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我记得,去年参加过修为比拼。”

    “此人的修为还在聚气五重?看来今年又是第一了!”

    “钟青?之前还没注意,今年他又参加了。”

    “他的术法与修为,在聚气五重中,无人能敌!”

    ……

    在这一刻,当钟青跃上石台的一瞬,见过钟青的修士,一个个脑海中回荡起了之前他参加修为比拼的一幕幕。

    无论是修为还是术法,钟青在聚气五重,都是佼佼者!

    即便穆红玉,身子也随之一怔,眼中立刻露出了忌惮之色。她显然也知道钟青,去年的修为比拼上,她目睹了此人可怕强劲的术法。

    但支撑着她站在这里的,是进行时日她与其他弟子一起切磋时,那些弟子发出了钟青的术法,也在其中,找到了破绽。

    但钟青的气场实在太大,往那一站的时候,就令一个个聚气五重的修士,忘却止步。

    东皇子神色没有太多的变化,而是在这个时候,竟缓缓的闭眼,似乎在聚气五重的比拼之中,他已知道钟青无人能敌。这一场比试,在他看来,注定会面目全非,注定是一场残忍的比试,穆红玉注定会被打得落花流水,他甚至不忍直视。

    “师妹,你行的!打败他!”

    “对,打败他,师妹!我们相信你。”

    一个个西峰的弟子,再次给穆红玉打气,他们能看出穆红玉面对着钟青时的忌惮。

    有这么多人打气,穆红玉的内心似有振奋,整个人看去都充满了自信。她对着钟青抱拳一拜,道:“还请师兄赐教。”

    这一话语,让得东皇子下意识的睁了睁眼,看向了穆红玉与西峰那些为穆红玉打气的修士。在他看来,现在穆红玉就是自不量力,而那些西峰修士,更是心比天高,竟然会妄想战胜钟青。

    钟青神色平静,没有过多话语,而是脚掌轻点间,滑翔而出的同时,一指点出。

    这一指点出后,他的袖里忽然飞出了一把精致的利剑,这利剑弯曲有形,被他紧握在手中时,直指穆红玉的所在。如同一条游动的毒蛇,令人望之心颤。

    还未接触,穆红玉就感受到了钟青与众不同的修为之力,她自知自己的修为之力,并不是钟青的对手。与之硬碰的话,定然会败。

    于是在这一剑来临的时候,穆红玉身子猛地一转,身上衣袍被转起了一个圈,完美的避过这一剑。

    与此同时,钟青翻身一跃,身子还未落地之时,手中利剑横劈出去,带着呼啸之声。

    这一剑很快,穆红玉似乎来不及做太多的反应,只能迎击。

    她猛地挥出手中利剑,与钟青的剑,蓦然的撞击在其一起。

    “铛!”

    虽然仅仅是清脆的一声,但其利剑上蕴含的修为之力,在抵触时,让穆红玉的掌心传来了一阵震麻之感,身子也同时铛铛铛的退去几步。

    “师妹,你要主动迎击,不要防御!”

    而就在这个时候,平时与穆红玉切磋的那一名西峰修士,大声开口。

    这一声音落入东皇子的耳中,让东皇子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表示不以为然,他觉得不管穆红玉是躲还是主动迎击,都改变不了结果。

    钟青也因此下意识的冷扫了一眼这说话的修士,他觉得此人的话极为天真。聚气五重之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是他的对手。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他分心之时,穆红玉已然来到他的面前,一剑指出后,直接割断了他手上筋脉。

    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同时,手中利剑也因此而落地,疼痛传来之时,令他嘶叫一声后,连连退去,鲜血直流。

    穆红玉乘胜追击,一步踏出后,一直指出,手中利剑指向了钟青的眉心:“你输了!”

    “哈哈!赢了,赢了!”

    “好样的,师妹!”

    ……

    西峰弟子一阵欢呼,显然这是他们的计策。

    东皇子的身子微微一颤,眼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但旋即便怒视了一眼逸尘,内心暗骂逸尘卑鄙无耻!

    但输了就是输了,不管对方用什么手段。他都没有颜面反驳!

    钟青捏着手臂,眼中露出不甘之色,道:“你们卑鄙无耻!”

    穆红玉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道:“你的破绽,就是你太自负,目中无人。”

    “你们竟然说话让我分心,卑鄙!”钟青的声音,似带着沉喝,心中怒火燃起,但这是在西峰,他不敢太过放肆。再加上自己手上筋脉已被割断,此刻根本不是穆红玉的对手。

    “输了就是输了,那么多废话,滚下去吧!”

    “对,滚下去!快点换人上来!”

    西峰的弟子,开始在下面轰击钟青。

    “钟青,下来,输了就是输了!”

    东皇子模样显得似乎并不在乎,但内心却在暗骂对方。

    钟青冷哼了一声,便径直的往台下走去。

    这一幕,让得众人大跌眼镜。之前他们都认为穆红玉肯定会败在钟青的手中,但这才短短数息的时间,穆红玉竟然战胜了钟青。虽然结果有些胜之不武,但赢了就是赢了。

    也正因为如此,一些准备参加修为比拼的修士,一个个对西峰的弟子,产生了戒备。心中暗暗告知自己,待会比试之时,一定不能因为西峰的弟子分心。

    北太玄更是看得瞠目结舌,这一结果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逸尘,也在好奇逸尘究竟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耍这些下流的手段。

    可是修为比拼有明确的规定,不管用什么办法,赢了就是赢了。所以对这场比试,她不敢发出任何意义的声音。

    即便是南旭阳那里,也是如此。

    曾经云崖轩的掌座成缘碧,也来观看了这场比试,此刻看见这些修士沉浸在欢呼与喜悦之中,她内心有种莫名的暖意。之前对逸尘的抉择,她有所异议。但此刻看来,似乎逸尘的抉择,是很正确的。

    最起码,她看不见门内弟子争抢,也看不见门内弟子反目成仇。

    雷啸、张小胖、醉美燕、谢无常也跟着欢呼,只是他们四个大胖子往哪里一站,注定是一道风景。

    杨浩将目光投向四处,立刻看见了这四名胖子,心有所思的悄悄临近,然后走到了雷啸他们的身后,干咳的两声,负手装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

    循声望去,雷啸立刻看见了这个曾经想收自己为小弟的人。

    “你也来参加比试?”雷啸好奇的说了一声。

    杨浩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像我这种修炼天才,自然是要来参加比试啊,再说了,曾经答应那小子,要与他一战,当然要兑现。若是不与他一战,怎能对得起我这个名字?我且不是很没有面子?他就会觉得我怕他!”

    “祝你好运。”雷啸微笑的祝福道。他并不反感杨浩,虽然知道此人说话很高傲,但实际内心并无坏意。

    “谢谢。怎么样,现在要不要考虑继续做我的小弟,我来保护你们。”

    张小胖白了杨浩一眼,道:“不做你大哥就算好的了,还做你的小弟,先保护好你自己吧。”

    杨浩怔了一下,道:“唉,我说你这个小胖子,怎么如此不相信我呢?有我好心保护你们难道不好,就叫一声大哥,又少不了你一块肉。你看我的修为……”

    杨浩说着,拳头伸出后,修为之力在上面回荡开来。顿时有五个透明的波动圈。正是聚气五重的标志。

    “噗嗤!”

    醉美燕笑出了一声,道:“才聚气五重,就想保护别人!”

    杨浩说道:“进入宗门一年聚气五重,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还想成为聚气九重的修士?”

    “我们这里最差的一个,修为都比你高!”醉美燕得意的说道。

    “你就吹牛吧!”杨浩显然不相信。

    张小胖伸出拳头,其拳头之上修为之力云集,顿时出现了七圈波动!

    杨浩看得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我槽,我槽,这……这是什么情况,你这个吃货,竟然修为到聚气七重!”

    张小胖得意的收起拳头,道:“那是自然。”

    看到张小胖得意的模样,杨浩自然不爽,道:“聚气七重有什么了不起,你们难道不知道,上一次和我们一起进入宗门的弟子,那个叫什么来着?在你们西峰……容我想想。”

    杨浩说着,挠了挠脑袋,转瞬后忽然如恍然大悟一般,道:“对,叫雷啸!许久没有见面,差点连他的性命都记不起了,雷啸的修为已到达聚气九重,他是我的哥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样,可不可以考虑做我的小弟?”

    闻言,醉美燕、谢无常、雷啸、张小胖同时对望了一眼,忽然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