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当年的师祖,甚至是在西峰的创始人都无法将长生笛拿出,但对于每一个修士来说,进入万剑峰获得长生笛才是他们最大的梦想。即便几率不大,即便是不可能获得,但他们也会一试。

    而就在雷啸将红缨长枪握在手中的一瞬,在那万剑峰的入口之外,逸尘、北太玄、东皇子、南旭阳以及所有距离这里不远的修士,一个个都感应到了这万剑峰传出的波动,这波动让他们一个个心神颤动间,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

    即便是不远处的成缘碧、青玄等人也是一个个神色震撼。

    “这波动,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应是那红缨长枪认主!”

    南旭阳淡淡开口。

    东皇子神色有些许凝重,在这之前,他也进入过万剑峰,之前对红缨长枪也无比青睐。只是未能将其拿下。他清楚的记得,在这万剑峰内,有一些奇异武器比较与众不同,其中那红缨长枪就属于其中一把。

    当时发现万剑峰之时,原本有十把如同神兵般的存在,师祖获得一把,西峰创始人获得一把,逸尘获得一把,北太玄获得一把,柳钟灵获得一把,至于另外的一些,被其他修士获得。而今的万剑峰,就只剩下两把奇异的武器,一把是无人能获得的长生笛,而一把就是红缨长枪!

    以他们推测,此刻这波动的发出,定是那红缨长枪被人拾取!

    “不错,如今的万剑峰就只剩下两把如神兵般存在的兵器,那长生笛自然是无人能拾取,定是那红缨长枪。”

    南旭阳的神色无比震撼,以前他进入万剑峰之时,为了夺取那红缨长枪,差点丢了性命。他知道那红缨长枪的不凡之处,知道此枪被人一眼望去之时,就能有血液沸腾之感!

    “据师祖所说,这红缨长枪……是昔日某一战神的兵器。”

    青玄的嘴唇颤颤发抖,以前他进入万剑峰时,也感应出了此枪的不凡之处。

    “只是不知道是谁,能在这万剑峰之内,获得这红缨长枪!”

    一向成稳的成缘碧,也露出了这难得一见的震撼之色。

    至于逸尘那里,虽然感应到这股强烈的波动,但始终沉默不语,似乎知道那红缨长枪,最终是谁获得。

    但神色震撼复杂的,还是远处那些门内弟子,此刻这波动传开间,也让他们清晰的感受到,他们虽然并未真正知道这波动的来源,但多少也听门内一些有资质的前辈说过这万剑峰的传说。

    “据说这万剑峰在出现时有十把奇异武器,如今只剩下两把,每一把奇异武器被修士夺去之时,都会引起奇异的波动,而今这般波动,定是其中一把奇异武器被修士夺去。”

    其中一名修士似乎觉得其他的修士都不知道这万剑峰的传说,此刻话语虽带着震撼之色,但也渗出了一些得意。

    另一名修士的神色也是与他如此,道:“这么多的修士虽然进入万剑峰夺取武器,但你们猜猜,这一次奇异武器被别人夺取,究竟是谁夺取。”

    闻言,其余的修士皱了皱眉,似乎正在回想着这一次进入万剑峰的修士,有哪些最大可能的获得这奇异武器。

    其中一名修士开口,道:“这一次还是有那么多天骄的,北峰忘忧子,我们西峰雷啸与莫一鸣,还有南峰无尽,东峰赤炎,这五人修为都不俗,天赋异禀,都有可能获得。”

    “这兵器认主又与修为之力无关。我觉得每一个修士都有可能得到。”另一名修士开口说道。

    一个穿着灰色衣袍的修士,手抱利剑,似想到了什么一般,道:“我记得,这万剑峰仅剩的两把奇异兵器,就是摄人心魄的红缨长枪,还有无人得到的长生笛。那长生笛自然是不用多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得到。如此一来,此番这波动出现,定是那红缨长枪脱离万剑峰。而据说这红缨长枪的前世主人,是某一战神。你们觉得,这一群修士,谁更像战士?”

    此人的话语,一下就引起了其余修士的思索。

    “若论修为,我觉得莫一鸣比较像一个战士,昨日他杀化形修士与天坛之人,你们应该也有所看见。若论身材的话,我觉得后山那几个胖子很像。”

    “哈哈!”闻言,众人一笑。

    其中一名修士开口:“后山几个胖子,除了雷啸,我觉得都不像战士。”

    “你们如此一说,这红缨长枪还只能是西峰修士能获取。”

    “我倒是如此希望,比较其他峰的峰主一向看不起我们西峰,再者其门内弟子更是对我们西峰弟子百般羞辱。此行万剑峰之行,若真的是西峰弟子获得,看他们拿什么高傲。”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莫一鸣、雷啸等人来到西峰,进入后山之后,后山成为了西峰最为敬仰的地方。”

    “他们来得不到一年,令西峰的确变化了不少。”

    一群人站在远处言语间各自议论。

    站在万剑峰入口的北太玄、南旭阳等人也是如此。

    南旭阳眼中露出了奉承之色,望着北太玄,道:“这红缨长枪脱离万剑峰,定是北峰忘忧子获得,此人无论天资与心性都属于天骄之辈,当年进入宗门选拨之时,我可是对此人印象极为深刻,一心想将此人纳入南峰,可是最后他却选择加入了北峰,看来唯有北峰,才能给他更多的造化。”

    南旭阳说完,看见了北太玄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下逸尘,露出了得意之色。他想要的就是这个表情,能尽量不得罪北峰,就不要去得罪。再者,即便北太玄的修为之力不如逸尘,但门内弟子的综合之力,是四峰之最。若真正的开战起来,西峰是不可能战胜北峰的。

    所以在这刀尖之上,南旭阳终究还是选择尽可能的与北峰靠拢。

    东皇子的神色淡漠,他自知自己与逸尘的差距,更知道与北太玄的差距。而今日发生的一切,已让他与逸尘的关系决裂,也让逸尘与北太玄的关系决裂。如此,他自然还是尽可能的与北太玄走在一条线上。

    “我东峰弟子,我有自知之明,自然知道不会获得红缨长枪。忘忧子的确是这一群人之中天骄。不像某些人,觉得门内出了一两个天骄弟子,就觉得非常了不起。”

    东皇子说着,看了看逸尘,并未继续言语。

    逸尘已懒得与他们发生口角之争,他内心如在激荡,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之感,在这波动泛起的那一刻起,他就仿若有共鸣一般,而这般共鸣,就是与门内弟子,有所共鸣。

    他有大半的把握,那红缨长枪,就是其门内弟子获得。虽然他并不知道具体是谁获得。

    与此同时,在这万剑峰之内,那红缨长枪被莫一鸣紧握之时,起峰内风声呼啸,每一把武器都在颤抖,好似随时都脱离万剑峰一般,但这波动并未持续太久,数息之后,便恢复如常。

    莫一鸣目光从雷啸身上移开,沿着石梯继续向前走去。这一路走去,他大致也看向了其他石梯上的人,渐渐的,他感觉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波动,这波动似与他身子有所共鸣,令他身子一颤间,蓦然看向那波动发出的地方,此刻在他望向的地方,有一个足够三米之高的山洞,这山洞周围有一股混沌气息散发萦绕,其内也有一股绿白交融的光芒,时隐时现。

    以莫一鸣推测,那长生笛,定然就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