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尘根本没有想到,东皇子竟会对莫一鸣出手。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所以在东皇子发出无形修为之力折磨莫一鸣之时,逸尘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

    但听到莫一鸣的嘶鸣,逸尘在第一时间立刻一拳挥出。

    这一拳蕴含了狂暴的修为之力,呼啸而来时撕裂着虚空,甚至有拳芒闪烁,蓦然临近东皇子的所在。

    东皇子神色赫然一变,瞳孔赫然睁大,眼中立刻露出戒备之色。手掌向前挥出间,顿时一片绿色的光圈出现。砰的一声,与这拳影撞击在一起,修为波动散开,雷鸣般炸响泛起,东皇子的神色涌现出痛苦之色,其身子竟在空中退去几步。

    莫一鸣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东皇子的所在,刚才那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让他毫无反抗之力,若不是逸尘及时出手,他体内骨骼可能已经完全断裂。

    在这一刻,莫一鸣将东皇子的样貌牢记在心!

    东皇子眼中露出唏嘘之色,刚是之前那一击,就已让他明白自己与逸尘的差异,急忙微笑说道:“逸尘师弟别动怒,我只是在应证下那些弟子是否在说谎。”

    “我呸!谁是你师弟,你们有把我当成师弟过吗?”

    逸尘怒视着东皇子,眼中似有火焰燃起。

    “好吧,既然师弟不喜欢我们帮你教训门内弟子,那日后便不动你西峰弟子就行了。”东皇子生怕逸尘对他再次发出攻击,急忙说道。

    逸尘咬紧牙关,身子周围还有修为力量缓缓波动。

    “我西峰之事,自由我西峰之人管。他日若谁还要插手我西峰之事,休怪我逸尘翻脸不认人,哼!”

    逸尘一甩衣袖,眼中火焰渐渐消失,修为波动也在散开。目光从东皇子移开,看向了莫一鸣。这一看向之下,并未从莫一鸣眼中看到任何的委屈之色,反倒是眼中那份坚定的毅然之色。

    南旭阳知道东皇子的实力,更明白自己并不是东皇子的对手,而刚才那简单的一击,就已经看出东皇子与逸尘的差距,这差距让南旭阳的内心,对这个所谓的‘师弟’,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之感,他似乎明白,年少时,逸尘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并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

    北太玄是个识相之人,她知道逸尘现在正在气头上,知道若是自己现在搭话的话,自己肯定也会吃不了兜着走。刚才那简单的修为撞击,也让她察觉到了逸尘的修为似乎长进了许多,这让她将逸尘与师祖的传承之力联系在了一起,在她看来,逸尘定是获得了师祖的传承之力。

    但即便有这个想法,北太玄现在也并不敢言语。

    但实际上,内心最为复杂的,还是逸尘本人,今日说出这么多话,就意味着西峰自此与其他峰不会友好。而事实上,他并不想这么做,他顾及同门之情,更怀念年少时一同在宗门修炼的日子。记得师父曾说过要团结一致,不能勾心斗角。

    可是,随时时间的流逝,他发现他们都变了,曾经的美好不再存在。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讥讽与凌辱。

    但这一切,逸尘都隐忍着了,只因他们是兄辈。俗话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但逸尘今日发现,这只是他个人想法而已,别人并看不得他好!

    既然如此,逸尘选择要为西峰做一点事情。这一天万剑峰开启之时,大多西峰弟子都在远处观看,都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幕幕。若逸尘就这样让其他峰的人对西峰弟子无理教训。那么日后,他用什么威严来管束西峰?

    他要让所有西峰的弟子都知道,他逸尘并不比其它峰主差!他逸尘,就是他们的保护神!

    至于那些远处的修士,此刻也是一个个神色露出震撼与不可思议之色。

    在这之前,他们都认为北峰峰主是四峰之中最强,东峰峰主东皇子其次,南峰南旭阳排第三,而西峰逸尘就是修为最低的。因为他们西峰在每一次的修为比拼之上都是垫底的,所以他们也觉得逸尘是最差点。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逸尘的修为竟在其他峰主之上!

    在这一刻,他们忽然觉得,往日被其他峰弟子的屈辱,在上一刻,已经还了回来。因为他们有一个,别人不能比拟的最强宗主!

    至于莫一鸣那里,则是没有去过多的想这些事情,他想得更多的,是一定要站在东皇子之上,让他百倍尝试今日之苦。所以在他神色毅然间,一脚迈入万剑峰大门,走进了一条雾气昏暗的通道。

    这通道的周围,有强劲的风声呼啸,甚至有一些风刃与莫一鸣擦肩而过,但这些风刃并非是莫一鸣刻意去躲避,而是下意识的避开莫一鸣。

    在莫一鸣前方不远处,能隐约看到两个人影,这两个人影应该也是进入万剑峰的修士,只是他们身子周围的风刃,也是下意识的避开他们的所在。

    以莫一鸣的推测,这些风刃之所以刻意的避开他们,定然是与他们手中的令牌有关系。

    若不是持有这块令牌,这些风刃定会将这些修士,绞成粉碎。

    这通道如同某一高人留下的结界,又好像是一种说不出名字的阵法,其内的波动气息,似具有毁灭之效。虽然莫一鸣并没有亲自感受,但从这波动中,已察觉到他的可怕之处。

    雷啸、张小胖、醉美燕、谢无常几人几乎是同时进入这万剑峰入口的,可当他们进入之后,就仿若分散了一般。看不到各自踪影。

    醉美燕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通道内乱窜,左右巡视时,大声的叫着莫一鸣、雷啸等人的名字。这里的昏暗让她内心很害怕。

    张小胖大步的向前走着,只是走出这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到尽头的昏暗通道。

    谢无常试着从这里发出修为之力飞行,但却意外的发现这里似有一股无形的束缚之力,使他不能发出任何飞行之术。

    雷啸并没有忙于向前行走,而是左右观望了一番,发现这里周围都是风刃,抬头望不到顶,好似黑夜天幕,一眼望不到边,有一种极为压抑之感,令他的内心时刻保持着戒备。

    但纵然如此,他们却是在一边走,一边叫着莫一鸣的名字。

    其余的修士也是如此,他们一个个面色紧张,快速的往前走去。

    一帮人,就这样在不同的通道之中,径直的往前走着,直到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在他们的前方,隐约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光芒,这光芒让他们一个个神色振奋间,脚步下意识的加快,快速的来到这光芒发出的地方。

    这光芒越来越亮,不一会儿,在他们的前方,其目光所及之处,立刻出现了一座宏伟的山峰。

    这山峰让他们一个个神色振奋,眼中顿时露出惊讶之色,这座山峰,绝对是他们有生之年,见过最奇异,最壮观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