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莫一鸣白天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晚上回到后山陪伴雷啸等人。

    他很清楚,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需要陪伴自己的亲人。

    前一天他路过一个村庄,这村庄正被山贼洗劫,他杀了所有的山贼,这一天,他获得了许多的信仰之力。甚至他错觉到了,这一个村庄的信仰之力,化为体内修为之力时,竟相当他吸收大概一个月的天地灵气!

    时间眨眼又过了十日,在这十日内,南山的大部分地区开始传颂着那名拯救苍生的黑衣人。一些村名所信奉的不再是南明城主,而非那个不知姓名的黑衣人。

    除了那些矿工知道这黑衣人正是莫一鸣外,莫一鸣每做一件好事,就如同雷锋一般,并没有留下姓名。

    那些被他所救出来的矿工,团结在一起,找了一个适宜居住的隐秘地方,开始搭建起了村庄。他们齐心协力,终于又在十天之后渐渐成型。直到第十五天之后,他们在村头挂上了一块牌匾,此村名为一鸣村!

    自此,一鸣村渐渐的引来了一些流浪之人,逐渐的扩大,人越来越多,他们开始耕田种地,整个村子的人,传颂着莫一鸣的救命之恩。但他们发誓,一辈子不能说出去,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他们很相信誓言之说,知道若是说出去的话,定会遭到报应。于是关于莫一鸣的三个字,只回荡在这个村子里。

    临近修为比拼的日子越来越近,这些天,莫一鸣马不停蹄的在各个村庄穿梭。有些村庄他已经去过,虽然这些村庄已对他产生了信仰,但他并不会因此而放弃救赎。他总会不定时的去看这些村庄有没有可以帮助的。

    在这些天中,莫一鸣也想着去看珠儿,但时间并不允许,他必须在晚饭之前回来,必须与雷啸、五虎他们共进晚餐。他必须在这越来越短的时间中,尽可能的选择陪伴。

    白天的时候,谢无常、张小胖、雷啸与醉美燕都在刻苦的修炼,迎接着修为比拼的到来。他们并不知道莫一鸣这些天都去帮助那些贫苦之人,只知道莫一鸣选择了不为人知的地方进行修炼。

    在这期间,莫一鸣几次感觉到了那瓶颈似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但都被他压下了。他要在修为比拼之上胜出,要进入崖索之境,在那压迫之下,一举突破聚气十二重!但以他现在体内所云集的修为之力,根本还不够!

    所以虽然时间短,只要能收集到信仰之力的地方,莫一鸣都尽可能的收取,而也正因为如此,他体内的修为之力,也正在逐渐的加强。

    在这一天,阳光明媚,后山内,所有灵菜长出第一片叶子。五虎狂喜不已。不一会儿,传来了小军的惊呼声,在他的细心呵护下,灵药竟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开始冲出了土壤,探出了头。

    同样是这一天,黑衣人的故事,回荡在了西峰。大部分的弟子都开始推测着这个黑衣人。但西峰的事情,没有任何东西能逃得出逸尘的法眼。他自然知道那黑衣人,就是莫一鸣。

    这一天,他叫上莫一鸣去了他后山的房间,开门见山的说道:“你这些时间所做的事情,我都知道,我知道那黑衣人就是你。”

    逸尘的话语,使得莫一鸣一怔间,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他自知宗门不允许插手凡间生死之事,他并没有经过逸尘的同意就私自插手凡间生死。这对逸尘来说,就是很大的不尊敬。

    “我……”莫一鸣正欲开口,却被逸尘做出了一个打住的姿势,停止了接下来的话语。

    逸尘继续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做那些事情的时候,小心点,现在其它峰对我们西峰虎视眈眈,若是发现是你的话,定会大张旗鼓的来西峰兴师问罪。所以日后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定不要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逸尘的话语,让莫一鸣狂喜。对逸尘的感激,他已无从说起。

    接下来的时间,他每到一个村庄,都极为小心。也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暴露出自己的面孔。

    转眼又过了五天,这一天,逸尘的神色略有凝重,看了看正细心呵护着灵药的小军,然后找来了莫一鸣,告知了莫一鸣一个噩耗。

    “一鸣,游诗蝉今日派人传来情报,南明将于十天之后,在阳城,裁决王老。”逸尘的话语,带着极为凝重的语气。

    莫一鸣一听,心也悬了起来,小声问道:“王老犯了什么错?”

    逸尘说道:“据说是因为他触犯了南明皇子……具体因为什么触犯,就不得而知了。你看要不要……”

    莫一鸣看了看小军,心中不是滋味。

    “我的意思是,叫你带小军去见他最后一面,这可能也是于他所想。只是现在的时机,你千万不能与南明发生正面冲突。裁决王老这样的强者,定会有许多强者在,你千万不能鲁莽!”

    逸尘担心莫一鸣会冒险营救王老。

    莫一鸣知道逸尘的担忧,他知道若是自己贸然行事的话,肯定会连累到雷啸他们,于是答应了下来之后,走到小军的跟前,道:“小军,你还想不想见王爷爷?”

    小军狠狠地点了点头,眼中露出悠长的相思之意。

    莫一鸣并没有多说,意念输出间,那乾元宝扇以出现在他的脚下:“站上来,我带你去见王爷爷。”

    莫一鸣的内心无比酸楚,他知道这一次见王老是最后一次见,当小军站上来的时候,他全部修为之力爆发而出,将乾元宝扇的速度,达到了一种极致。争取在十天的时间内,赶到阳城。

    逸尘还是有些担心,在莫一鸣与小军两人疾驰而去的时候,他尾随在身后。

    在这十天之中,莫一鸣与小军马不停蹄的疾驰,终于在第九天的时候,他们来到了阳城,居住在了那个熟悉的福来客栈。

    此刻住进福来客栈,莫一鸣有着深深的回忆。

    莫一鸣知道,既然是裁决王老,既然是触犯了南明皇子,那么南明皇子肯定会在现场。莫一鸣并没有让小军与自己以本尊见人。毕竟自己和小军,与那南明皇子,都有过节。所以在这一天夜晚,他买了一些衣衫服饰和斗笠。回到了客栈。

    在这一天夜里,小军兴奋得不能入眠。莫一鸣心中则是难受得不能入眠。他要在小军见王老最后一面之前,竟可能的让他保持着这种美好的念想。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这一天,天空乌云弥漫,好似一场大雨即将来临,阳城内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他们跟随着南明卫兵的步伐,一步步来到阳城的中间。那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石台,在这石台之上,有一不知由什么材质铸成的十字架。在这十字架的两旁,是两种发着光的木质。这种木质据说燃烧后能焚化一切。

    一种木质发着的是蓝色的光芒,一种则是黑色光芒。蓝色光芒的木质据说可以焚化无量强者,那黑色光芒的木质据说可以焚化修士魂魄!

    两者同时燃烧,定会让修士,神形俱灭!

    而这两种木质,也需要修士引来闪电之火,才能将其点燃。

    莫一鸣与小军混在人群之中,并未看见王老的身影。这些人正在议论着裁决是南明最残酷的刑罚。

    逸尘也混在人群中,远远的看着莫一鸣与小军,一旦莫一鸣有所举动,他便会向前阻止。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这圆形的石台,那十字架所在的后方,地面忽然发出轰隆一声,地面忽然多出了一处圆形的入口,如大门一般,正缓缓的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