:“西峰雷啸!请赐教!”

    雷啸出场,注定不再平静。因为雷啸的名字,从选拨弟子的那一天,就已在四峰传开。那个修炼天赋异禀之人,让人羡慕嫉妒恨!

    可大多的人都未曾见过雷啸,只知道他的名字,此刻本尊出现之时,难免会让一些人,大跌眼镜!

    “他就是雷啸?”

    “原来是个大胖子啊,我还认为有什么出奇之处。”

    “我还认为是个玉树临风之人,哈哈,这样一个大胖子,如何成为天骄的?”

    ……

    但终究有那么一些人,还是因为雷啸的修为而惊叹到。

    “踏入宗门一年,修为就到了聚气九重,果然天赋异禀。”

    “之前因为他进入西峰,而会毁了他的前程,如今看来,之前西峰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差。”

    “修为一年聚气九重,在四峰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做到。”

    “不是说还有一个莫一鸣吗?据说修为在雷啸之上……”

    “吹嘘的吧,一年达到聚气九重已经很变态了,那会还有人的修为在一年之内能超过他?”

    即便是神色漠然的吴中强哪里,眉头也微微蹙了一下,很显然他之前也听说过雷啸的名字,只是也没想到见到雷啸本人之后,竟会让自己如此失望。

    至于西峰的弟子,则是开始对雷啸的修为之力开始了猜测。之前他们知道雷啸的修为在聚气九重,可是这一次修为比拼,雷啸会不会发出那泰山压顶术法,则是成为了焦点。

    “你们说,这一次雷啸会不会像谢无常与张小胖一样,用泰山压顶术法?”

    “我觉得应该不用吧,对付这样一般的聚气九重修士,不至于使他发出术法,不过要战吴中强的话,就不一定了。”

    杨浩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议论,也在内心暗自好奇着雷啸竟然也会那奇异的术法。对于泰山压顶这套术法,他内心也因此有了抉择。他一定要将这套术法学会。

    与此同时,在西峰的后山,莫一鸣满意的伸了伸懒腰,在夜幕即将来临之时,喝了补汤,洗漱了一番之后,便不慌不忙的向着修为比拼的地点走去。

    在那石台之上,清扬平淡的神色似乎也有了变化,他上下的打量了雷啸一番,淡笑一声,笑声中满是讥讽,道:“你就是西峰雷啸?”

    雷啸神色淡漠,站在那里,虽然身子胖了点,但很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士,道:“正是!”

    “听说你是西峰天才?”清扬开始语气还算缓和,但在下一秒,便变成了沉喝:“我就把你打成废材!”

    伴随着这声音的回荡,清扬一剑指出,剑上顿时有修为气息凝聚而来,成为一道白光时,幻化出了一把利剑幻影,直击雷啸而去。

    雷啸身子并没有移动,身上衣衫无风自起,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之芒,沉喝一声:“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在这沉喝声回荡间,雷啸向前一步迈出时,一掌挥出间,狂暴修为之力自四面八方云集而来,竟在他的掌心前方,凝聚出了一个透明的晶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