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一鸣与雷啸对望了一眼,不用说话,就已想到了一起。他们认识这块玉佩,而且极为熟悉!

    这一刻,让他们想起了死去的谢老,那个对他们无微不至,关怀倍加的谢老。那张和蔼可亲的面孔,那慈善的面容!

    但是,谢老已经离去!

    谢无常、谢老。此刻莫一鸣与雷啸才如恍然大悟一般,两人都是同姓,似乎有着一些必然的联系。

    但谢无常望着这玉佩的同时,眼中却露出了期待与狂热。回忆如潮水般翻涌,在这瞬间,如雷鸣般轰轰回荡,清晰无比。

    莫一鸣并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告知谢无常这个噩耗。

    雷啸之前对谢无常的身世只有很短浅的了解,他只知道谢无常是故身来到西峰的,至于如何来到,家人如何走散。谢无常并没有提起,雷啸也没有问。

    他们只知道都是同命相怜之人,遭遇大致都一样。

    谢无常凝望着这玉佩,缓缓开口:“虽然那时候我很小,还在哭泣,但我依旧能清晰的记得那一张和蔼的面孔,那一双将此玉佩戴在我脖子上的手,那手经历了无尽苍生,似树皮一般,但却极为柔和,很温暖。”

    谢无常说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我知道他是我的爷爷……可是那一天,卫兵进入村庄,抓走了所有的人,爷爷也被他们带走。我在中途的时候被一个人送给了另一个人,养父母在辛劳中,病重死去。我开始当起了小贩,直到西峰招收弟子,我就来到西峰了。”

    谢无常说着,看向了逸尘,眼中流露出了无尽的感激之意。

    “我很感谢,逸尘宗主能不嫌弃我。”

    逸尘露出很亲和的笑容,道:“别说是你有修为天赋,即便是一个没有修为天赋的人,无家可归时,我也有收纳。”

    “所以,我也要像小啸啸一样,走上这条寻亲之路,我相信,爷爷在南明战场,还未死去!”谢无常说着,眼中露出了激动与振奋之色。

    莫一鸣内心很是挣扎,如在纠结般,思索了数息之后,他缓缓开口,道:“无常,我似乎见过你爷爷。”

    闻言,谢无常的身子一怔,沉默了转瞬之后,笑了一下,道:“怎么可能,你又没有去过南明战场。”

    雷啸神色极为凝重,道:“无常,我作证。”

    雷啸的话,此刻让谢无常不仅仅是身子一怔,反倒是内心如同被激颤了一般,连笑容都有些僵持。从雷啸与莫一鸣的眼神中,他似乎看到了他们并非是在开玩笑。他隐约觉得了一种不详之感。这种感觉很明确,让他内心忽有伤感。

    但他终究是不愿相信,说道:“你们俩今天是怎么了,不会是因为即将离别而故意唬我吧。”

    莫一鸣现在的神色,出现了谢无常从未见过的凝重。他更加确定,莫一鸣真的见过他的爷爷。

    莫一鸣轻拍了一下百川袋,意念输出间,顿时有一块玉佩出现在他的手心,这玉佩无论是大小或是花纹,都与谢无常手中的那一块,一模一样。

    谢无常怔在哪里,神色带着震撼与不可思议,嘴唇却是在缓缓蠕动,道:“我记得当时爷爷手中有两块,一块给了我,一块留给自己。”

    谢无常颤抖的说完,一把将莫一鸣手中的玉佩抢来,再三确认之后,眼眶忽然湿润起来。这是莫一鸣第一次见到谢无常的眼眶湿润。

    莫一鸣望着他,开口说道:“我之所以告诉你,并不是为了留住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我尊重任何人的想法,但是你不能将一切事情都抱着幻想,你必须得学会承受悲伤,承受突如其来的打击。”

    莫一鸣的话语落下,谢无常也随之哽咽起来,雷啸说道:“当初我与一鸣被带到矿山,生死相依,认识了谢老,他对我们关怀备至,他的死与我有关,对不起!”

    雷啸说着,站起身来,对谢无常鞠了一躬。

    “若不是因为我与张逊发生了口角,谢老为了给我吃的,也不会死。是我害了谢老。”雷啸再次鞠了一躬。

    谢无常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情绪,道:“这或许就是爷爷的命,这是南明城,是南明城毁了我们的家园!”

    谢无常的话语中,蕴含了无尽的仇意。在这一刻,他对南明的恨并不比莫一鸣的少,只是他的恨表露出来了,而莫一鸣将这种恨,埋在了内心深处。

    谢无常的内心有了抉择,他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肯定,道:“我决定了,我要继续留在西峰潜心修炼,我一定要超过南明城主,我要杀了他!”

    谢无常说着,毅然的离开了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整夜,五虎都没有说话,他只是觉得,在这一夜,他们都变了许多。莫一鸣坐在这里始终没有离开。直到众人都离开后,大虎拍了拍莫一鸣的肩膀,说道:“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吧,明天还得修为比拼呢,即便他们都走了,你的五个哥哥都在这里呢。”

    莫一鸣笑了笑,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道:“五个哥哥对我莫一鸣的照顾也爱护,我莫一鸣没齿难忘!”

    莫一鸣说完,径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他并没有阻止雷啸的离去,但是当雷啸真的要离去的一刻,他内心终究是再也掩饰不住那酸楚,眼眶湿润起来。他是多么希望,这一夜,能比以往漫长。

    这一夜,无恒躲在后山大哭不止。哭声撕心裂肺,好似在哭丧,难听极了。

    “我的小啸啸啊,我的小燕燕啊,你们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们怎么舍得离开我,你们走了,我怎么办,我的眼泪,谁为我擦干啊……苍天啊,大地啊,你们怎会如此对我啊……”

    无恒的哭声,虽然如鬼哭狼嚎一般,在后山回荡开来。但落入雷啸他们耳中时,却如针刺般疼痛。

    这一夜,后山所有的人,都不能入眠。

    所有人都希望这一夜过得漫长,但这一夜,却出奇的快。清晨来临之时,他们仿佛都还沉浸在各自的情绪之中,西峰的古钟,已经响起。回荡在整个南山,令这些修士,一个个神色振奋。

    这一天,太阳定会暴晒大地,这一天,是修为比拼开始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