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莫一鸣倒飞出来的速度很快,冲出山洞的一刻,惊得这周围修士齐齐向后退去。

    雷啸似乎之前就有所准备,他已在这山洞的面前做好应对,他很清楚莫一鸣的性格,所在在莫一鸣飞出的一瞬,他一把抓住了莫一鸣,但纵然如此,这强劲的倒飞之力,将他与莫一鸣的身子,同时带飞了出去。

    在倒飞出去的同时,莫一鸣的手臂被划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鲜血径直的往下流。

    醉美燕,谢无常,张小胖三人看得此幕,不由得担心到极致。

    雷啸与莫一鸣下落的同时,雷啸一指手中红缨长枪,猛地插在了这万剑峰之上,两人的身子在空中荡了两圈之后,方才一跃间,回到了石梯之上。

    雷啸还有心有余悸,额头冒出冷汗,道:“我就知道以你性格,会强行夺取那长生笛。”

    莫一鸣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并没有精力去感受手臂传来的痛苦,道:“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长生笛,对我似乎正在召唤。”

    雷啸心有担忧,急忙说道:“这里的武器都极为奇怪,每一把都仿若有摄魂之感,你千万别让其迷了心智。之前那忘忧子就是为此丢了性命,你可千万不能再去冒险了。”

    醉美燕与张小胖,还有谢无常齐齐赶来,先是左右的看了莫一鸣与雷啸一眼,关切的说道:“没什么事吧。”

    雷啸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事,只是以他的倔脾气,他还要去尝试,你们劝劝他吧。”

    “是啊,一鸣,这里的每一把武器都是要认主的,既然不能认主,就不要去强求。没了那长生笛,还有其它的啊。”

    谢无常说着,指了指不远处一把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利剑,继续说道:“你看看那把剑也不错啊,不如你去试试那把剑,是否会认你为主。”

    张小胖道:“你可不能再去尝试了啊,你若死去,日后我拿什么出来炫耀吧。”

    张小胖的话刚落下,顿时被醉美燕拍了一下,凶道:“你这个死胖子,会不会说话呢,不会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那些目望着莫一鸣倒飞出来的数个修士,此刻也是神色讶异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在莫一鸣倒飞出来的一瞬,他们也为之捏了一把冷汗。他们认为莫一鸣会如那忘忧子一般,身子断为两截,坠入深渊。

    好在雷啸及时出现。

    “看来,即便是修为诡异的莫一鸣,也无法得到那长生笛啊。”其中一名修士还未回过神来,说话的声音略有颤抖。

    另一名修士神色讶异间,目光盯在莫一鸣的身上,沉吟道:“这长生笛果然有着他的奇异之处。”

    而在莫一鸣那里,他对着雷啸等人淡笑了一下,内心抉择依旧,那股血液沸腾的感觉依旧存在,道:“我能感觉到那长生笛使我血液有沸腾之感。”

    莫一鸣的话语,让得雷啸等人齐齐身子一怔,深知他说这话意味着什么。

    “太危险了,别去尝试了。”张小胖、谢无常以及醉美燕同时劝说道。

    但雷啸并没有说话,他关切的看着莫一鸣,道:“既已决定,那我们就在山洞外等你,若再次被震飞出来,我们便在外面接住你。只是你得答应我,若你体内血液不再翻腾,那你便放弃夺取长生笛的*。”

    之前在夺取红缨长枪之时,雷啸也有一种血液沸腾的感觉,他隐约觉得,似乎莫一鸣真的能将那长生笛夺取。

    但换句话说,既然莫一鸣已决定,那么他如何相劝,也只能是无济于事。

    那长生笛并非平凡俗物,雷啸也知道此物的难得之处,但既然莫一鸣执意如此,那便让他再试。

    雷啸的话语,让醉美燕等人错愕不已,心底在责怪着雷啸不但不相劝,还如此给莫一鸣加油打气。

    莫一鸣转身向着那山洞继续走去,数息后来到这山洞的面前,目光投向了山洞之中,似看到了那长生笛的所在。

    “这……他是想干什么啊,不要命了?”

    “难道还想尝试?”

    “上一次算幸运的了,但这一次,可能不会那么幸运!”

    在莫一鸣来到山洞面前的一刻,纵人皆是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议论纷纷时,他们都觉得莫一鸣是自不量力。

    莫一鸣并没有去理会,而是在众多异样的目光中,一脚踏入了这山洞之内。

    此刻感受着这风声与气息,莫一鸣觉得是如此的熟悉。而这一次的进入,没走近一步时,莫一鸣的内心都如同被激荡一般,神色振奋间,使得他不由自主的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的莫一鸣,并没有像上一次那么仓促,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而去冒昧的夺取长生笛。

    “此笛据说是远古时期留下,不知出于那个高人之手,但既然他人能让其认主,那么我想,我也能!”

    内心沉吟间,莫一鸣眼中露出强烈的渴望之芒。在他百川袋的豆豆,始终没有说话,他能感受到莫一鸣内心的振奋与激动,这种感觉如与他内心有着共鸣,使得他,也无法言语。

    “我想应该是我的方式不对,那散发着的光柱,那奇异的图腾,还有那图腾之内的图案,究竟是什么!”

    莫一鸣的脑海虽在轰鸣,但有那么一些空隙,让他有了短暂的思索,但即便是思索,他也并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体内那阵血液沸腾的感觉,也能感觉到那长生笛似乎与他有着共鸣,似那长生笛对他有着召唤。这种感觉很强烈清晰,但莫一鸣并不能将其言语出来。

    但他很确信一点,这种召唤并非是如雷啸说的那般迷惑之感,他很确定这种召唤就是一种真正的召唤之力。

    这让莫一鸣在恍惚间甚至觉得,他与这长生笛,似乎有着一定的联系。

    自从豆豆出现之后,这一路走来奇异的变化,让他对自己的身世就有了猜疑。只是这种猜疑此刻并不能解答。他要找到自己的父母后,可能才能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可是,现在他很清楚,自己的修为并不允许他前去寻找父母。

    不一会儿,他便来到这长生笛的所在,这一次来临时,他并没有忙于伸手去抓长生笛,虽然他也能感触到那抵触之感,但这一次他的目光,凝聚在这光柱之下的图腾之上。

    莫一鸣隐约觉得,这长生笛是否能夺取,仿若与这地上图腾有关系。

    莫一鸣微皱着眉头,纵然内心依旧有那一阵强烈得渴望之感,但他这一次必须得保持足够的耐心与冷静。

    他的目光凝聚在这图腾之上,竟可能的认出这图腾之上是什么东西。莫一鸣围着这图腾转了一圈。思索中,莫一鸣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图腾看去怎么如此熟悉,在那里见过呢?”

    莫一鸣尽可能的寻找着脑海中的思绪,在某一瞬间,他忽然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图腾,就是西峰测验碑上的图腾!”

    莫一鸣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振奋,虽然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转瞬后,他又发现了不同。

    “但在这图腾的中间,又好像有点不同,那好像是两个字……”

    莫一鸣走进一看,他很清楚,只要他不伸手去抓这长生笛,那么自己便不会被震飞出去。

    虽然那抵触之力依旧存在,但并不足以让莫一鸣倒退,仅仅是对他发出警告。

    莫一鸣蹲下身子,他的五指有着那伤口流出的血液,顺着这字体比划摸着图腾,尽可能的推测出这两个字。

    转瞬后,莫一鸣眼中再次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脸庞有些颤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颤抖道:“这……是‘太月’二字!”

    对于太月二字,莫一鸣并不陌生,他记得那奇异的竹简上有一术法,名为太月之术。而今这太月图腾,仿佛与那竹简,有着必然的联系。

    但让他更为惊讶的,是此刻那指尖的血液摸到太月二字的一瞬,那原本只有一丝的血液,如具有了源头一般,化为一股血液,顺着这太月图腾的模样,向着这图腾各个凹下去的地方,流淌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