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凡是西峰弟子,不管是聚气七重以上还是聚气七重以下的修士,都带着期待与好奇。

    自从逸尘取消了宗门制度之后,西峰中所有的弟子,才算是真正的同门,他们早没有歧视之分,而是懂得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但纵然如此,对于西峰的后山,他们始终是有着一种神秘感。

    暂且不说莫一鸣与雷啸,即便是之前被修为再普通不过的醉美燕与谢无常,进入后山以后,修为都突飞猛进。

    而现在看到张小胖竟然站在聚气七重的比拼之上,他们一个个也开始惊呼起来。

    “张小胖前段时间还是聚气三重之人……怎么一下就到聚气七重了!”

    “后山究竟是什么修炼宝地,竟然能培养出如此优秀人才。”

    “看来我进入西峰之时,就错过了一处修炼宝地啊。”

    “这后山之人,他日我一定要还还请教一下修炼心得,为何修为会如此突飞猛进!”

    一些人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但一些人更加期待的是,在这一场的修为比拼之上,张小胖会不会一鸣惊人。

    毕竟那南峰与东峰的弟子,一个个也不是吹嘘出来的,他们有真正的本领,有真正的实力。至于北峰的弟子,大部分的修士大都推测出来了,这一次的修为比拼依旧如同往年一样,北太玄只带来了聚气八重以上的修士。

    “你们说,这次修为比拼,张小胖会不会继续发出那术法?”

    “你说的是那泰山压顶?哈哈,此术法的名字虽然好笑,但其威力,的确不容小觑。”

    “嗯,这术法的名字,配上他们的名字,的确很般配。”

    “或许张小胖还有杀手锏呢,这一次他也参加了万剑峰之行,此行他定然也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武器。”

    在这些人期待与好奇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些,注意到了即将于张小胖一战的西峰弟子。

    此人名为张天,与张小胖同名。约莫三十,进入宗门已有十年,修为在聚气七重停留两年。他手持利剑,之前战其他峰的弟子之时,比较吃力。但以他推算,进入前十,应该不难。

    “张天师兄,在聚气七重这里也有一定的造诣。”

    “对,特别是他的剑术,也是极为了得。之前那些修士,就是败在他的剑术下面。”

    “不知道这一场比试,张天师兄与张小胖,谁更胜一筹。”

    在众人猜测之时,张小胖对着张天微微一笑,道:“西峰张小胖,见过张师兄。”

    张天也微笑了一下,抱拳一拜道:“我认输。”

    这简单的三个字,让得众人惊呼不已。他们认为张天应该和张小胖大战一场,完全没有想到,张天竟然会选择直接退去。

    即便是东皇子与北太玄也是如此,之前他们也看见张天的剑术。而此时出现的这个大胖子,如此臃肿,与张天完全没有可比性,为何张小胖的出现,会吓得张天,直接退场?

    逸尘倒是没有太多的神色变化,他似乎知道这一切。

    “张天师兄竟然会直接认输。真是意料不到啊……”

    “看来张小胖在气势上,已直接碾压了张天啊。”

    “哈哈,直接认输,也太果断了吧。”

    西峰的弟子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认为张天与张小胖,的确不相伯仲,有得一拼。

    纵然是张小胖,也有一时间的错愕,他觉得不可相信的看着张天,之前他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此刻看来,似乎他的一切准备,都是白费了?

    “唉……被这么扫兴嘛,我们来过两招。”

    看得张天头也不回的径直往石台走去,张小胖急忙上前说道,他很不甘心自己的准备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张天回头微笑着看向张小胖,道:“你的修为之力,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又何必一战呢?”

    张小胖嘟了嘟嘴,仿若做出一副哀求的表情,很是呆萌的说道:“你看你,为了这一战,我吃了多少东西你知道吗?就是为了保证精力充沛。”

    张小胖说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饱嗝,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张小胖每次出场,总会引起一阵哄笑,这一次也不例外。即便北峰的弟子,也一个个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

    北太玄轻喝一声,方才将门下弟子,吓得一个个欲言又止。

    “在这修为比拼之上,还是暂且算了。你保留精力战其他修士吧,要想切磋,他日有的是机会。”

    张天说着,一个劲的走下来石台。

    “切,真没劲!”张小胖并没有继续阻止,而是话语落下之后,优哉游哉的看向其余的修士,神色露出得意,道:“唉……真是高手寂寞啊……”

    他的话语,让得醉美燕故意的鄙视了一番,沉吟道:“不作死就不会死!”

    果不其然,在这笑声还在回荡之时,南峰的所在,一名穿着朴素的修士化为长虹飞了上来。他应该是刚从外面历练回来的南峰弟子,连装束,也没有来得及换。

    随着此人的出现,北太玄立刻感受出了此人身上的不凡气息,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逸尘那里,神色有着讥讽,内心沉吟道:“这一次,你西峰弟子不废才怪!”

    东皇子坐在那里,也是露出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他很显然也在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那与众不同的修为气息。在他看来,这一战,西峰弟子不死也会残。

    至于逸尘,他倒是显得不以为然,他也如东皇子他们那样,感受到了此人的修为气息,这修为气息是此人故意散发出来的,至于张小胖那里,倒是一直没有刻意的将自己修为气息散发出来。对于张小胖的实力,逸尘非常了解。

    南峰的弟子一个个神色终于在哀怨许久之后,露出了得意之色。

    “洪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南旭阳身后,一名修士神色露出了莫名的振奋,似乎此人的出现,给了他一种自信之感。而很显然,这个即将与张小胖一战的修士姓洪,而且并没有与他们一同前来。

    “刚来没多久,只是你没有注意到。”另一名修士回答道。

    “聚气七重,有洪师兄坐阵,我看他们西峰,还有什么得意的!”

    “对,洪师兄踏入聚气七重已有三年,修为之力不容小觑,更在这些年,常年在深山历练,与异兽为伴,身经百战。这一战,必定会胜出。”

    “听说这些年,洪师兄在提升自己修为之力的同时,也在专研他的火蛇之术,此术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听到这两个弟子的交谈声,另一个弟忽然插嘴说道:“不仅如此,上一次洪师兄进入万剑峰,获得其兵器之后,对那兵器上的术法,更是悟得极快,上次见他之时,那术法就被他明悟到第五重,这一次,定然会在八重左右。”

    其中一名修士同意的点了点头,道:“两种术法加起来,会让他修为七重之力,增强许多。这一战,不胜也不行!”

    南旭阳那里,心中也有了抉择,眼中杀意尽显,在此人落向石台的一瞬,他用其修为之力,给了此人传音。

    “能废了他,就给我废了他。”

    即便是站在雷啸身旁的杨浩,此刻也注意到了这个人。

    “他叫洪信,修为聚气七重。”

    杨浩的话语,让醉美燕反驳道:“他的修为当然在聚气七重,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聚气七重的修为比拼之上。”

    杨浩的神色,有些许的凝重,道:“此人我只见过一面,极为神秘,但峰内对于他的传闻,却是极多。他的名气,在南峰并不低于一个聚气九重的修士。”

    闻言,醉美燕终于来了兴致,道:“他的修为媲美聚气九重?”

    杨浩显得有些不快,很显然醉美燕并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道:“我说的是名气,大姐,是名气,不是修为!”

    “你敢凶我!”醉美燕咬紧牙关,做出一个极为凶悍的模样。

    “你死定了。我都不敢惹的人,你都敢凶!”

    一旁的雷啸,添油加醋的说道。

    杨浩虽然现在已是西峰弟子,但面对着醉美燕这般凶悍的模样,加上雷啸的危言耸听,即便改口说道:“不敢,不敢,师姐,你且听我慢慢你解释。”

    “快说!”醉美燕握紧的拳头松开。

    “此人的修为虽然在聚气七重,但平时专研术法,常年在外面历练,无论什么,都高人一筹。且悟性极高,不过与北峰吴中强来说,当然没有可比性。只是你要提醒张小胖,让他小心点。此人心狠毒辣,出手不留余地。”杨浩说道。

    醉美燕能看得出来,杨浩并非是在吹嘘。当下看向台上张小胖之时,大声说道:“小胖你要小心点啊。”

    张小胖看向醉美燕,一脸得意的说道:“放心吧。”

    “南峰洪信,请赐教。”

    就在张小胖回答醉美燕的时候,洪信忽然一脚迈出间,沉喝一声后,握紧拳头,撕裂虚空间,已向张小胖轰击而来。

    张小胖一惊,身子下意识的退去一步,似让自己站稳,道:“你这无耻之徒,我都还没准备好,你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