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啸的神色极为复杂,更有不甘,似乎在这雨声中,与莫一鸣的心神有了共鸣,他们的脸庞,有着一样的惆怅。特别是听到山脉中,那大石滚动的声音,他们知道,在这连续几天的大雨过后,在这南山之中的不少地方,也发生了泥石流。

    “一鸣,你记得吗?那日你离开矿山,正是因为泥石流。”

    雷啸淡声开口,在他的话语中,满是对往事的辛酸。

    莫一鸣并没有直视雷啸,依旧望着这连绵不断的大雨,说道:“是啊,当初若不是那一股泥石流,说不定我俩都死于矿山了。我离开的那段时间,让你受苦了。”

    雷啸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道:“那点苦算什么,之前所受的苦更多,只要我们在一起,兄弟齐心,有什么苦吃不了。可是,修为比拼即将到来。”

    莫一鸣知道雷啸想要说什么,他知道修为比拼过去,雷啸便会踏上一条寻亲之路,这条路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答案,但他要去寻找,他不想自己遗憾终生。

    莫一鸣本认为已经将这件事情忘记,但此刻当雷啸正欲提起时,他才发现自己从未忘记,只是将其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我知道,你不想让自己遗憾。”

    所以还未等雷啸说完,莫一鸣开口说道。

    雷啸抿了抿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恨南明,但宗门不允许管凡间生死之事,若我不退出西峰,就不能管南明之事,也不会踏入上寻父母之路。若我不加入南明,这一切,都不能实现。”

    莫一鸣眼中露出惆怅,但话语却很坚定,道:“无论如何,你永远是我的兄弟。我虽恨南明,但我并不恨你,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莫一鸣说着,身形忽然一化间,直接冲出了窗外,向着远方疾驰。他不敢与雷啸继续说这般离别的话语,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泪往下流。他不想在雷啸面前落泪,他要给他一直的强大之感,因为这是他必须要保护的一个兄弟。

    雷啸并没有追去,他知道莫一鸣的性格,也清楚此番莫一鸣冲出的内心想法,他就这样看着莫一鸣慢慢消失。内心有了愧疚。

    莫一鸣在天空疾驰,他猛地一拍腰间百川袋,手中顿时出现了一袭黑衣与一顶斗笠,被他迅速的穿上之后,他凝视着前方高山,那高山上树木并不茂盛。此刻正有不少人在附近安营扎寨。甚至有一些握着皮鞭的卫兵,来回巡视。

    莫一鸣知道,那是矿山的所在。

    在这不舍之情下,莫一鸣内心更多的是愤怒。他望着这些卫兵,内心立刻有怒火燃起。

    “修炼若不能保护身边之人,若不能拯救万人,那修炼又有何用!”

    内心沉吟间,莫一鸣的速度蓦然到达了极致,冲击着虚空,使得这虚空中正落下的大雨,在这股冲击之力下,竟化为水柱与他的身子一同冲出,远远望去,就如同两条巨型的水龙,正咆哮而去。

    在这矿山的所在,这些矿工一个个身形消瘦得如同只剩下了骨架,一些人身上还带着道道编痕。在这个时候,一名约莫四十左右的中年,在这矿山的折磨下,身上皮肤开裂,看去就像一名饱经风霜的老者。

    此刻他回所住帐篷时,慌忙中不小心碰到了其中一名巡逻的卫兵,顿时被这卫兵,狠狠一脚踢飞了出去。

    “走路不走眼睛,我让你走路不长眼睛!”

    这名卫兵目露凶光,怒吼一声吼,扬起手中的皮鞭,狠狠地抽在了这中年男子身上,疼得这中年男子嗷嗷直叫。

    “啪!”“啪!”“啪!”

    每一鞭抽下时,都使得这中年男子皮开肉腚,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这中年男子翻滚中在地上哀声求饶。

    不少帐篷中的矿工被这声音惊得,一个个掀开帐篷望向此幕,没有人敢上前阻止。仅仅是眼中露出唏嘘之声,不敢言语。在这矿山的所在,时常有人被活活打死。

    这中年男子见得求饶没有效果,竟勉强的爬起,正欲逃亡。他很清楚,在这般状况之下,自己肯定会被活活打死。

    这卫兵眼中愤怒更浓,杀意尽显,冲上前去又是一脚,踢在此人身上后,此人一个踉跄扑倒在地上,泥水溅起满脸都是。

    “想跑!”卫兵说着,将手中皮鞭再次狠狠地抽在此人身上。他眼中满是杀戮与可怕之色。

    这中年男子并没有继续求饶,而仿佛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强忍着痛苦,竟忽然转身,目光凶光,猛地一头撞向这名卫兵。

    这卫兵完全没有想到此人竟敢反抗,被一撞之下,直接撞到在地。

    此人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猛地扑在这卫兵身上,一头咬下这卫兵的耳朵,鲜血直接。

    这卫兵捂着耳朵痛苦的嘶鸣一声,一脚踢在了此人的身上,将此人直接踢开后,他猛地从地上爬起,另一只手中的皮鞭落下,猛地抽出腰间利刀。

    镗的一声,利刀出鞘,发出森然白光,被他咻的一声挥下后,直接将此人的头颅,斩了下来!

    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解恨,上前狠狠地踩着此人的尸体,还大声辱骂。数息之后,他方才气喘吁吁的提起此人的头颅,然后看向此人所有的矿工,高声说道:“看见没有,任何想逃跑的人,就是这个下场,你们最好与我老实点!”

    与此同时,在一间比较大的帐篷内,此刻正有一个身穿华丽盔甲之人,透过篷布,看向外面发生的一切,他神色淡漠,并没有阻止,仿佛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那卫兵脸上痛苦与愤怒交汇,很是复杂,继续说道:“别妄想逃走之后,就拿你们没办法。我们还会继续寻找。若是被我们寻到,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当初从矿山逃出的莫一鸣与雷啸,若是被寻到,定会让他们痛不如生!”

    听到这卫兵的话语,这些人的脸色一个个带着唏嘘与畏惧。他们自然知道那莫一鸣与雷啸是如何逃出矿山的。可是他们没有那个胆量,更没有修为天赋。

    若莫一鸣在此,会不难认出,这些矿工就是当初一起在矿山之人,而那帐篷内身着华丽盔甲之人,就是严进!

    “你说什么?”

    “咻!”“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长虹从天而降,两道水柱也猛地溅在地面上,化为水流流淌,蓦然的落到这卫兵旁边,地上泥水同时被溅起,溅得这卫兵满脸痘是,强劲的力道冲击着大地,使得这大地震动间,吓得这卫兵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