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话,立刻让这帐篷内的所有矿工惊呼起来。但他们大都带着质疑,很显然在他们看来,曾经那个弱不禁风的莫一鸣,不可能在这短时间之内,变得如此强大!

    即便在这之前,他们知道莫一鸣有修为之力,但那日的莫一鸣与面前的人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他说他是莫一鸣……”

    “莫一鸣不是当初逃出矿山的那个少年吗?”

    “我记得当时与莫一鸣逃出矿山的,还有那个胖子,名为雷啸。”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有修为之力,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如此强横!”

    这些矿工终于不再安静,一个个神色诧异中,回想起了当初莫一鸣在矿山的日子,脑海中也回荡起了莫一鸣的模样。

    这细微的惊呼声,形成嘈杂,落在莫一鸣的耳中。但并未使莫一鸣内心的决定有丝毫的动摇,他看着严进痛苦的神色,看着那手臂正在流淌的鲜血。再次回想起,之前在矿山所受的苦,那些矿工在无力挣扎时,面对着死亡就是这般神色。

    即便是严进,也不相信面前之人是莫一鸣,但他觉得这人定然与莫一鸣有必然的联系。他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开口:“道友,我虽不知道你与莫一鸣是什么关系,但当初莫一鸣离开矿山之人,我并未阻止!”

    “是吗?”莫一鸣自然知道严进在说谎,他反问了一声后,缓缓的摘下头上的斗笠。

    当那一张久违的面孔出现在严进眼前之时,严进在这一瞬间怔住了,心跳仿若骤停一般,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呼吸!

    即便是那些矿工也是如此,但这安静并未持续太久,仅是转瞬的功夫,就引起了哗然。

    在这一刻,当这些矿工看见莫一鸣的一瞬,确定是莫一鸣的一瞬,他们内心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振奋,仿若看到了救星一般,他们清楚的记得,当初就是莫一鸣,救走了雷啸!

    “果然是莫一鸣!”

    “真的是他,我记得那双深邃的眼睛!”

    “从矿山离去之后,他竟会变得如此强大!”

    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虽然莫一鸣的身形有所变化,但他的眼神,从未改变,他的神色,他俊朗的面孔,在这些矿工内心,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严进终于不再哀求,反倒是露出一个苦笑,神色看去有些释然,道:“真是造化弄人啊,没想到我严进竟会落在你手里。”

    莫一鸣并未与他多说,冷哼了一声后,萦绕在严进身边的无形修为之力,被他一抓之下,向着中间迅速靠拢。砰的一声,直接将严进的身子,挤爆开来。

    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莫一鸣看了看这些躲在帐篷内的矿工。这一看之下,直接让这些矿工躲进帐篷。生怕自己会如同那些卫兵一样,被莫一鸣杀戮。

    “出来吧,我帮你们解去脚上铁链。”

    莫一鸣淡声开口,语气没有了之前的冰凉,反倒是多了几丝柔和与叹息,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闻言,这些矿工方才颤颤的走了出来。

    莫一鸣一指指点出,顿时有道道风刃从其指尖飞出,斩在了这些矿工的脚链上,铛铛铛的声音泛起,不一会儿,这些矿工脚上的铁链便纷纷被斩断开去。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离开南明,别让他们找到,找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过完余生。”

    莫一鸣说着正欲离去,此刻忽然有一种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神色带着忏悔。

    “莫一鸣。”他开口说道。

    莫一鸣顿住了脚步,转头看向这名消瘦的中年男子。他认识此人,此人就是当初将雷啸赶出帐篷之人。

    但此事已经过去,现在回想起来,莫一鸣也能明白此人当初的处境,实际上就是为了大家好,做出的一个逼不得已的自保。更主要的是,他现在能从此人眼中,看出那真诚的忏悔。

    “怎么了?”莫一鸣淡淡的回了一声。

    这中年男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当日是我不对,我不该赶雷啸出帐篷,害他差点丢了性命。请原谅!”

    莫一鸣正欲向前扶起此人,却见得此人身后又有数名矿工,同时跪在了地上,异口同声的说道:“当日我们也在。请原谅!”

    这些矿工,正是当日与雷啸同住一个帐篷之人。莫一鸣能看得出来他们并非是因为惧怕而忏悔。他能感受出来,这些人是来自于内心最真诚的忏悔。

    莫一鸣上前扶起这中年男子,道:“此事已经过去了,再说也怪不得你们,你们都起来吧。”

    “若你们真的觉得忏悔,今日之事,答应我,别说出去。此事一旦传出,会对我所在的宗门,引来灾难!”

    莫一鸣很清楚,若是今日之事传在南明城主的耳中,西峰将难逃一劫。

    这些矿工齐齐应了一声,莫一鸣正欲飞出时,百川袋内的豆豆忽然与其有了心灵的共鸣,道:“既然要想把事情做得干净,那我便帮你杀了那个卫兵!”

    随着豆豆的声音传出,百川袋内的豆豆,呼啸而出时,直接向着躺在地上的一名卫兵飞去。这名卫兵被刀片穿透了胸膛,但并未死去,此刻被豆豆猛地撞击在头颅上后,发出一声闷哼之后,头颅直接爆开。

    “可以走了!”豆豆再次回到百川袋内。

    莫一鸣身形一化间,立刻化为长虹疾驰而去。

    这些矿工目望着莫一鸣远去,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反倒是眼眸之中,渗出了一丝仰慕奉承之色。

    这般神色,似化为了一丝无形的力量,撞击在莫一鸣的身上,使得莫一鸣的身子微微一颤,内心有了好奇。

    这种很明显,莫一鸣用内心与豆豆开始交流:“豆豆,我怎么感觉到一丝无形的力量冲入我体内,与我修为之力,融合在一起,这力量很奇怪,并非是灵气所化。”

    豆豆说道:“这叫信仰之力,你刚才救了这些矿工,他们一个个都对感激不尽,产生了信仰。”

    莫一鸣如恍然大悟一般,道:“怪不得,那些天骄的修为之力,会涨进得如此之快,原来还有着这信仰之力的说法。”

    “当然了,踏入化形之后,对灵气的需求极少,很多时候修为的提升,都得依靠信仰之力。”

    莫一鸣目望前方,似有了抉择,道:“从今日起,我才不管什么宗门规矩……修炼就是为了拯救他人,从今日起,我要拯救贫困哀苦之人!”

    莫一鸣说完,速度赫然加快,向着南山的更深处,疾驰而去。这一路疾驰下,他每到一个村庄,都得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