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轰隆声的传开,在那十字架的另一边,数名卫兵自然的让出了一条通道,在这通道之中,正有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缓缓走来,在他的后方,是三名身着依旧华丽的中年男子,如同保镖一般,守护着前方这青年。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这青年莫一鸣认识,正是南明皇子。

    “坏人!”见得南明皇子的出现,小军下意识的躲到了莫一鸣的身后,显而易见,这南明皇子对小军平日的屈辱,早已刻骨铭心,浸入骨髓。

    南明皇子走到了十字架不远处的一块空地,这是两名卫兵抬来了一张沉重的椅子,这椅子由金子做成,看去极为奢侈。

    南明皇子做了上去,他像其中一名卫兵递了一个眼神。

    这卫兵仿佛得到了旨意,点了点头后,声音回荡在那地上的通道之内:“起……叛徒!”

    随着这声音回荡,那通道之内,忽然发出了一连串的铁链之声,随着这声音出现,一个方形的囚笼,从里面缓缓升起。

    这囚笼由铁柱铸成,但其铁柱内却加入了不知道什么坚硬的东西,还未接触,光是看去就觉得坚不可摧!

    而此刻在这囚笼内,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正坐在其中,他的手脚都被厚厚的铁链束缚着,那铁链的材质应该与那囚笼是一样的。

    “爷爷!”

    小军一下就将这老者认出,即便有些傻乎的他也察觉出了什么,大吼着眼眶瞬间湿润,正欲冲出时,却忽然发现脚步一下都迈不开。

    而事实上,在这之前,莫一鸣就发出修为之力笼罩小军周围,束缚着他,使得他只能在这修为之力内移动,无法踏出这股无形的修为之力,即便是他的声音,也不能传出去。

    “一鸣哥哥,放我出去,我要救爷爷!”小军哭诉着要莫一鸣放他出去。

    听着小军的话语,莫一鸣内心也极为酸楚,他的眼眶泛红,开始湿润起来。但他并不放出小军,他知道若是现在小军冲出的话,定会被那南明皇子拿下,到时候,他们都得死!

    他答应过王老,只要他在,小军就不能有事。

    此刻,那地上的通道又缓缓的关闭上,囚笼落在这通道上,镗的一声,溅起了一阵波动。

    站在南明皇子身旁的那三名中年男子,一个个神色淡漠,走到了这囚笼的普遍,衣袖同时挥出间,这囚笼轰隆一声缓缓的打开,其内的王老似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神色带着绝望与失望,身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抬起,飘向了那十字架之上。

    旋即,只见这三名修士五指掐诀般,似在默念着什么口诀一般,对着这十字架一指间,顿时有一根根铁链从这十字架上衍生而出,将王老的身子,牢牢的捆在了上面。

    此刻,人群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他们大多都没有为王老感到惋惜,而是一个劲的指责。

    “该死,这个叛徒,竟然勾结北荒之人!”

    “竟敢冒犯南明皇子,真的胆大包天!”

    “这王老平时看去是一个和蔼之人,没有想到竟然勾结北荒,当叛徒,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这种人,死一百次都不够!”

    ……

    逸尘站在人群中,听着这些嘈杂的议论声,一头雾水。他显然不了解王老,但从莫一鸣的口中也大致得知,王老应该不是那种人。更主要的是,冒犯南明皇子和勾结北荒,这两者究竟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而这些人的议论声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此番这般议论,定是南明将王老的罪名,早已公布了出来,想必王老在那地上,也熬了不少日子。

    “逸尘宗主。”就在逸尘疑惑之时,在他的旁边,忽然传出了一句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使他身子一怔间,转头望去时,顿时看见了一个戴着斗笠的人。

    虽然无法看见此人的面孔,但逸尘知道此人是谁,此人就是南明仙子,游诗蝉。

    游诗蝉的话语,被她用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传出,只落于逸尘的耳中。

    逸尘同时也用了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化为话语落入游诗蝉耳中:“南明仙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游诗蝉的话语传出:“此事说来冤枉。王老此番就是做了一个替死鬼。”

    游诗蝉的话语,让逸尘更加疑惑。

    游诗蝉说道:“前些日子,南明一些秘密基地,被北荒之人捣毁。经南明城主查明,南明城的叛徒,就是丞相上官策。只是南明城主一向很器重上官策,城中大臣都知道上官策很被南明城主器重。但为了封住别人的口,南明城主将上官策秘密处死之后,还得找一个替死鬼公告天下,让别人信服。”

    “而恰好前些日子,南明皇子前来告状,说王老目无皇子,为了一个仆从,了出来。

    “原来如此,真是好人不长命啊。”逸尘感叹。

    “逸尘宗主,你与莫一鸣千万别轻举妄动啊,这一次的裁决之刑,你所看见的,虽有三个化魄强者,但在这阳城中,还有大量的化魄修士。”

    逸尘一听,内心立刻有了戒备与忌惮。他很清楚,在化神之后,就是化魄修士。那么多化魄修士在这里,若真正的交起手来,不见得自己会捞到什么好处。

    “放心,我此次前来,就是看着莫一鸣,不让他轻举妄动。”

    “那就好,我不便多待在此地,就先行离开了。”南明仙子说道。

    “多谢南明仙子提醒。”逸尘说着,已不见南明仙子的身影。

    此刻在那十字架的一旁,有一名老者走了上来,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竹简。里面不知道记载着什么。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似乎正在等待着一个时机。

    王老头勉强的抬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似蕴含了无尽的嘲讽,他看着这些人,一时间不知道为何这些人为何如此信仰南明城主,瞬间对这些人,感到悲哀。

    而在这巡视中,他忽然察觉到,在这人群中,那两个戴着斗笠的人,一个人,正在挣扎,无法走出。

    令一个戴着斗笠的人,看那身段与神似,立刻就将此人认了出来,他知道此人就是莫一鸣。

    这一看向之下,王老顿时推断出,那挣扎着的人,正是小军。

    他知道小军正被莫一鸣制止,而这也正是他所想的。

    他不希望莫一鸣出什么事,更不希望小军出什么事,他知道若此刻莫一鸣出手,定会被这里的修士击杀。小军日后便无人照顾。在有生之年,他能见小军最后一面,似乎已无遗憾。

    他这一目光的交融,立刻与莫一鸣的交融,使得莫一鸣的身形蓦然一颤,一时间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用。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正等待着死亡,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小军更是在这修为之力下,奋力的挣扎。他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他看见了王老那双慈祥和蔼的眼神,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神,一时之间,往事与王老相处的一幕幕,清晰的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在这一刻,他歇斯底里的嘶吼:“求求你,一鸣哥哥,你放我出去吧,我要救爷爷!”

    莫一鸣并没有回答他,因为现在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小军,听着他的哭求,莫一鸣的眼角,已有泪水滑落。他内心的悲痛与无奈,并不比小军的少。

    王老似乎知道莫一鸣的无奈,在十字架上摇了摇头,似乎告知小军,千万不能任性。而在这一刻,他的眼角,也不由自主的滑落两行泪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