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这龙吟之声惊天动地,仰天长啸之时,天空黑云顿时滚动开来,甚至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这缺口之内渗出了一道红色的霞光,蓦然的云集在这龙雕之上,龙雕如接受着一种快速的洗礼,眨眼的功夫,这龙雕上的测验碑,忽然砰的一声炸响开来。

    而与此同时,这龙雕之上石块,砰的一声飞溅开来。一条红色的飞龙幻影,竟然在这石块的飞溅中,冲向了天空,从那乌云的缺口内,瞬间消失。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那万剑峰的说在,数把武器带着呼啸之声从那万剑峰的出口,齐齐飞出后,向着南山的各个角落疾驰而去。

    “这……难不成真的长生笛被人夺取了?”

    事实上,在这之前,南旭阳就有所猜测,这天空的异象与那长生笛有关,此刻这无数兵器不断飞出,让他们内心更为震撼。他睁大了眼睛,望着这些武器飞去,竟忘了去拾取这些兵器。

    东皇子伸手对着其中一把绿色的利剑蓦然一抓,但这一抓之下,强劲的呼啸之力,如风刃一般,从他指尖划过,将他的指尖,顿时划出了一口伤口。

    即便是一直觉得不可能获得长生笛的北太玄,在这一刻,内心也是有了动摇,她隐约觉得,那长生笛,的确也会如其它兵器一般,有自己想追随的主人。但纵然如此,从她内心来说,这获得长生笛之人,定是她北峰之人。因为在她看来,唯有北峰天骄之子,才配拥有长生笛!

    逸尘并没有说话,更没有沉吟,但他内心很确定,这万剑峰正在消失。

    “轰隆隆!”

    与此同时,这万剑峰,当那数把兵器飞出后,峰上大石开始滚落,发出轰隆声响,溅起阵阵尘土。

    而在每一个出口之内,那些风刃也开始呼啸而出,那一浑厚的气息涌集时,与这尘土交融在一起,使得整个万剑峰,此刻望去时如同混沌状态,又好似蕴含了古老气息,令人望之不由得心生敬畏。

    整个南山,此刻也是开始剧烈的颤抖,即便是西峰之上,也有大石开始滚落,在这大地的摇晃中,如同地震一般。

    “地震了!”

    远处的村庄,一名妇女开始嘶叫,她手中还抱着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此刻这婴儿正嘤嘤哭泣。

    她蓦然的冲出木屋,找到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在这平坦的地方,已站着了不少村名。有的衣衫不整,有的光着脚板,甚至有的,刚从地里回来,还未来得及清洗脸上尘灰和手上的恶臭之味。

    “轰隆隆!”

    他们的耳海内,随着大石滚动的声音,正在轰鸣回荡,甚至在他们的注视下,大地正被撕裂着,出现了一条裂缝。

    几乎所有会飞行之术的修士,在这一刻,也下意识的飞上天空。但这虚空也仿若受到了这大地震动之力的影响,即便是站在半空之中,身子也是左右摇摆。

    至于南旭阳、东皇子、北太玄和逸尘四人,却是稳稳的站在原地,已他们的修为之力,在这震动中,能稳住自己的身子,并非是一件难事。

    一名南峰弟子赫然从这万剑峰的出口跳出,在跳出的一刻,他脸上带着惊恐与欣喜,很是复杂。

    欣喜的是这一次的万剑峰之行,使得他获得了自己心仪的兵器,但惊恐的是,这万剑峰发生的一切,让他后怕无比。若非是自己跑得快,恐怕已经葬身于万剑峰之内。

    与此同时,一个个修士不断的从万剑峰之内踏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天空云集的乌云正快速四处的散开,大地的震动也渐渐的平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也从这天空中移开后,回到了这万剑峰入口的所在。

    这万剑峰的入口在这时,也开始有了变化,那阵阵平静的气息开始滚动,如同巨型的漩涡,又好似一张无形的大口,仿佛具有吞噬之力一般,要将这一切吞噬。

    南旭阳的神色显得极为的凝重,他很清楚,这一天过后,万剑峰将不复存在。

    所有人都注视在这里,他们很想知道,那红缨长枪究竟是被何人获得。之前出现的一切异象,是不是与那长生笛,有着直接的关系!

    嗡的一声,一名北峰修士蓦然的从这出口,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在踏出万剑峰的一瞬,他拍了拍胸口,试着尽可能的平息内心后怕。

    北太玄眼神一亮,竟然露出了得意之色。她一眼就将此人认出,此人是北峰李龙,修为聚气九重,也能与天骄并肩。特别是他手中握着的白色利剑,竟有淡淡气息缭绕,一看就是不俗之物。

    “李龙!”北太玄开口,使得李龙的身子赫然一颤,很显然平时北太玄在他们的面前,是有多么的可怕。

    李龙回应了一声:“师父。”

    北太玄的神色故作平淡,但却难掩他神色中露出的得意,道:“这万剑峰之内,发生了什么?”

    李龙道:“这万剑峰正在倒塌。”

    事实上,北太玄当然知道这万剑峰正在倒塌,她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是给她接下来的话,做一个铺垫,让别人听上去,只是那么随意的一说。

    “之前也有异常发生,想必是那红缨长枪,被你忘忧子获得了吧。”北太玄的声音,虽然故意说得很随意,但却让人听上去之后,一个个心生妒忌。

    即便是一直想巴结北太玄的南旭阳也是如此。他虽然很想让门内弟子获得与众不同的武器,以此来让自己脸上添点光彩,但现在他南峰弟子无论是天资还是悟性,和北峰都不是一个层次的。所以他也只能讨好北太玄,让北太玄平日,不要对他南峰,过多的针对。

    而事实上从他内心来说,他并不能确定那红缨长枪是忘忧子获得,因为这一次万剑峰之行,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天骄,那就是雷啸。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做出一副就是忘忧子获得红缨长枪的模样,道:“北师姐有什么担忧的,那红缨长枪不是忘忧子获得,还能有谁获得。”

    听得南旭阳的话语,北太玄脸上的得意更浓,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逸尘的所在。似乎想从逸尘的脸上,看到那嫉妒之色,对于她来说,将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可是李龙接下来的话语,却让她蓦然的陷入了一场尴尬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