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惊得莫一鸣瞪大眼睛,往后一退间,立刻跳出了这太月图腾之外。

    在这一刻,他已经没有闲暇时间去思考这太月图腾与那太月之术有什么联系。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这太月图腾之上,看着那血液正快速的流淌到每一个地方。

    “怎么回事。”

    虽然莫一鸣的血液依旧在翻腾,但此刻他内心更多的是惊叹,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血液为何会出现这般状况,但他很清楚一点,自己与这太月二字,肯定有着必然的联系。

    外面的修士,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更不可能知道这山洞之内,正发生着惊天的变化。

    没有人注意到,在这血液顺着太月图腾流淌之时,这南山的整片天空,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异常。

    首先是乌云开始快速的云集,将明亮的天空,瞬间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更有闪电雷鸣交错,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奇异的图案。

    没有人知道,这图案,就是此刻莫一鸣前方的太月图腾。

    终于,这血液流淌到太月图腾的每一个角落,这地上的图腾,忽然颤抖了一番,一片刺眼的血光忽然的放射出来。

    “嗡!”

    这血光出现立刻笼罩了其它光柱,甚至在这嗡鸣声泛起的一瞬,这图腾竟在地上开始缓缓旋转,如开启某一通道的钥匙一般,正发出轰隆之声。

    咻的一声,这红光冲出了山洞,令洞外的雷啸、醉美燕等人,齐齐的退了一步。

    血光瞬间笼罩了整个万剑峰,令他们一个个露出了诧异与震撼之色,整个万剑峰,此刻被笼罩在血幕之下。

    “这……怎会如此奇异。”雷啸睁开眼睛,眼中满是震撼之色。心中无比担忧,沉吟间猛地踏入山洞。

    可当他接触到山洞的一瞬,身子忽然被弹了回来,在这山洞的外围,竟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血色光幕,这光幕将山洞与整个万剑峰隔绝开来,似形成了一道屏障!

    谢无常的脸庞在颤抖,他望着这万剑峰的血幕,似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毁灭气息,这气息令人敬畏,令人颤抖。但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其内心也带着一种莫名的激动。

    因为这一次,他并没有见到莫一鸣从这山洞之内倒飞出来。

    即便是那些修士,也仿若察觉到了什么一般,一个个神色诧异得无法形容。

    “难不成那莫一鸣,真的得到了长生笛?”

    “怎么会发生现在这一幕,长生笛真的被夺取了?”

    “他做到了!”

    虽然并没有发出言语,但这些修士望着这漫天血幕之时,一个个内心惊叹。

    而与此同时,在这万剑峰之外,那漫天乌云中的闪电,正在错综复杂的交错。雷鸣如同歇斯底里般的怒吼,另一个个听到之人,不由得心颤无比。

    这一次天气的变化,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是天现异象!

    南明城之内,不少在街上摆摊的城民,此刻正快速的收摊,迅速的躲到自己的房内,他们认为,一场从未有过的大雨,或许即将到来。而还很有可能下从未有过的冰雹。

    在南山深处,那些历练的修士,此前正在盘膝而坐,调养身子。在这一刻雷鸣声中,他们一个个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天空,看着那些交错的闪电,这奇异的闪电让他们一个个神色大变,如同感应到了一股毁灭的气息。

    还有此刻在西峰的所有人,一个个也抬头看向了天空。

    南旭阳眉头微皱,道:“这奇异的天象,难不成是谁触犯到了神威?”

    东皇子的神色略微平淡一点,他扫视了一下天空,转瞬后将目光收回,道:“每一次万剑峰开启一段时间后,皆会引起天气一定的变化,这应是开启万剑峰的原因。”

    北太玄神色也显凝重,道:“不过这一次天气的变化,也太奇异了一点。往年万剑峰开启,都不会有这么大的波动。”

    至于逸尘,则是并未言语,但他的目光始终凝聚在那交错的闪电之上,这一看向后,他觉得有似曾相识之感。他脑海中在努力搜索着在什么地方见过。

    在某一瞬间,他的神色有了略微的变化,虽未说话,但内心却有着沉吟:“这闪电的图案,与那长生笛所在的图腾极为相似,之前踏入万剑峰之时,我也觉得这图腾极为奇异,但最终还是无法获得长生笛,究竟是谁,在这万剑峰内,竟能催动这奇异的图腾。”

    成缘碧、青玄等人的目光从这万剑峰的入口上移开,看向了这天空之中,百思不得其解。但纵然如此,他们的身子,在此刻发出了无形的修为之力,在自己的身子周围形成了一个屏障。生怕接下来的大雨,会淋湿他们身上的衣衫。

    魂玄机与云篆并没有来到云崖轩的所在,因为这一次踏入万剑峰的修士,并没有西峰次南门与天坛宗的人。他们各自坐在宗门内,气急败坏。之前嘴口还在念叨着,一定要莫一鸣不得好看,但在这一秒,身形一化间,也飞出了大厅,望着天空异象,不由得讶异起来。

    魂玄机的眉宇紧锁,似察觉出了这天象的异常:“难不成有那个强者,正在突破?”

    魂玄机知道,在化神强者之上,破境为界之后,每一次强者的突破,皆会引起天象异常。

    云篆站在原地神色复杂,他望着这交错的闪电,虽然并不知道这天象为何会如此异常,但他大致能感受得到,这异象之下的毁灭气息!

    只是这一次的天象异常比以往还要奇异,他并不敢确定,究竟是什么样的强者突破,才会出现如此异象。

    而与此同时,在这万剑峰之中,那长生笛的所在之处,这太月图腾升起之时,围绕着长生笛的那数道奇异光柱,此刻忽然在轰隆声中,如脱离了束缚一般,咻的一声飞出后,对着这半空之中的长生笛,开始快速的旋转。

    这旋转极快,霎那间便将长生笛淹没在内。

    莫一鸣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体内血液依旧在翻腾,他下意识的伸出五指,意念输出间,那光芒内的长生笛,这长生笛此刻如同被莫一鸣召唤一般,竟然咻的一声,飞到了他的掌心。

    而与此同时,这长生笛如同经过那光芒的洗礼一般,晶莹剔透!完全没有那腐朽的古老气息,如同新生一般,散发着淡弱的绿色气息。

    “咻!”“咻!”“咻!”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的,那数道奇异的光柱忽然冲出山洞,带着狂暴的毁灭气息,在这血幕之下肆意的穿梭之后,竟然向着那万剑峰的出口呼啸而去。

    而整个万剑峰,在此刻开始——剧烈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