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黑衣人戴着斗笠,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能从他的声音之中,推测出此人大致很冷。

    他的声音带着萧瑟与寒意,似与世隔绝,又好像蕴含了穹苍与洪荒,让人听到后,不由得有一种浑厚与敬畏之感。

    “到现在,那传承之力可有线索?”

    闻言,众人心神一颤,不由得面面相觑对望一眼,很显然,传承之力没有丝毫的线索。

    北太玄似乎想起了什么,道:“关于传承之力,现在的确没有什么线索,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很奇异的问题。”

    “嗯?”闻言,这黑衣人轻嗯了一声,似乎叫北太玄继续说下去,让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逸尘一向是以往西峰最小弟子,但他的修为,却远远在我之上!”北太玄说着,似乎有点后怕当时与逸尘交手的一幕。

    钱进财接着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前几天我上西峰杀莫一鸣,却受到他的阻挡,本认为能战胜他,当真正与他交手之时,却发现与他差距极大。在他面前,我竟没有丝毫的反抗机会。”钱进财的声音,带着唏嘘之感。

    “哦……竟然会如此。”这黑衣人虽然有着些许好奇,但相比较其他人来说,倒是沉稳一些,透过斗笠的黑纱,他看向了魂玄机,道:“你整日在西峰,可有什么发现?”

    魂玄机抱拳一拜,鞠躬行礼,道:“先生。前几天钱员外与逸尘交手之时,我大致能推断出逸尘的修为,应是在无量初期。”说到无量初期之时,魂玄机的神色涌现出了震撼,似对这个境界,有种可望不可及。

    “哼!”这黑衣人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区区一个无量初期,就把你们一个个吓得如此魂不守舍,真是没用!”

    东皇子向前一步,抱拳一拜,道:“先生前些时日可感觉到了大地与天上的变化?”

    这黑衣人应了一声后,道:“那变化似乎是从西峰发出。”

    东皇子点了点头,道:“不错,那变化是由万剑峰引起的,那一日的万剑锋之行,万剑峰消失了……”

    “哦?消失了?那长生笛呢?”此刻这黑衣人的语气,终于有了轻微的变化,似乎对那长生笛,有了兴趣。

    东皇子继续说道:“那长生笛,属下并不确认。但应该是莫一鸣获得。”

    “我要的是肯定,而不是你们的猜测。”这黑衣人的语气更加寒冷,声音回荡之时,在其周围的虚空内,竟有空气凝结成寒霜,使得整个大厅,瞬间变得冰冷起来。惊得众人齐齐跪在了地上,齐声说道:“先生恕罪。”

    南旭阳的声音显得极为的慌张,急忙说道:“不过那万剑峰之中的红缨长枪,的的确确被雷啸获得了。”

    似乎已经让他们知道了畏惧,得到了想要得到的效果,这黑衣人的口气松缓了许多,道:“战神的武器?罢了……当日我踏入万剑峰,也没有将这两件神器获得,既然那红缨长枪已经认主,那别人自然是不能强行夺取。不管那长生笛是否为你们口中的莫一鸣获得,依旧不能强行夺取。任何神器都有灵性,认主随灵,不愿跟你,自然是不跟你。”

    这黑衣人站了起来,负手看向夜空,继续说道:“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两件神器竟然会被两个毛头小子获得。”

    魂玄机跪在地上并没有起来,说道:“这两人说起来还有一定的巧合,当初一起进入西峰,一个修为天赋异禀,一个没有修为天赋。但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那修为天赋异禀的雷啸,修为到了聚气九重。”

    “修为天赋异禀,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修为到聚气九重,并无什么好奇怪的。之前也有修士如此……”黑衣人说道。

    魂玄机说道:“属下也这样觉得,但是,那没有修为天赋之人,名为莫一鸣,修为竟也到了聚气九重!且能杀化形二重之人,更主要的是,他并没有修炼任何邪术。”

    魂玄机的话语,让黑衣人的身子微颤了一下,道:“竟会如此。没有修为天赋,没有修炼邪术,竟然杀化形二重之人。”

    北太玄接着说道:“聚气九重之人能杀化形之人,这并不能意味着什么,我北峰吴中强,修为也是在聚气九重,他的修为之力,媲美化形三重。”

    黑衣人看向北太玄,道:“吴中强进入宗门多久了?”

    北太玄斩钉截铁的说道:“从小进入宗门,到现在有十五年了。”

    “那莫一鸣进入宗门多久?”黑衣人的口气,带着质问。

    “不到一年。”北太玄似乎感受到了什么,说道。

    “那如何比?”黑衣人的声音,略微压低,似有威慑之感。

    北太玄颤栗并没有说话。

    “哼!”这黑衣人又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在这修为大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总是如此高傲,目中无人,这一回才会被逸尘如此打脸,还不长记性!”

    “先生教育得是。”北太玄的脸庞通红。

    黑衣人看向钱进财,道:“对了,钱进财,你为何要追杀莫一鸣?”

    说到莫一鸣,钱进财眼中立刻露出了愤怒之色,道:“他毁了我钱府。”

    黑衣人轻笑一声,道:“真是笑话,区区一个聚气之人,竟会毁了你这么一个钱府。”

    钱进财说道:“被他骗了!”

    “被一个聚气九重之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此事说出去,也不怕被别人笑话。你钱府,该毁!”黑衣人的话语,使得钱进财的身形一颤间,不敢继续反驳。

    这黑衣人走到魂玄机的面前,道:“继续寻找传承之力,若逸尘获得了那股传承之力,他的修为绝不可能只在无量初期。放心,只要寻到传承之力,告知我……西峰峰主的位置,定是你的,还有,打探打探那莫一鸣与雷啸的身份,这两人很有意思。”

    魂玄机点头应了一声。

    黑衣人转身正欲离开,忽然顿住脚步,说道:“任何人都别妄想吞下那股传承之力。我寻那传承之力仅仅是为了增加一点点修为而已,若这股传承之力被你们吞下后,你们要清楚,你们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属下不敢。”众人齐齐应了一声后,便见这黑衣人咻的一声飞上天空,化为黑色长虹疾驰而出。其速度之快,眨眼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似与这黑夜,融为了一体。

    与此同时,在西峰之中,还未睡去的逸尘等人,正给莫一鸣等人诉说着一些往事。他提到在很多年的一个夜晚,一个黑衣人来到西峰,试图让其加入对方门下。

    “当夜,这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我所住的房间,问我传承之力的所在。”逸尘说着,神色有些凝重。

    “真的有传承之力?”谢无常好奇的问道。

    逸尘淡笑,神色并没有因此而轻松,摇了摇头后继续说道:“说实话,究竟有没有传承之力,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当时那黑衣人的修为,绝对在我之上。”

    话语落下间,逸尘的眼中有着唏嘘之色。

    “在这南山,竟然还有人修为在你之上?”醉美燕觉得很不可思议,在她看来,整片南山,就是逸尘修为最高。

    逸尘看向天真无邪的醉美燕,道:“当然,山外有山,修为比我高的人,大有人在。”

    “他当时没有逼你?”莫一鸣好奇的问道。

    逸尘看向莫一鸣,这是他最欣赏的弟子,道:“当然有些言语上的相逼,可或许他觉得我在说谎,觉得若我死了后,那传承之力就消失。所以他并没有与我主动出手。”

    “如此看来,那若真的有传承之力,若这传承之力出现的一日,便是这西峰大难之时。”莫一鸣大胆猜测道。

    逸尘点了点头,道:“这也正是我担心之事。”

    “那怎么办?”谢无常担心的说道,对他来说,西峰就是他的家,面对着家有危险,但他却不能做什么。

    “先不用担心,那传承之力到底有没有都是一个未知数,再说了,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看一步,当下情形。你们要加紧修炼,我还得靠你们,在修为比拼之时,为我一洗前耻!”

    逸尘说完,目光蕴含了期待。

    众人点了点头。

    夜越来越深,闲聊片刻后,他们便纷纷睡去。

    这一天夜里,莫一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打量着手中长生笛,每一次意念融合下,他皆能看到那让人惊叹的一幕,每一次都会感觉到一种愤怒与振奋之感。他隐约觉得,那所谓的尊脉,似乎真的与他有着一定的联系。

    在这一天的深夜,西峰的测验碑,那巨型的石雕巨龙。轰隆一声碎成大石,滚落在地上,惊得所有西峰弟子,纷纷醒来。

    逸尘站在一块大石的旁边,神色极为凝重,虽未说话,但内心却在沉吟:“难不成我西峰的气数,将要尽了吗?”

    直到第二天来临的时候,在西峰的某一处山峰,忽然轰隆一声垮落。

    接下来的几天,西峰或多或少都会发生一些异常。这几天,大雨连绵不断,莫一鸣与雷啸坐在一起,听着雨声,回想着往事一幕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