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巨大的手掌幻影出现的一瞬,伴随着张小胖的沉喝之声,洪信的神色顿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因为在这幻影之中,他感受到了一股狂暴的修为之力,这股修为之力来自于术法与自身力量的完美融合!

    “啪!”

    这泰山压顶术法的确很是奇异。特别是这些时日张小胖对其的明悟之后,他现在发出的泰山压顶,比以往力量要强上许多。所以几乎在洪信感受到这股狂暴修为之力,不能做出太多的反应,只能迎击间,发出惊天的炸响。

    这一声炸响回荡间,南旭阳的身子蓦然的颤了一下,他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完全没有想到这奇异术法的力量,竟然是如此强大!

    他对洪信一直很有信心,或者说南峰的弟子都是如此!

    可是,在这炸响之声中,洪信只感觉到全身传来刺痛,身上筋脉在这强烈的冲击力之下,直接震断,喷出一口鲜血,与这修为波动的散开直接倒飞出去,砸在了地上。

    “你奶奶的,竟敢想杀老夫!”

    张小胖能感受得出洪信之前对他的攻击就是想一击毙命!此刻愤怒冲出后,咻的一声化为长虹冲上天空,又咻的一声从天空落下,带着他‘壮硕’的身子,一屁股直接坐在洪信的背上。

    只听得‘嘎吱’一声,洪信的腰直接被坐断,嘶鸣声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口鲜血再次喷了出来。

    “叫你想杀老夫,我压死你,我坐死你!”

    张小胖上下起伏的坐在洪信的背上,每一次坐下时都会让洪信喷出一口鲜血。他每当想求饶与嘶鸣,但每一次都被鲜血,直接咽了回去。他想举手求饶,但全身筋脉已断,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凭张小胖折磨。

    “哈哈,又是泰山压顶!”

    “这才是真正的泰山压顶,坐死他!”

    西峰的修士,此刻一片欢呼,小声回荡开来,令南旭阳的神色更加的难看,尴尬与愤怒尽显,很是复杂。

    自从紫竹林发生的事情之后,张小胖有了变化,他已不会给敌人任何翻身的机会,这一次也是如此。

    东皇子并没有阻挡,北太玄也是如此。但南旭阳觉得洪信已经成为废人,所以也没有上前阻止。

    一是因为在修为比拼不允许任何掌座插手,二是南旭阳知道逸尘变了,知道若是此刻自己出手阻止的话,肯定会被逸尘制止,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被逸尘讥讽几句。如此一来,南旭阳的颜面,更加不知道往哪里放。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若是换做以前,逸尘已经开口阻止。可这一次他不会,他觉得既然南峰不给西峰的弟子留条生路,他同样也不会给南峰弟子留条生路。

    现在他的目光始终注视在南旭阳的身上,虽神色平淡,但眼神却极为犀利,似乎正在告知南旭阳,只要他敢插手,自己便不会手下留情。

    南旭阳很清楚自己的修为,既然北太玄与东皇子的修为都不是逸尘的对手,他自己,更不可能是逸尘的对手。

    醉美燕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咧嘴大笑,看向杨浩,道:“这就是你说的聚气七重翘楚之辈?”

    杨浩神色显得极为震撼,他根本不知道这所谓的泰山压低是什么奇异术法,他甚至怀疑这个术法就张小胖这个大胖子本身发明的一种。但这术法的力量,的确震撼到了他。

    迎着醉美燕的话语,他嘴唇蠕动,说道:“这……什么鬼术法,力量竟然会如此之大。”

    醉美燕掐了杨浩一下,疼得杨浩退去两步。

    “什么什么叫鬼术法,这叫泰山压顶!”醉美燕的声音,似带着咆哮,落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之时,使得这些人似乎在此刻,开始议论起这奇异的——泰山压顶!

    首先对泰山压顶感到好奇的,是东峰弟子,他们一个个看着张小胖,但脑海之中却回荡在之前那泰山压顶的术法之上,虽然那看去仅仅是简单的五指抓向虚空,化为拳头,然后又幻化成手掌。纵然是这单调毫不夸张的动作,但以他们的推断,这术法定是蕴含了无尽的天地法则,方才能发出这般力道。只是对于泰山压顶术法,他们根本毫无印象。

    “泰山压顶?怎么从未听过这个术法。”

    “这滑稽的术法名字,与这张小胖的体型,倒是很相符。”

    “张小胖,干脆换成张大胖吧。”

    东峰的弟子,在东皇子的身后议论纷纷。但东皇子并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语,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泰山压顶术法,究竟用何种方式来与他们解释。

    北峰的弟子也是如此,虽然之前被北太玄喝止住了,但一种新颖奇特的术法的确会引起他们的好奇。可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敢在北太玄气头上疑问,当然除了吴中强。

    吴中强自然觉得这泰山压过。

    吴中强说道:“师父,这名为泰山压顶的术法,我之前从未听到过,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术法?”

    事实上,北太玄虽然对这种术法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但却的确没有听说过泰山压顶这四个名字。而她之所以感到熟悉,是因为之前她见到过无恒发出来过。不过她一时间无法想起,更主要的是,无恒的那套术法,根本不叫泰山压顶。

    泰山压顶这名字,是张小胖、雷啸、醉美燕三人自行取决的。

    不过这些时日,回答吴中强的好奇,也成为了一种习惯,纵然不知道泰山压道:“这术法我有种似曾相识之感,但相比较你修炼的斩天诀来说,并不是什么奇异的术法……只不过这种术法也蕴含了一定的天地法则,乘数比那火蛇术高。故而两种术法接触在一起时,才会出现你现在所看见的一幕。”

    吴中强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虽然他听得似懂非懂,但他清楚北太玄的脾气,既然无从解释,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话,反倒会让北太玄陷入尴尬的局面。一旦北太玄陷入尴尬的局面,那么吴中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便在这修为比拼中,不会对吴中强怎么样,不过回到北峰后,有的是罪受!

    张小胖依旧沉喝中不断的用沉重的身子坐向洪信的背,骨头时而发出断裂的声音,鲜血不断从洪信的口中喷出,甚至在某些时候,他正欲喷出的鲜血,呛到满脸都是,致使七窍流血。

    之前张小胖还能略微的感觉到洪信似在挣扎,即便那种举动很微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在这一刻,张小胖已听不到洪信的闷哼,甚至那轻微的挣扎也没有感受到,他感受到的,只有洪信僵硬的尸体。

    张小胖知道洪信已经死去,方才站了起来,看向南峰南旭阳,道:“通知家属,抬走!”

    “赢了!赢咯!”

    在张小胖话语回荡中,这些西峰的弟子,忽然高兴得欢呼起来,声音落入南旭阳的耳中,使得南旭阳的神色更加的难看。

    张小胖很享受这般被簇拥的感觉,他觉得自己身上有着无形的光环萦绕,转头看向这些西峰弟子,臭美自恋的他,做出了一个极为绅士的样子,鞠了一躬。

    “谢谢大家的厚爱,作为西峰最帅,我日后会再接再励。”

    张小胖的话语,让得醉美燕差点笑喷了出来。

    谢无常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行领会。

    即便是杨浩,也露出了鄙夷的目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东峰弟子那里,一道长虹蓦然冲出,咻的一声落到石台上后,使得石台颤抖间,修为之力由内而外发出时,接触到张小胖的一刻,顿时让张小胖镗镗镗退出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