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整个万剑峰,在这数道光柱冲出山洞的一刻起,如脱离了禁制与束缚一般,颤抖中发出剧烈的响声。

    与此同时,在这万剑峰的入口处,那数道光柱忽然冲去,其带出来的冲击之力,让得入口之处的逸尘其身子齐齐倒退去。

    一个个神色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咻!”“咻!”“咻!”

    这数道光柱冲出万剑峰入口之时,蓦然的向着天幕激荡而出。其速度之快,几乎就在眨眼的时间,就与那滚动的乌云激荡在一起。

    “砰!”“砰!”“砰!”

    也就是在这一刻,这些光幕激荡在滚动云层的一瞬,整个天地如同爆炸一般,炸响之声回荡,在那撞击之处,更有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向上冲击,似乎要冲破这天空的束缚。

    这些炸响之声从未有过,惊得每一个听到之人,不由心神颤抖,讶异的望着天空。

    这一刻,他们终于能清楚的知道,这并非是大雨来临的前奏!

    整片南山,在这一天,注定不能平静。

    南旭阳站在那里,脸庞正在抽动,神色中涌现出从未有过的震撼,在这光柱冲出的一瞬,那股巨大的冲击之力,使得他后退间,不由得目光随着这光柱回到了天空,待这光柱消失之时,他目光下意识的回到了这万剑峰的入口处,似乎推测出了什么。

    即便不善言语,自傲的东皇子,在这一刻,神色也是涌出了难掩的震撼之色,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这万剑峰的入口中,似乎正在担忧着什么,又好似在惧怕着什么。

    还有西峰之最,北峰北太玄,此刻不满皱纹的脸庞也彷如皮肤绷得很紧,她目望着那万剑峰的入口,不由得嘴唇在抽动,她仿佛推测出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难不成那长生笛被……”

    北太玄并没有说完,因为在她看来,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修士,能从那万剑峰中,取出长生笛。

    当年的师祖师尊,甚至创始人都不能,更不用说现在这些修为并不算高的修士。

    还有成缘碧与青玄,站在原地,如呆滞得不敢动,他们望着那万剑峰的入口,对于此刻万剑峰冲出的光柱,在这之前,他们从未见到过。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甚至并不敢去推测,这万剑峰,发生了什么。

    这天空的异常,终究是惊到了南山的所有人,他们一个个都觉得这将会是一场毁灭性的爆炸。仿佛南山从此就要消失。

    连那些有修为天赋的修士都惊得一个个逃窜,更别说那些没有丝毫修炼天赋的凡人。

    此刻在那大山深处,有那么一个正在进行着某一场祭祀的部落。纵然是初春化雪最冷之时,但他们一个个穿着半裸的奇异服饰,那服饰仿佛是由某一异兽的皮毛缝制而成,纹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两样。

    此刻在这部落的中间,有一巨大的木台,那木台之上有一架立起来的火炉,火炉中的火焰冲天而上,足有五米之高。若非是能看见他们脸上虔诚的神色,还真会觉得他们正在进行着一场狂欢的篝火盛宴。

    此刻在这火炉的一旁,正有一名极为壮实的男子,这男子脸上画着奇异的纹路,头上缠着一条乌黑的布带,这布带上插着一片五彩的羽毛,颜色看去很是鲜艳。

    此刻在这石台的周围,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些人有老妪,有老者,有中年男女,也有少年儿童。但他们的脸仿佛很久都没有洗过,看去极为黑黝,但又仿佛是被烈日暴嗮多年的原因,总之,在这之前,那石台上的人,正握着一把法杖,对着天空祈祷着什么,嘴中默念着,眼神紧闭。

    但在这一刻,他猛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天空的异象,不由得脸庞有了颤抖,蓦然的跪地一拜,对着天空,露出前所未有的虔诚,道:“神啊……救救我们乌蛮部落吧。”

    与此同时,在这木台的下方,众人齐齐跪地,对着天空虔诚一拜,道:“神啊……赐我们雨水吧。”

    与此同时,南山之内的河流开始翻滚,那正在打渔的各个船夫,惊得连连收网回家。认为那河中有巨大的水怪出现,才会引起天空的异常。

    南明城的所在,即便是那些正在巡逻的卫兵,此刻也是一个个抬头望向了天空,望着这惊人的一幕,一个个心神有了摇动,甚至在潜意识间,多捍卫南明城的决心,有了动摇。

    在这个时候,在这南明城最为繁华之处,那最高的一栋楼,在那楼顶上,正有一个身着华丽的中年男子,此人头上丝带由金丝与古玉交错而成。发丝乌黑,随着微风飘动,脚上穿着闪光鞋子,面貌看去极为淡漠,看不出恶意,但又看不出善意,他负手而立站在天空,光是站在那里,就会让人顿感一阵强大得无法接近之感,就会让人觉得,一种莫名的敬畏。

    此人,就是南明城主!

    这天空中诡异的一幕,纵然是一向蔑视一切的南明城主,也有了神色的变化,但相比较其他修士来说,他脸上神色的变化,算是比较轻描淡写。

    “之前那光柱出现的地方,是西峰所在。”

    纵然距离很遥远,但以南明城主的修为,他并不难推测出那光柱出现的地方,正是西峰所在。

    “四峰之中,出现得最早的,是西峰,其余三峰是西峰分支出去,虽然这些年,西峰有所没落,但是毋庸置疑的一点,就是西峰始终有它发源的原因……这光柱并非是那一道传承之力出现,只是为何会出现这般异象。”

    虽然南明城主能推测出一些东西,但是对这异象的出现,他并不能推测出来。

    不得不说的是,西峰峰主逸尘。

    逸尘退去之后,脸庞也如其他人一样,有所颤抖。但他的内心更多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激动。

    他在西峰多年,甚至从师祖口中得知一些别人并不得知的事情,他清楚的记得,师祖的师祖曾经给师祖说过,创始人预言,若那长生笛脱离万剑峰,应会引起天地变化。

    而现在这一幕,似乎就印证了这一个预言!

    在这之前,自从莫一鸣来了西峰之后,这西峰变化太多,首先是莫一鸣引起了他的注意,其次是师祖吩咐他保证莫一鸣安全。这一切,让他对莫一鸣的身世感到好奇与神秘。更主要的是,在踏入万剑峰之时,他觉得莫一鸣会讲那长生笛带出来。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加强烈!

    直到这个时候,他心跳的声音,大的甚至他都不敢相信。

    而在这万剑峰之内,山洞之外的雷啸、醉美燕,还有所有修士,一个个身子在这震动中,竟开始了摇动,无法站稳。

    一些修士已顾不得这一幕为何会这样异常,更不会去思索莫一鸣是不是获得了长生笛。他们只知道,若是现在这万剑峰倒塌或是消失,对他们而言,将意味他们也会死去。于是他们一个个回到了各自来的洞口,踏入后,迅速返程!

    但雷啸、谢无常、张小胖、醉美燕四人则是此刻手牵着手齐心协力,努力的站稳。正等待着莫一鸣的出来。

    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不会多想的张小胖在这一刻都仿若知道发生了什么。这般异动,让他们一个个都非常清楚,莫一鸣定然是获得了那长生笛。

    那长生笛本就是镇峰至之宝,脱离后,自然是会引起万剑峰的异动。

    只是现在的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万剑峰的外面,也正在发生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

    但纵然如此,虽然他们一个个内心有着激动,但脸庞上还是有所担忧,因为他们与其他修士一般,也同样清楚这若这万剑峰消失后,将会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正快速的往山洞外跑,正是莫一鸣。

    嗡的一声。

    莫一鸣越过血幕,手握着长生笛,看着雷啸等人,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们诉说之前发生的一切,直接说道:“走!”

    就在这个时候,在这万剑峰上的万把兵器,开始在山峰上剧烈的颤抖,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脱离万剑峰的束缚。

    果不其然,当莫一鸣领着雷啸等人向前跑过之时,这万剑峰之上,一把蓝色的利剑,忽然发出嘶鸣一声,咻的一声脱离了万剑峰的束缚,在这血幕之下,带着剑光开始盘旋。这一盘旋之下,仿若能引起万剑峰所有兵器的共鸣,使得这万剑峰上的其它兵器,发出了更为躁动的颤抖!

    “咻!”“咻!”“咻!”

    仅仅是数息的功夫,这万剑峰的所有兵器,在这一刻,全部都脱离了万剑峰的束缚,带着阵阵霞光,在这血幕之下开始肆意的穿梭。形成一场罕见的兵器之雨。

    而这些兵器,却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血幕之下穿梭后,忽然各自向着这万剑峰的出口疾驰而出。

    “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西峰那测验碑的所在,那一条雕刻而成的巨龙,此刻发现发出一声剧烈的炸响之后,竟仰天发出了一声惊天的龙吟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