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之前在东峰弟子中,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平时在东峰也看不出有任何的出奇之处。只知道他是聚气七重的普通弟子。觉得任何一个聚气七重之人,都可以碾压他。

    而光看相貌,事实上也是如此。此人身穿东峰服饰,那服饰有些成旧。样貌平平,风尘仆仆。看去不但没有丝毫的不凡之感,反倒显得有些邋遢。

    不过在他出现在石台上的一瞬,就注定了与众不同。

    因为大部分聚气七重的修士,已清楚的看见了之前张小胖杀了洪信的一幕,更畏惧那奇异的术法。

    可是此人不怕!

    更主要的是,此人在上来的一瞬,就给了张小胖一个下马威。那由内而外发出的修为之力,让众人感受到其波动气息之后,顿时察觉出来此人的修为之力,高出张小胖太多!

    即便是张小胖本人,也露出了唏嘘之色。

    纵然是东皇子哪里,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此人在宗门内的确不怎么出奇,可在这一刻,他明显的感觉到此人修为之力与众不同。甚至能在这一瞬间察觉出来此人的修为,在张小胖之上,这的确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惊喜!

    即便是那些还在欢呼中的西峰弟子,在这一刻,欢呼声也戛然而止,他们神色露出担忧,怔怔的看着此人,似不能回神。

    即便是一直不为张小胖担心的逸尘,眉头也微蹙了一下,他比谁都清楚,张小胖的修为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

    此人的确不能给东峰带来太多的议论,因为他在东峰一向是个普通无奇之人,的确没有什么好议论的。可现在这一刻,他们明显察觉到了此人竟然一直在隐藏实力。

    至于雷啸哪里,始终还是那般神色,他似乎知道张小胖会如何应对。

    “东峰……”

    此人正欲自报家门,但却被张小胖打断。

    张小胖属于那种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不但关键时候,他不会去拼命。他很在乎他身上的每一块肉。

    仅仅是刚才的那个下马威,张小胖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并非是对方的对手,一旦对方将自己的名字报上,那这一战,不可避免。所以他必须得先做出应对。

    “不用自报家门了,我不和你比!我认输!”

    张小胖说完,完全没有觉得有任何丢脸的地方,他觉得自己的这种做法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然后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走下了石台。

    这一幕,让那东峰的弟子,甚是诧异。他原本会认为自己即将虐张小胖一番,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给他虐的机会。

    东皇子自然不会服气,这一次修为比拼,他很想西峰弟子出丑,看出丑的却往往是门下弟子。而现在这个弟子的出现,原本认为有机会了,没有想到张小胖竟然会主动认输。

    东皇子冷哼了一声,道:“西峰弟子,也不过如此,还未战,就主动认输,如此看来,那泰山压顶术法,也不是什么好术法!如此没有胆量,贪生怕死,如何成一个合格的修士!”

    东皇子的话,落在逸尘的耳中,并没有让得逸尘反驳。因为他知道张小胖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事实上的确如此,张小胖的脚步顿住,转头看向东皇子,道:“这一次的修为比拼,你们东峰弟子败在西峰弟子的手中,心中一定很不好受吧。”

    东皇子身子微动了一下,觉得张小胖是在伤口上撒盐,这般尴尬的局面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但他强压着内心不满,将话题再次转移到张小胖的身上。

    “胜败乃常事,你竟不敢与我门下弟子,又有何资格,与我谈输与赢!”东皇子白了张小胖一眼。

    张小胖倒是个伶牙俐齿的人,他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讥讽之色,道:“即便胜败为常事,那你何必要执着于胜败呢?是为了满足你内心虚荣?”

    “你……”东皇子猛地一拍木椅,修为气息回荡开来,但却下意识的看了看逸尘,看得逸尘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便停止了教训张小胖的想法。

    他很清楚,在西峰,他讨不了任何的好处。

    对于宗门的纠纷,南明城的人倒不会关心,他们唯一关心的是,这些修士会不会加入南明。所以即便他们如何争吵,这南明城的人,都装出了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

    张小胖反驳道:“我什么我?难道我说得有错吗?是不是说到你内心深处,你觉得羞于启齿,想打我?实话告诉你,我是不屑与你东峰之人交手,怕脏了我的手。切,还认为我怕你们东峰,还真把你们东峰当成一根葱了。”

    张小胖白了一眼东皇子,对自己所谓的‘机智’在内心,暗自点了一百个赞。转身继续走下石台。

    东皇子并没有继续反驳,他感觉自己说什么,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冷哼了一声,并没有继续言语。

    北太玄自然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己门下的弟子还未出场。他要让西峰的弟子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所以至始至终,她似乎都保持着一种中立的姿态。

    聚气七重的比试,似乎也因此而结束。既然张小胖都不敢应战,其余的修士也有自知之明。他们很清楚,即便最终是点到为止,进入前十,但那些之前战败的弟子,也会提出异议,与他比斗,如此一来,是否能进入前十,还是一个未知数。

    更主要的是,之前在这些修士的比拼中,他们能清楚的察觉到自己修为之力与对方的差距。所以在这场修为比拼中,没有人会抱着侥幸的心理,进入前十。因为这根本不可能!

    也正因为聚气七重的修为比拼到了尾声,聚气八重的修为比拼也渐渐的拉开了帷幕。

    北太玄的神色,也隐约的露出了振奋与期待。

    但聚气八重的比斗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争议的。唯一可以的争议的就是,当北峰弟子战胜南峰与东峰弟子之时,都是点到为止,直到西峰弟子上台后,战败时及时认输。不然的话,性命不保。

    还有一点,就是在聚气八重的修为比拼之上,杨浩看到了齐虎上场,也因此,他放弃了与齐虎一战的*,在醉美燕等人面前,低调了许多。

    所有的修士,也因为如此知道了此行的修为比拼,都是针对西峰之人。直到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北峰的修士获胜,站在石台上目望着西峰之人时,微笑中带着讥讽,道:“你们西峰的修士,就没有聚气八重的了吗?”

    谢无常伸了伸懒腰,做了一套热身动作,扭了扭脖子,发出嘎吱响声,道:“等了这么久,终于到我了!”

    话语落下间,谢无常脚掌一踏地面,在大地的颤抖中,整个人如离弦的箭一般,咻的一声飞上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