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快速弥漫,雷声开始轰鸣,那拿着竹简的老者神色淡漠,看了看众人后,缓缓的打开了竹简,嘴中开始读着竹简上的字:“奉南明城主之命,今日裁决王老。此人勾结北荒,毁南明秘密基地,致使前方战场援兵不到,大败一场,伤亡无数。以此警戒众人。”

    这老者读完,收起了竹简。然后看向南明皇子,似乎正在等待着他的指示。

    南明皇子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眼中满是观赏之色。对于不尊他的人,他总会让对方付出死的代价。现在的王老,也正是如此。

    轰隆隆……

    雷声回荡,在那乌云之中,闪电发出嗤嗤的声音穿梭,如同发狂的巨龙,让人望之心颤。

    小军的哭声,很快被这雷声淹没,唯有莫一鸣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叫。

    “开始裁决!”南明皇子开口说了一声后,只见在十字架旁边的那三名修士,忽然对着天空,齐齐一指点出。这一指点出后,发出了白色的修为之力,直冲天际。

    哗啦啦!

    在这些白色修为之力直冲天际的一刻,天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很快打湿了十字架周围的木质。

    同样是这个时候,那天空的闪电穿梭得更为厉害。甚至有一些,狂暴声炸响天空后,直接激荡在了南山深处的大树上,那大树直接被劈开,烧焦成炭!

    而越来越多的闪电,也开始击响大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惊到这周围人群,齐齐的退去。即便是那十字架旁边的三名修士,也下意识的退去。

    忽然的,数十道闪电从天而降,开始击在这十字架的皮鞭,发出令人心颤的声响。更有那么一些,直接击在了那奇特的木质之声。

    “噗嗤!”

    这奇特的木质直接扑腾起来,发出蓝色与黑色的火焰,交融时看去如同来自于地狱的鬼火。

    大火熊熊燃烧,足够十米之高。这火焰很奇怪,燃烧时并没有直接烧王老的身子,而是融化束缚着王老的铁链。

    融化的铁水融入王老的身子,使得王老的脸上,顿时发出了痛苦之色,他紧咬着牙关,并没有嘶吼,而是强忍着这般痛苦,正等待着死亡。

    在这些南明城的人面前,王老必须表现得极为倔强。

    小军在莫一鸣的修为圈内,痛苦的撕叫,咆哮声回荡在莫一鸣的耳中,使得莫一鸣的内心,如针扎一般疼痛!

    “一鸣哥,求求你,求求你放我出去,我要救爷爷!”

    小军的哀求声依旧,许久没有说话的莫一鸣,终于发出了声音:“小军,王爷爷并不希望你白白送死。哥哥答应你,日后定会为爷爷报仇!无论你现在如何怪哥哥心狠,哥哥都不会放你出去……”

    小军歇斯底里的哭喊,可这哭声却只能回荡在这修为圈内。

    王老瞳孔布满血丝,那是因为痛苦浮现。而他的眼睛,则是盯着小军的所在。他看见了小军痛苦的神色。他对小军有愧疚之感,愧疚自己丢下小军一个人,远离世间。

    正在这个时候,小军的眼神似与王老有了交融,他的大脑正在发生着奇异的变化,往事一幕幕回荡之时,清晰无比。小军的神色,似乎变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过度伤心的原因,小军的神智,竟然恢复了。

    他抽泣着从蹲着慢慢的站了起来,盯着王老,不再嘶吼。

    这突变的一幕,让莫一鸣的身子蓦然一颤,不由得目光投向了小军的眼神,从小军的眼神中,他看到从未出现过的坚定与决然,这种感觉与莫一鸣以往很像。在这一刻,莫一鸣忽然觉得,小军变了。

    “小军……你怎么了?”莫一鸣担心的说道。

    小军并没有直视莫一鸣,依旧盯着王老,声音却发了出来:“一鸣哥,放心,我没事。我只是想起了许多。这些年浑浑噩噩的过,在这一刻,我清醒了!你说得对,爷爷不愿意看到我这样白白送死!”

    十字架上的王老,透过闪烁的火光,也看出了小军眼神中的变化,在这一刻,他内心极为复杂。忽然觉得自己的死换来小军的清醒,是值得的!

    他嘴角露出一个会意的笑容,但眼角却有泪水滑下。神色看去很是复杂。似乎在愤世嫉俗,但又蕴含了极多的无奈。

    这些年,自从将小军收下之后,他已将小军当成了最亲之人。从未因为他的智商而放弃他,他一直在努力让小军回到自我。所以在他死去的一刻,他庆幸小军神智恢复。但他无奈愤恨的是,自己却无法与小军共度余生。

    铁水开始蔓延,流淌到王老身上的每个地方,极为残忍。那些觉得王老死一百次都不够的人此刻也都咬紧牙关,觉得这一幕,的确有些残忍。

    渐渐的,王老的全身被铁水覆盖完毕。忽然噗嗤一声,王老身上的铁水竟然燃烧起来。

    可纵然如此,他依旧没有嘶吼。他要将他对南明的恨,化为虚无,成为永恒!回荡在这天地间!

    众人能听到那噼里啪啦的声音,那是王老的身子正在燃烧。在某一瞬间,火焰吞噬了王老全部的身子,一股黑气喷出,消散于天地之间,那是王老化魄时所结下的魂魄。

    击向大地的闪电也在这一刻消失,众人逐渐散去,小军与莫一鸣站在原地,并没有走,直到南明皇子带着那些修士与卫兵离去后,小军方才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

    虽没有阳光,但莫一鸣好像看到了那悠长的身影。他不知道用什么话语去安慰小军,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他懂那种无言的痛,这种痛一旦没有言语出来,是最撕心裂肺的。

    大雨随着乌云的散去也停了下来,逸尘站在他们的后方,也没有说话,有不少看到小军的人也在好奇着小军为何会向前走去。但他们大多都没有向前询问,而是猜测小军与王老是不是有一定的联系。

    但刚才的一幕,确实太过残忍,所幸这些人还有点良心。并没有向南明皇子告状。以南明皇子的性格,他定会斩草除根。

    众人叹息摇头渐渐散去,他们望着小军的身影,感到有些许同情。

    莫一鸣站在原地,逸尘走了过来拍了拍莫一鸣的肩膀,用行动似做出了安慰。

    莫一鸣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道:“我没事。”

    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逸尘究竟是什么时候跟过来,现在的他,内心还在滴血。

    小军缓缓的蹲了下去,看向了地面是的黑灰,一滴泪滑下之后,他从兜里取出了一个木制的瓶子。上面雕刻的是王老微笑的面孔,他轻轻的将这些黑灰装进瓶子。然后在此处拜了三拜之后,转身离开。

    他走到莫一鸣与逸尘的面前,目光中涌现出了肯定与决然,道:“宗主,你看看我是否有修炼天赋。”

    逸尘怔了一下,但并未多想,他知道小军现在心中的想法。旋即伸出手指点向小军的眉心,点了点头。

    “日后在西峰,还望宗主多多照顾。”小军淡然开口。

    “孩子,我们先回去吧。”

    逸尘第一次露出父辈般的关怀,带着小军与莫一鸣,向着西峰疾驰而去。

    三天之后,他们回到了西峰后山。这一次小军的变化,让醉美燕、雷啸等人极为诧异。但得知事情之后,他们便陪着小军,一同修炼。

    渐渐的,虽然平时与雷啸等人有说有笑,但内心对王老的想念,对南明城的恨,从未减少。

    莫一鸣炼制了一些极品凝气丹,小军的修为竟在十天之后,到了聚气二重。

    时间眨眼又过了两个月,炎夏时分,百花齐放,芬芳弥漫后山。山峰上不知什么时候被五虎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百花争艳,令人望之心情愉悦。

    在这一天的夜里,他们共进了晚餐之后,终于开始说起了日后行程。

    雷啸第一次向众人坦白,说他在明日的修为比拼之后,便要进入南明,进入战场,寻找父母。

    他们或许彼此都太了解,所以并没有相劝。只是醉美燕要跟着雷啸的步伐走。他们俩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加深。

    小军的修为还不够,他不会参加修为比拼,他要留在西峰继续修炼,他要为王老报仇!

    至于张小胖,对什么打打杀杀并不感兴趣,虽然对雷啸与醉美燕两人的离去极为不舍,但他也懂事了许多,知道每个人的追求并不一样,所以也没有相劝。他选择继续留在后山,继续修炼。

    但他也忍不住内心的不舍与言语说出来:“虽然你们两个胖子走了,但我这个胖子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只是平日就没人与我打闹,没人叫我大王,也没人把我打得皮青脸肿了。还真点不适应。”

    张小胖说着,眼眶湿润起来,猛地站了起来,道:“不说了,再说我要哭了。”

    说完,张小胖便走了出去。

    至于谢无常,他倒是沉默了许久,此刻忽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枚玉佩,神色露出回忆,凝视间让莫一鸣与雷啸不由得身子一怔,眼中顿时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玉佩,竟然与莫一鸣身上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