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当北太玄、东皇子、南旭阳带着其门下弟子离开之后,凝烟阁不再平静,次南门不再平静,云崖轩不再平静,天坛宗不再平静,整个西峰,在这一天变得不再平静!

    所有人都在传颂着那红缨长枪被雷啸获得,所有人都在议论着万剑峰为何消失,所有人都在猜测着那长生笛是否被这些万剑峰的弟子获得。

    似乎没有人知道长生笛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因为他们从这些弟子手中看到长生笛,他们并不知道,莫一鸣将长生笛放入了其百川袋之内,他不是那种高调之人,但高调起来,不是人!他是一种不动则已,一动惊人!他甚至想将长生笛的术法修炼熟透之后,方才将那长生笛,面向人世。

    “你们知道吗?这一次的万剑锋之行,那可真的叫一个爽啊!逸尘宗主与北峰峰主大打出手,与东峰峰主大打出手!”

    在集市的某一处,正有一个神色带着兴奋之人,此刻高声说着。在他的身边,围着一些带着好奇的西峰修士,正神色关注,洗耳恭听。

    “结果你们肯定想不到!”这诉说着的修士此刻脸庞有着浓郁的振奋之色,脑海中回荡着今日所发生的一幕,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似乎还沉浸在今日大快人心的一幕。

    “怎么了?怎么了?”

    此人倒是很会吊胃口,说到一半时,竟不再言语下去,引得这周围修士一个个迫不及待的问道。

    “结果……逸尘宗主一招就将东峰峰主击退!”

    “哇……这么厉害!”

    此人的话语,引得周围修士哗然一片,完全没有想到逸尘的修为会在东峰峰主之上,因为他们都非常清楚,西峰是四峰中垫底的,在以往他们看来,逸尘宗主的修为也不如其他峰主。但在这一刻,他们又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知道为何西峰没有受到其它三峰的霸占。

    “还有你们更想不到的。”此人说着,又顿了一下。

    “快说啊,有什么我们想不到的,别吊胃口了。”

    “是啊,赶紧说。”

    这一停顿下之后,立刻引起了‘公愤’。

    此人做了一个打住的姿势,道:“你们别急嘛,容我平复一下此刻我内心激动的心情。”

    “你们可不知道了,连北峰峰主北太玄,竟然也不是逸尘宗主的对手!”

    “你吹嘘吧,北峰峰主竟会不是逸尘宗主的对手。”

    不少人开始质疑此人的话语,毕竟北峰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不可超越的存在。

    “我证明,他说的是真的。”就在这时,在这些人群之外,传出一句声音,让这些人一个个下意识的望去,看见了一个约莫三十左右的修士,齐齐抱拳一拜道:“无烟师姐。”

    无烟,云崖轩弟子,修为聚气八重,在云崖轩也算是一个有地位之人,不算美艳,但却极为高冷。平时以严肃待人,从不说谎,也最恨别人说谎,更不会夸大其词。

    无烟继续说道:“这一次的万剑锋之行,我们西峰的确收获不少,后山雷啸获得了红缨长枪。”

    无烟的话语,让得众人哗然一片,道:“那北太玄且不是气愤极了?东皇子是不是很不甘?南旭阳是否无言以对?”

    无烟的神色一如既往,依旧是那般严肃的神色,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们这一切都是真的。”

    无烟说完,离开了人群外面,径直的望集市的深处走去。

    随着无烟离去,这些人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之前说话的修士身上,在他们看来,让他们更为期待的,是北太玄等人那般难看的神色。毕竟平日那北太玄把西峰的弟子贬得一文不值,对于北太玄,他们早已恨之入骨。如今雷啸算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

    “北太玄当时的神色,简直可以用千变万化来形容。”

    “还有东皇子呢,东皇子平时也看不起我们西峰弟子的……”

    “对,南旭阳,南旭阳那墙头草呢,这一次靠在那边?”

    ……

    一群人的议论声渐行渐远。此刻在西峰次南门中,云篆神色带着讶异,对于后山今日的表现,他不得不佩服,觉得这后山果然有其不同之处,内心深处,也在暗示自己,日后对后山,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微妙。

    至于天坛宗,魂玄机不但没有丝毫的兴奋,反倒是内心不是滋味,极为难受。他对后山恨之入骨,这一次后山取得如此成就,让他觉得自己门下弟子更不如后山。数息之后,他面带不甘,化为长虹消失在天坛宗内,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在魂玄机疾驰出去之后,在西峰山峰的某一处,逸尘微蹙着眉头,悄无声息的尾随在魂玄机的身后,直到看见魂玄机向着北峰的所在疾驰,逸尘方才站在远处,眼中流露出遗憾之色,沉吟道:“没有想到,内奸竟然是你……”

    同样是在这个时候,在南山汉城之中,张员外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张小胖的母亲在店内打理着生意,每一个客户进来,她脸上都洋溢着得意之色,道:“你们可不知道,我儿子在西峰修为到聚气五重了。”

    不少人听到之后,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在这之前,他们觉得张小胖就是一个纨绔弟子,没有想到进入西峰之后,会发生这般变化。

    望着这些人眼中露出了羡慕之色,张夫人又继续说道:“但是,相比较他那些师兄,却又微不足道。你们可不知道,他的两个师兄,年纪与他相仿,一名叫雷啸,一名叫莫一鸣,这两人的修为,竟然到了聚气九重!是西峰天骄!”

    张夫人的话语,引得众人一片哗然,开始露出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话语:“难怪小胖的修为会增进得这么快,原来是有两个天才师兄照顾。”

    “当然了,小胖在那里,还真是多亏那些师兄的照顾。”张夫人并没有否认张小胖的修为,与莫一鸣和雷啸有着密切的关联。

    张小胖、雷啸、莫一鸣这三个人的名字,一传十,十传百的快速在汉城传开。

    本认为莫一鸣与钱进财的纠葛就此烟消云散。但随着莫一鸣三个人再次出现,一些心机之人,顿时开始快马加鞭的向着阳城飞驰而去。

    此刻在这阳城之中,钱府因没有了资金储备,大不如以前。其府内之人,该走的走,该散的散。

    这些时日,钱进财一直没有莫一鸣的音讯,对莫一鸣的恨日积月累,越来越浓,整日坐在钱府内,披头散发。

    期间也试着重整钱府,但因没了资金,大部分的合作伙伴都已离他远去。至此,钱府的商店倒闭了不少,如此下去,钱府迟早要破产。即便是南明城,对钱府的关注程度,也大不如以前。

    两天之后,有一身着朴素之人,冲冲来到钱府,神色带着兴奋,见到钱进财之后,迫不及待的说道:“钱员外,我知道莫一鸣在哪了。”

    闻言,钱进场的身形一颤,猛地站了起来,怒气滔天,立刻追问道:“快说!”

    此人说道:“他就在西峰!”

    钱进财的眼睛微眯,咬紧牙关,道:“怪不得这么久都没有他的音讯,原来他一直躲在西峰!”

    此人颤声开口,道:“钱员外……赏金的事……”

    钱进财微微一笑,但笑容却没有丝毫的友善,反倒是露出了狡黠,让人望去之后不寒而栗。

    此人似乎推测出了什么,正欲求饶,却看见钱进财伸出五指,一股修为之力从掌内发出,将其身子束缚而住。

    钱进财现在的神色看去就如同一个恶魔:“赏金?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赏金吗!”

    钱进财咆哮一声,五指一抓时,此人的身子便砰的一声,直接爆开。

    “莫一鸣,我要杀了你!”

    他目光投向外面,怒吼一声吼,身子一化间,带着呼啸之声,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西峰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