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后山变得热闹许多,四个胖子没事就拿着各自的武器耍弄着,在他们的武器上,有着各自的术法。即便是懒惰的张小胖,也对这术法极为感兴趣。

    至于谢无常的术法,却时常引起众人大笑,特别是发出术法时那扭动滑稽的身子,让得五虎硬是笑个不停。

    还有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一柱擎天!更时常被大虎取笑。不过谢无常倒是很喜欢这个名字,这似乎很符合他的‘风格’!

    莫一鸣却没有忙于修炼长生笛的术法,因为他初次接触长生笛的时候,看到了玄天巨龙,看见了不少眉心有着火焰印记的修士凌驾于巨龙之上,更看见了天空中修为之力不断涌动。更主要的是,他看见了无尽的杀戮。

    只是这一场杀戮回荡在他脑海中时,使他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憎恨与悲痛,那种感觉就犹如失亲之痛。就好比他与这长生笛,真的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联系。所以这些天,他打量着这长生笛,似乎尽可能的从这长生笛上寻到一些线索。

    当然,还有一个更主要的问题,当莫一鸣用意念与这长生笛融合的时候,这长生笛便会有绿色的字体从各个笛眼中悬浮出来。但这些字体,莫一鸣并不认识,看去像字又不像字。莫一鸣斟酌了许久,依旧不能将其认出。以他推测,这些字体应该是某一个部落特殊的字符。

    修为比拼也渐渐来临,西峰的弟子在这一次万剑锋之行后,一个个发愤图强,开始没日没夜的修炼。之前在雷啸和莫一鸣没有来到西峰之时,他们一直都认为西峰是垫底的。但自从这一次的万剑锋之行过后,西峰传颂着这段佳话。更在无形中有一种振奋之感。甚至将雷啸与莫一鸣当成了榜样!

    时间一天天过去,初春是万物复苏的时期,落叶也化为肥料滋润着大地,甚至在这枯叶堆中,长出了不少美味蔬菜。

    五虎最爱这些野味,往往在一年之中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去深山中寻找这些美味,然后回来处理过后,化为盘中餐。

    以往他们仅仅是和无恒和醉美燕享受这些,但是今年,他们添了莫一鸣等人,如同一家人一般,其乐融融。以至于每一次采野味时,都得背着背篼进山。不过他们倒是没有任何怨言,特别是看到张小胖吃得满脸油光,意犹未尽的时候,他们总是会有一种无比的满意之感。

    看见他们开心,对于五虎来说,就是自己的开心。

    后山中的灵菜也开始发芽,每一次大虎去细心浇灌呵护之时,都会带上小军。小军的神志似乎也恢复了一些,笑时不是之前那般傻乎,是一种来自内心的会意。

    在雷啸、醉美燕、莫一鸣等人修炼之时,他总会被无恒带着到处游玩,一天虽然没有做事情,但看去却忙得不亦乐乎。甚至还会玩累,倒在草坪上,呼呼大睡。

    每一次睡觉时,无恒都会在一旁逗蛐蛐玩耍,生怕小军受到什么危险,也不想去吵醒小军的睡眠。

    这只蛐蛐之所以能存活这么久,是因为每次这只蛐蛐的生命即将终结之时,他总会发出修为之力,让其焕发神采。

    直到夜幕时分快要到来,晚风带着寒气,呼啸在小军身上时,小军打了一个喷嚏从睡梦中醒来,这一次,他依旧如同以往一般,一脸茫然无辜的看向无恒,道:“师尊,我又梦见家人了……不过他们还是很模糊,我看不清脸。”

    即便是贪玩的无恒,每一次听到小军这一话语之时,总会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忧伤与心酸。但每一次他都会安慰小军,道:“你梦见的肯定是我们,我们就是你的家人。”

    小军点了点头。

    每一次回到后山,等待着小军与无恒的,总是那没有拒绝理由的美味佳肴。五虎的厨艺的确很好,每天变着不同的花样,做出不同的菜肴,让这后山之人,一个个成为了吃货。

    即便是逸尘宗主,也是如此……

    在这之前,逸尘宗主还站在山巅,望着西峰这些似变了一个人的勤奋弟子,眼中露出欣慰之色。但在这个时候,后山传出来的香味,却让他咻的一声往后山飞去。

    这些天,他都与莫一鸣他们共进晚餐,似乎已成为了一种习惯。期间,也不吝啬于向他们几人传授修炼功法。

    当然,也时常会提起他们当初进入西峰的时候,是多么的天真无邪,没有心机。而如今却物是人非。他喜欢与后山这些‘没心没肺’的人交往,他觉得这种感觉能让他减轻压力,过得自在。于是在前天晚上的时候,他甚至在莫一鸣的旁边,搭建了一间木屋,成为了他就寝之地。

    清晨的时候,逸尘回到西峰宗门内,处理着一些日常事务。在后山中的几颗大树,一夜之间竟开始长出新叶。初春之时的灵气最为浓郁,使万物开始复苏。莫一鸣趁这些时候,倒是吸收了不少天地灵气。更主要的是,深夜的时候,他总会让豆豆帮他强化皮肤,吸收化形兽核的灵气。

    每一次莫一鸣吸收天地灵气之时,总会引起一阵呼啸之声,这让雷啸等人露出羡慕嫉妒的眼光,暗叹着莫一鸣吸收天地灵气的能力为何如此之强。即便是无恒,也说从未见过。

    时间再次流逝几天,在这几天之中,莫一鸣并没有外出,依旧在吸收着天地灵气,这几天他也感觉到了身子明显的变化。相比较聚气九重的修士,现在他的身子,就如同钢铁之躯。防御强大极为可怕。

    这与他平时所受的苦有着紧密的联系,他对自己的要求极高。每一次豆豆帮助他强化皮肤之时,总会忍受着身子的痛苦,要求豆豆在他身子即将胀爆的一刻停下。看得豆豆很多次都不忍心。

    不疯不成魔,莫一鸣必须得严格要求自己。更何况他现在拥有了长生笛,他知道日后的阻碍会越来越多。只有自己变得强大了,才能冲破这频频障碍。

    北太玄回到了北峰,这些天她的心情很浮躁。都是因为那日万剑锋之行的事情。

    所以北峰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与她说话,生怕稍有不慎,就得罪了她,而因此丧命。在北峰,惩罚就意味着死亡。所以北峰的人不敢轻易犯错。因为他们没有改正的机会。

    但唯有一人,受到北太玄的青睐。就是北峰吴中强。此人绝对算得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骄。此刻那斩天诀已被他悟到了第六重,纵观整片南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将此术法,在六十岁之前,悟到第六重!

    更主要的是,他体内蕴集的灵气也比一般聚气九重的修士厚实得多,现在他的修为之力,北太玄非常清楚,绝对堪比化形三重之人。

    但对于北太玄来说,这还不够!

    那日在西峰逸尘对她的屈辱,她还铭记在心。这对她人生来说,就是一道黑幕。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屈辱她!纵然她知道西峰有两个天骄,但在接下来的修为比拼中时,她要吴中强,废了这两个人!

    于是她亲自督导吴中强修炼……甚至倾其所有。

    南山的大部分地方,因那日万剑峰异动带出的沟壑,有溪水流淌。俯瞰而下,就如这南山的新生血液,正缓缓流淌。

    同样是这一天,在前往西峰的路上,钱进财披头散发,带着滔天怒气,正快速疾驰。

    直到三天过后,后山之中的逸尘,其神色蓦然一变,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冲击波,蓦然化为长虹冲出,最后停在西峰上空,看着钱进财,不由得内心一颤间,似有往事涌上心头。

    “逸尘,你这辈子注定要与我作对吗!”

    就在这时,钱进财停在半空,怒吼一声,眼中似有火焰燃起,他与逸尘,曾是旧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