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在这一刻,不仅仅是莫一鸣发现了这巨大的山洞,距离他不远处,有几个修士,也发现了这山洞的不同之处。此刻他们一个个神色振奋间,在石梯上快速奔跑。这一奔跑,立刻引起了其他修士的注意。

    这些修士齐齐冲出,向着这山洞跑去,其中一个跑得最快的,是北峰忘忧子,此人莫一鸣认识,在进入万剑峰之时,南旭阳介绍过他,是北峰天骄这一。

    莫一鸣心神极为震动,似在颤抖,他能感觉到体内有一股莫名的血液沸腾之感,似乎与这山洞之内的东西,有了共鸣,他的脚步很慢,如负千斤,每一步踏下时,看去都极为的费力。

    首先来到这山洞前的,是北峰忘忧子,他神色极为凝重,但内心却无比的激动,一脚踏入洞内,他朝着山洞深处跑去。

    对于山洞内,莫一鸣并不了解是什么,只是在忘忧子进去没有多久后,这山洞内,忽然发出一声嗡鸣,咻的一声,一个身影嘶鸣一声,从山洞内倒飞了出去,最后顺着悬崖掉落。

    他胡乱的抓着悬崖上倒插的兵器,深知若坠入这深渊,定然没有性命。

    每一次抓去时,锋利的兵器都会在他掌心留下深深的伤口,鲜血直流,到最后竟然痛苦的断去手掌。可他并没有放弃对生的希望,挣扎间试着用身体去挡住。可是,当他落到一把锋利的大刀上时,他仰天嘶鸣一声,整个身子直接被切成了两半,看得一个个触目惊心。

    “那是北峰忘忧子……”有一些修士目露惊恐,沉吟着。

    “那山洞内定然就是长生笛的所在,难怪这长生笛如此难得,连忘忧子都得不到,想必我得到的可能也不大。”

    此人说着,内心已有抉择,如果进入山洞后那忘忧笛发生抵触之感,他便不会强行夺取。

    若是强行夺取,忘忧子的下场,便是他接下来的下场。

    而与此同时,在这万剑峰之外,北太玄还一脸得意与期盼的等待着忘忧子出来,一旦忘忧子带着红缨长枪出来,那么她北太玄,也会因此而炫耀一番。

    越来越多的修士进入那山洞之内,可并没有像忘忧子那样,从这山洞中倒飞出来,但他们一个个神色失落与遗憾,与那长生笛就此远别。

    很显然,当他们感应到那长生笛与他们有抵触之感时,他们并没有选择强行夺取。

    莫一鸣的心跳依旧加速,他不慢不快的来到这山洞面前,而清楚的听到这山洞之中,有一阵强劲的呼啸之声,能感受到这山洞外萦绕的混沌气息,但这气息对任何修士都没有造成毁灭之感,仅仅是在他们身旁萦绕。

    接近这山洞之时,莫一鸣体内的血液更为的沸腾,甚至在这沸腾之下,他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当莫一鸣站在此地时,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发现了莫一鸣的存在,他们很清楚莫一鸣的修为,更想知道,这莫一鸣会不会获得长生笛。

    即便这对他们来说,并不可能!

    “一鸣……若有抵触之感,千万别强行夺取。”

    在莫一鸣即将踏入山洞的一瞬,雷啸焦虑的看向莫一鸣。他了解莫一鸣倔强的性格,只要是想得到的东西,就不会轻易放弃。这对雷啸现在来说,反倒成为一个担心。

    莫一鸣的脚步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雷啸,神色依旧,他想给雷啸一个承诺,但仿佛又不是那么确定,他只觉得对那长生笛,非得不可,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淡笑了一下,如在诀别般,一脚踏入了山洞之内。

    交融的光芒就是在这山洞之内发出,呼啸之声也是如此,一道道风刃从莫一鸣的身旁呼啸而过,如同万剑峰的入口般,并没有伤害他。这里与进入万剑峰的入口似有相同之处,但好像也有不同。只是莫一鸣不能说出,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因为这里蕴含了浑厚的气息,虽然这些气息并没有伤害莫一鸣,但莫一鸣清楚,这股气息比他之前所感受到的,还要强大。

    循着光芒走进去,莫一鸣越往里面,感觉到体内血液沸腾得更为厉害,甚至有种随时都有可能冲破血管的冲动,使得他的眼眶,似有火焰燃起。

    站在山洞外的一个个修士,竟在莫一鸣踏入山洞之后,一时间忘记了离开,而事实上,他们很想知道,这个修为诡异之人,究竟会不会获得长生笛。若是获得,这将是历史性的一个重要时刻,若是没有获得,那也算解决他们内心一个答案。

    他们非常清楚,这山洞内,就是那长生笛的所在。

    “你们说,莫一鸣会不会得到长生笛。”

    数息之后,这些修士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疑虑,开始议论。

    “应该不会吧,毕竟当年师祖他们都没有获得。这么多年来,北峰、南峰、东峰都是由西峰分支出去的,纵然西峰现在不如以前那般兴盛。但是西峰的创始者都没有将其带走。”

    其中一个修士虽然如此凝重的开口,但他的内心,却有一种无法言语出来的期待。自从昨日莫一鸣杀了几个化形修士与数个聚气强者之时,他们就对这个聚气修士,感觉到了其神秘之处。

    即便口中说不可能,但内心也不能确定。

    莫一鸣沿着这个山洞径直的向前走去,他脑海全是轰鸣,如茫然得不知所措,他只知道向前走,只感觉到好似有一股召唤之力,如同被摄魂了一般,不能自我。

    数息过后,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片交错的光柱,有白色光柱,红色光柱,甚至有其它颜色的光柱,这些光柱在交错中,五彩缤纷,神采各异。令人顿感不凡之感。

    在这光柱的下方,是一个圆形的图案,此图错综复杂,又好似图腾一般。但这图腾具体是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莫一鸣并不能将其说出。

    莫一鸣并不能确定,这图腾是不是用来保护这长生笛的某一阵法。

    但吸引莫一鸣眼球的,是此刻在这光柱之上,那一支悬浮着的笛子。

    这笛子并非与这些光柱一般,缤纷至极,而是显得有些陈旧,看去似呈古铜之色,但又好像老竹一般,其一旁有一绿色的吊坠,正随着这旋转的笛子,缓缓摇动。

    “长生笛!”

    莫一鸣体内血液已经翻腾得使他脸庞泛起了红晕,甚至心脏跳动之时,能清晰的看见起伏的模样。他内心激动无比,振奋无比。

    之前那些混沌气息,就是由这长生笛发出,从这长生笛的笛眼内,莫一鸣能清晰的看见一丝丝气息正在向外散发。这些气息如凝聚了古老的岁月,又好似具有苍穹之力般,令人没有感受,光看其模样,就顿感与众不同之感。

    即便如此,莫一鸣内心得这长生笛的渴望,并没有以此减少丝毫。

    但是,当莫一鸣再次走近之时,这地上的图案忽然渗出了一丝丝光芒,似要将这长生笛保护,传出了抵触之力。对莫一鸣发出了警告。

    但莫一鸣的目光,此刻凝聚在这长生笛之上,他要全力一试!

    内心已经抉择,莫一鸣一脚踏入图腾之声,一把抓向这旋转的长生笛。

    忽然的,一股强劲的抵触之力,砰的一声撞击在莫一鸣身上,使得莫一鸣只感胸口传来一阵闷疼,喉咙甘甜间,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而他的身子,也是在这一瞬,咻的一声,蓦然的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