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厚的气息弥漫间,令人感到振奋之感,如雾气般,时有时无,甚至在这气息的回荡中,有一*声音回荡开来。

    这声音仔细听去,如风声呼啸,又好似冤魂哀鸣,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在这气息之下,是一处陡峭的悬崖,此崖深不见底,抬头望不到边。更主要的是,在这悬崖的所在,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山洞,此刻在这些山洞内,站着的就是进入万剑锋的修士。

    悬崖上悬插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有烈日长枪,有寒光宝剑,有乌黑铁棍,甚至还有能直接夺去头颅的血滴子。除了这些,还有一些莫一鸣不能叫出来名字的兵器!

    总而言之,这里的兵器各形各异,且数量不可估计。

    令人欢喜的是,这悬崖之处,有蔓延而上的阶梯,站在这阶梯上,能轻易的触手到这些兵器。

    醉美燕睁大着眼睛,神色露出震撼,嘴张得很圆,惊讶道:“哇……这万剑峰果然就是不一样啊!”

    张小胖也是一脸诧异,道:“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这么多兵器呢。”

    谢无常揉了揉眼睛,然后狠狠地捏了自己一下,确信自己并没有看花,也没有在做梦,不由得心潮澎湃间,沉吟道:“这么多兵器,我该如何抉择呢。”

    至于雷啸那里,则是站在悬崖中间的一个山洞内,神色略有凝重,但内心却是在加速跳动,脸颊之间泛起了红晕,望着不远处的一把烈日长枪之上,久久不能回神。

    此枪插在崖壁上,能看见半截裸露在外面的枪尖,此刻这枪尖正露出渗人的蓝色幽光,让人望之便觉得有战意油然而生,其后红缨在半空中换换摇动。枪身散发着烈日黄光,有一股股无形的气息云集在其周围。

    在雷啸望到此枪时,就感觉到那强烈的振奋之感。心潮澎湃得不能自已,似乎能想象出之前这枪的主人,握着此枪之时的威武飒姿,所向披靡。

    “此枪,我要定了!”

    雷啸内心已有抉择,一步踏上阶梯后,快速的望此枪飞奔而去,似乎惧怕别人与他争抢一般。

    而在雷啸踏出的一瞬,在他的前方,也出现了一个北峰修士,神色凝聚在此枪之上,露出占有之色。

    他抢先一步到达这长枪的面前,顿时感觉到一阵抵触之感,这感觉让他身子退了两步,甚至有嗡鸣之声蓦然响起,长枪竟换换摇动起来,似随时都有可能飞出万剑峰一般。

    “抵触我?我要定你了!”

    此人咬了咬牙关,心有不甘,想着这兵器竟会与他有抵触之感,但他对这把兵器却极为青睐,沉喝了一声之后,一把抓去。

    “砰!”

    就在他手掌抓去的一刻,一股狂暴的抵触之力,蓦然的从这长枪之上反弹而去,将此人直接弹飞了出去。

    此人闷哼了一声,神色赫然一变间,身子直接直线向下,划过几把利剑时,身上出现伤口。他强忍着身子传来的疼痛,向着其中一把剑柄一抓,接触着这短暂的固定之力,在空中翻腾了一圈,直接跃到了石梯上。

    而此剑也被他稳稳的握在手中,心有余悸。

    此剑散发着微弱的白色光芒,有一股股气息无形回荡,握着此剑时,此人的脑海忽然被激荡了一般,一片幻象瞬间从他脑海之中闪过,但这幻象很模糊,他大约看到了一个背影握着此剑自刎……

    此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着这把剑以前的主人,竟是自杀而亡。

    站在山洞内的每一个修士,看得此幕时也一个个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着这些武器若不愿认其为主的话,那么自己怎样也无法将其拿下的。

    若是想强行获取的话,后果将会很严重。这修士有幸在下落的过程中,寻到属于自己的兵器。若这一落下,任何兵器都不是属于自己,那么在下落的过程中,定会被这些兵器,绞成粉碎,血肉横飞!

    所以在接下来寻找兵器之时,大部分的修士,在感应到自己心仪的兵器有抵触之感时,都只能寻找其它的兵器。

    雷啸径直的往这长枪走去,在距离此枪三米之时,他的心跳更为急速,能清楚的听到那砰砰之声,好似随时都有可能跳出体外。

    体内血液在莫名的翻滚,此枪还未接触之时,就仿若具有摄魂与迷惑一般,让雷啸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战意升起。

    雷鸣两步踏出时,显得极为沉重,如蕴含了千斤之力般,在临近此枪的一刻,此枪剧烈的颤抖,似有一股吸撤之力,将他的身子,继续的拉近!

    在这长枪剧烈颤抖的一刻,一部分目光注视在雷啸身上的修士,此刻认为雷啸会如同之前那名修士一般,会被这长枪,震飞出去。可在下一秒,他们见得雷啸,一把握住了此枪!

    五指紧握着此枪,雷啸的力量如与这长枪有所共鸣一般,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穿梭,这力量并未让雷啸感觉到有任何的痛苦之感,反倒是如同一股暖流一般,浸入他的骨髓,浸入他的血管,浸入他身子的每一个细胞。雷啸的力量,竟然在这短时间之内,提升了许多。

    更主要的是,随着他的力量与这长枪有了共鸣,这长枪竟然散发出一道刺眼的黄色光芒,其枪尖之上的寒光渗出一股寒意,竟在轰鸣中,换换的拔出这万剑峰,如一只被囚禁的老虎,正在被释放间,露出的激动之绪!

    在这一刻,莫一鸣站在山洞内,望着雷啸,为之激动。他能感觉出那长枪的不凡,更能看出雷啸对此枪的渴望!

    醉美燕站在原地,屏住呼吸,在雷啸能握着这红缨长枪的一刻,她比谁都要激动。

    雷啸的脑海有轰鸣泛起,这种泛起很奇怪,没有受到任何的震动,如莫名的泛起一般。

    甚至在这轰鸣声散去之时,他的脑海中竟泛起了奇异的一幕。他看见一个穿着铠甲的背影,此人头戴鹅毛头盔,身上铠甲光芒在烈日的暴晒下闪闪发光。他站在黄沙上,手中红缨长枪利于一般。他所在站立的地方,其两旁黄沙已经湿润,雷啸并不知道,湿润这黄沙的,是此人血液,还是他的汗珠。

    因为他看见的背影,此刻正大口的喘着粗气。

    在他的前方,是一群战士,这些战士的脸庞很模糊,不能将其看清,但能出他们颤抖的身影中,看到他们惧怕这握着红缨长枪之人。

    这握着长枪之人五指间有血液渗出,这血液不知道是来自于他本身,还是来自于他杀去的那些战士。只看见,他的周围,有密密麻麻的尸体,触目惊心。

    不知是谁一声令下,在他前方的那一群战士,忽然吆喝着冲上前来。

    此人沉喝一声,一把握着红缨长枪,此枪忽然一声令人心颤的嘶鸣,被他握在手心时,如同第二个自己,化为一道长虹后,直冲出去。

    一场激战之后,在黄沙飞扬中,雷啸并不看清此人究竟是如何死去,只知道再次出现此人背影时,他满身插满了兵器,鲜血不断流。他的头是埋着的,很显然已经死去,但他手中的长枪,依旧紧握着,将他的尸体支撑站立!如同这漫天黄沙的某一雕塑,不会倒塌!

    这一幕如快进一般,出现得很快,又消失的很快,在消失的一瞬,雷啸的身子忽然打了一个激灵。

    一切都如同梦境一般,但却又如此真实!

    雷啸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望着这杆红缨长枪,此枪与之前幻象内的那把,并无两异。以他推测,这长枪正是幻象内的那一把,而幻象中出现的那个人,就是幻象中哪一个战死的将军。

    但有一点雷啸非常清楚,就是此人绝非是南明之人,因为他身上的铠甲,并非南明服饰。

    忽然的,就在此刻,在这长虹之上,忽然悬浮出一串奇异的字体,此刻这字体回荡间,忽然对着雷啸的眉心,激荡进去。

    这一激荡,如同要将他刻骨铭心一般。这是一种奇异的术法,进入雷啸眉心的一刻,让他不知觉中,脑海中出现了那一句句心法与修炼途径!

    雷啸的神色露出狂喜,他握着这长缨长枪,站在那里,身上衣衫被吹动,如同一个沙场将军!

    与此同时,莫一鸣看见雷啸已获得了自己的武器,下意识的扫视了一下这周围一切兵器,这一望向之下,他对这周围的兵器,似乎都提不起兴趣。

    而在这巡视中,他仿佛也发现,有那么一些修士,也在刻意的寻找着某一兵器,以莫一鸣的推算,这些人,应该是在寻找那长生笛的所在。

    而事实上,从踏入万剑峰的一刻,他们虽然看见了各种各样的兵器,但对于这传说中的长生笛,却丝毫不见踪影。

    而很显然,大部分的修士进入万剑峰,都是为了那传说中的长生笛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