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龙看着北太玄得意的神色,不由得身形颤抖,颤声开口:“忘忧子师兄他……”

    李龙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大多看到他神色,听到他声音的人,都大致能推测出一些什么。

    北太玄得意的神色变得极为难看,即便是想奉承北太玄的南旭阳,此刻也是欲言又止,原本奉承的神色也变得尴尬起来。

    北太玄怒吼一声:“说,忘忧子怎么了。”

    被北太玄如此一吼,李龙直接被吓跪在了地上,道:“师兄他在万剑峰内,坠落深渊,身亡了!”

    李龙的话语,让得北太玄的身子蓦然的颤了一下,整个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逸尘,见得逸尘的嘴角似笑非笑。这般神色,让她内心很不是滋味。

    “那如此说来,那红缨长枪不是你忘忧师兄拾得。定是杨阳拾得了?”北太玄口中的杨阳,也是北峰聚气天骄之一。

    这一次的万剑峰之行,除了忘忧子之外,这名为杨阳之人,正是北太玄最为看重的弟子。

    南旭阳并没有继续说话,他怕接下来的话语会让气氛再度尴尬,特别是他看到了李龙摇头的瞬间,一时间竟不敢直视北太玄的所在。

    北太玄的神色极为难看,继续说道:“那你风师兄?柳师兄?还是宁师兄?”

    北太玄的内心极不平衡,她觉得唯有北峰的弟子,才配获得那红缨长枪。

    但这一连串的话语,迎来的却是李龙频频摇头。

    “那究竟是谁获得?”北太玄的声音,带着极度不甘。

    李龙急忙说道:“是雷啸获得。”

    不得不说,当雷啸二字落入北太玄耳中之时,她的身子直接退去了两步,神色显得有些呆滞。即便是东皇子那里也是身子微颤了一下,纵然从雷啸的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的天骄成分,但的确是雷啸获得了红缨长枪。

    即便是南旭阳那里,也是不由得神色大变,他下意识的看了看逸尘,看得逸尘此刻得意的神色,虽未说话,但却给了他一个无形的响亮耳光,他忽然觉得,之前对北太玄那般的奉承,在此刻看来,竟是如此的滑稽。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巴不得马上消失在纵人视线之内。

    不远处那些围观的修士,一个个神色露出得意,当听到雷啸二字之时,他们内心有着莫名的振奋。在以往的万剑峰之行,里面稍微好点的兵器,都是其它峰带走。甚至这些峰主以此来对西峰的弟子百般讽刺。这一次的万剑峰之行,他们觊觎已久的红缨长枪竟然被西峰弟子获得,如此一来,这些弟子倒是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以至于现在略带欢呼的议论声,其音量比之前大了许多。

    “哈哈,我就说嘛,那红缨长枪就是咱们西峰雷啸获得。”

    “怎么样,我之前没有说错吧,论身材,唯有雷啸才像将士之人,其余的人,怎能与我们西峰雷啸相比呢?”

    “雷啸不愧是西峰天骄啊。”

    “哈哈,没有想到,我西峰之人,也有出人意料的一面,如此一来,看别的峰如何在我西峰,耀武扬威!”

    众人议论欢呼的声音,一字一句的,清清楚楚落入北太玄、南旭阳、东皇子耳中,使得他们一个个神色难看至极。

    虽未直接言语是说他们三人,但他们都能听出这话语中的语气,正是说给他们三人听的。

    一个个弟子不断从这万剑峰内飞出,北太玄目光仅仅的锁定在这万剑峰的入口上,虽然不敢承认的确是雷啸获得了红缨长枪,但是她还是在潜意识间,想看看这名为雷啸之人,究竟是何德何能,能获得这般与众不同的武器。

    在这万剑峰的入口处,此刻如同被毁灭之力搅动一般,正有呼啸之声发出,甚至在这呼啸之声下,一道道风刃飞出后,消散于虚空之中。在这些风刃消失之后,一股浑厚的混沌起来,带着轰隆之声,似要将这一切吞噬。使得这入口看去,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层层波动。

    所有人都知道,这万剑峰,现在正在快速的消失。

    在这一刻,并没有人知道,为何这万剑峰此次,发生这般异常。

    北太玄并没有开口,她已不敢继续问下去。她怕接下来问的话语,会让自己再次陷入一场尴尬的局面。她仿佛能推测出发生了什么,但北峰的弟子,之前以被她问了一个遍。她很清楚,若这般变化是因那长生笛而起,那么之前李龙的回答,就不会如此惊恐。

    南旭阳与东皇子也是站在那里,并没有言语。他们也是目望着正在消失的万剑峰,甚至与北太玄一样,似乎能推测此刻万剑峰的异常,就是因那长生笛引起。但那红缨长枪既然已经被雷啸获得,这一次的万剑峰之行,也因此让他们对峰内弟子一个个感到怀疑。虽然他们很希望那长生笛是门内弟子获得,但是他们不敢确定,究竟是不是起门下弟子获得。因为现在的西峰,与以往已截然不同。

    特别是东皇子那里特别清楚,任何谣言都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昨夜与逸尘说起了莫一鸣的修为,但逸尘并没有承认。只是从逸尘那短暂的迟疑中,东皇子能推测出一些什么。

    更主要的是,之前莫一鸣还未踏入万剑峰之时,东皇子对莫一鸣就有了一个小小的考验。他很清楚,若是一般的聚气修士,在他那般修为之力的束缚下,不死也要断其筋骨。可是,莫一鸣紧紧是涌现出痛苦的神色而已,身子并未任何的变化。这点让他对莫一鸣的身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甚至在这怀疑之下,他觉得万剑峰现在的异动,与莫一鸣似乎有着一种不可避免的联系。

    逸尘根本不用多说,仅仅是让他们继续去议论,去不甘,他似乎知道这一次万剑峰之行的结果。所以至始至终,他都没有与这三人去争论,就如北太玄所说,拿实力来说。

    对于雷啸与莫一鸣,他有足够的自信!

    北太玄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她望着这万剑峰出来的弟子,此行除了忘忧子死于万剑峰之内,其余的弟子都已经出来,甚至南峰、东峰的弟子也都出来,还有一部分西峰的弟子也已经出来。

    她忽然察觉到,还有那几个胖子和莫一鸣,并没有出来。

    而现在的万剑峰,也正在快速的消失,她非常清楚,若是万剑峰消失,意味着那几人,也会命丧万剑峰之内。

    在这一刻,她内心忽然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在这巨大的混沌漩涡之中,除了那呼啸之声,里面山峰垮塌的声音,带着轰隆雷鸣,不断的发出。甚至有一些尘灰,从这入口之内散了出来。而现在依旧不见莫一鸣的身影。

    数息的时间,这万剑峰的入口,竟然变得越来越小。北太玄知道,只要这万剑峰的入口消失,意味着莫一鸣等人永远也不可能出来。

    而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似乎所有的人都已注意到,雷啸、莫一鸣他们并未出来。

    即便是逸尘,此刻也显得有些担忧,他的神色有了轻微的变化,但即便这变化极为微妙,但依然被北太玄眼角的余光扑捉到。

    在北太玄看来,莫一鸣他们肯定是在这万剑峰的垮塌中,身亡!

    于是她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开口说道:“即便是获得红缨长枪那又如何,即便是获得长生笛又怎么样?有命而得,但却无福消受,真是悲哀。”

    北太玄的声音,故意的放大很大,落入每一个人都耳中,让他们一个个内心的担忧,变得更加强烈。

    “咻!”“咻!”“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万剑峰入口即将消失的一瞬,数个身影从这万剑峰的入口一步踏出,风尘仆仆,正是莫一鸣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