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太玄本欲继续讥讽,可是当莫一鸣等人忽然出现,她欲言又止,神色尴尬无比。特别是看到雷啸手中的红缨长枪,感受着那红缨长枪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时,目光不由自主的锁定在那长枪之上,尴尬之下难掩不甘之色。

    连南旭阳也将目光锁定在雷啸手中的红缨长枪之上,对于这把武器,他当年也是耗费了不少心血。他如何也想不通,他也算当年的天骄之一,为何自己就不能获得红缨长枪呢,反倒是这个胖得不能再胖的雷啸获得。

    东皇子的眼睛微眯,相比较其他人来说,他倒是更加注意雷啸本人,而并非他手中红缨长枪。他忽然觉得,这个自己无法看好的雷啸,到底有何奇异之处,何德何能,而获得这把令人垂涎的红缨长枪。

    众人都是目光都紧紧的锁定在雷啸手中的红缨长枪上,其眼神中露出了强烈的羡慕嫉妒之色。虽然之前他们已经知道红缨长枪就是雷啸获得,但是,当这红缨长枪再次出现在他们眼帘之时,他们内心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振奋之感。

    “果然是雷啸获得红缨长枪!”

    “这红缨长枪,果然与众不同,仅仅是望之,便感不凡之感。”

    “当初我进入万剑峰之时,也试着去夺取这把红缨长枪,但临近时却感觉到了抵触之感。我还认为这红缨长枪与那长生笛一般,会永远沉眠在万剑峰之内。”

    “那气息,那身段,那光芒,即便棒极了!”

    一个个羡慕的声音,汇聚成一片之后,竟化为了惊呼,落入雷啸耳中时,顿时使他内心有一种愉悦之感。

    连许久没有说话的逸尘,在此刻也是上前拍了拍雷啸的肩膀,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微笑着说道:“没有想到,这红缨长枪连北峰弟子都没有得到,竟然被你得到。”

    逸尘的声音,故意的放大,落入北太玄的耳中,使北太玄的身子微微一颤,神色变得更加难看,她非常清楚,逸尘之所以如此说,正是在讥讽自己。

    雷啸嘟了嘟嘴,道:“宗主是不看好我雷啸了?”

    逸尘一笑,道:“当然不是,只是这红缨长枪一直被他人觊觎已久,此番被你获得,难免会让别人眼红,我是叫你收敛点,别让别人红瞎了眼珠。”

    众人一笑,笑声如针刺一般,扎入她的内心,使得她有一种无法言语出来的痛。

    南旭阳脸色极为尴尬,此番知道北太玄被逸尘如此讥讽,心知逸尘也将自己讥讽之内,可此次万剑峰之行,这西峰弟子的表现,的确碾压了他们之前所有的气势,他没有反驳的资本,更不会再次扮演小丑。

    北太玄咬了咬牙关,脸庞有些抽动,身子有无形修为之力波动,恶狠狠的看向逸尘,一场战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起。

    “你再说谁呢?”北太玄沉喝一声。

    逸尘根本不会惧怕北太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之前一直对北太玄彬彬有礼,客气有加,完全是顾及同门之情,并非是觉得自己门下弟子不如对方。而逸尘原以为这些人会有所变化,但没有想到会变本加厉。所以从今往后,他不会再对这三人客气。

    故而在北太玄修为之力波动间,逸尘怒视了一眼北太玄,这一眼怒视后,立刻让北太玄眼中的愤怒少了许多,反倒化为了一种骇然。在这之前,她与逸尘交过手,知道自己与逸尘修为的差距。

    所以她即便极为生气,但也不至于蠢到继续与逸尘交手。那样她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今非昔比,现在的逸尘已不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柔弱书生!

    “你觉得我逸尘是在说谁,那便说谁!”逸尘冷声开口。

    北太玄怒气滔天,脸色难看至极,她盯着逸尘,但始终没有出手,仅仅是那目光的对视间,她竟在恍惚之间,惧怕逸尘。

    “咻!”

    与此同时,一道长虹从天而降,落入逸尘的面前,化为无恒的身子。

    无恒手中啃食着鸡腿,一脸油光,发丝蓬乱,但却散发着一股清香,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洗头,只是还未梳理。

    醉美燕闻着这股清香,不由得问道:“无恒师尊,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无恒得意的用另一只手撩了撩发丝,道:“怎么样,香吧,大虎给我调理的,说是‘飘得香’!”

    “的确飘得很香!不过你吃的东西,更香!”张小胖吃货的心理在作祟,已顾不得此刻还有几个峰主正看向这里。

    无恒点了点头,道:“当然很香,这是今天我特意给你们准备的,特别的爱,当然要给特别的你们!”

    无恒说完,从百川袋内取出了一些鸡腿,递给了张小胖,然后又递给了谢无常、醉美燕、雷啸。最后递给莫一鸣时,拍了拍莫一鸣的肩膀,顿时有灰尘溅起,无恒心疼的说道:“小鸣鸣,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搞得满身是灰,就你最瘦了,你要多吃点,免得成天被这些胖子欺负。”

    莫一鸣已顾不得形象,接过鸡腿就大口的啃食起来。

    不远处这些弟子望着这一幕,不由得心中有暖流荡漾开来。无恒在他们心中一直是天性好玩之人的,但却对这后山之人百般呵护,如同家人一般陪伴,让他们这些常年不见父母之人,竟一时间觉得无比的羡慕。在这一刻,他们忽然觉得无恒竟如父辈,反倒会让他们觉得尊重。

    但并非是所有人都如此认为,此刻南旭阳与东皇子望着无恒,眼中满是嘲笑之色,在他们看来,无恒的确玩世不恭,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这么多弟子在此,也不顾及顾及形象。”东皇子冷哼一声。

    北太玄的目光也从逸尘身上移开,也是鄙视的看向无恒,道:“为人师表,就不能有点师辈的模样。”

    南旭阳倒是没有说话,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也如这两人一般。只是相比较这两人来说,他的‘胆魄’着实要下许多。

    无恒就不比逸尘,逸尘说话或许还会给别人留点颜面,但无恒不会,他才不管对方是什么人。

    于是他装着好奇的打量了北太玄与东皇子一般,吱着嘴说道:“我还认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两个不孝弟子啊。怎么,我西峰什么时候欢迎你们来了?不过是什么事情惹得你如此愤怒?”

    无恒忽然注意道,这一次北太玄弟子与以往不同。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雷啸手中的红缨长枪,如恍然大悟一般,道:“哦,我知道了,原来这红缨长枪被我小啸啸获得了,没被你们北峰获得,所以你们羡慕嫉妒恨!是不是,哈哈!”

    无恒得意的笑容,落入北太玄与东皇子的耳中,不由得使这两人的身子再次一颤。

    北太玄尽可能的掩饰着内心的不甘,道:“我北太玄的心胸没有那么狭隘。”

    无恒一笑,笑容中满是取笑讥嘲之色,道:“是吗?那是什么让你如此气愤?是什么让你红了眼珠?是什么让你此刻有修为之力波动?告诉师尊,师尊给你出头。”

    北太玄被无恒的话语,问道有些哑口无言。知道若继续待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甩了甩衣袖,她带着北峰的弟子正欲离去之时,忽然顿住脚步看向逸尘,道:“你说你会遵守宗门规矩,此话当着这些弟子面前所说,定不会食言?”

    逸尘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不会食言。”

    “很好,既然如此,那修为比拼依旧会进行,你给我记着,逸尘,今日之耻,来年修为比拼之时,我北太玄,定会要回来!”

    “恭候!”

    北太玄冷哼一声,一步踏入虚空,带着门内弟子,化为长虹疾驰而出。

    与此同时,南旭阳也带着自己的弟子向着南边疾驰。东皇子在离去之时,下意识的看了看莫一鸣,这一目光的投向,竟让莫一鸣感觉到了内心有震颤之感。这种感觉就好比是一种威胁。他知道莫一鸣获得了长生笛,可自始至终,莫一鸣始终没有拿出长生笛。

    对于长生笛,东皇子觊觎已久,他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