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异样是一种讶异与不解。

    他们自然知道雷啸这两个字,今年在选拨弟子之时,雷啸的名字就响彻了四个大峰。这个修炼天才每一个修士都知道。但对于雷啸的面容,只有少量的人看见。

    很显然在这之前,东皇子、北太玄、南旭阳三人并未见过雷啸。在他们想象中,雷啸应该是那种一眼望去就是修炼天赋异禀之人,但现在看来,似乎除了胖之外,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引人注目的。

    他们觉得,即便是他们俊俏之人,但也不应该看出如此平凡。

    是的,每一座山峰的天骄之子,都有他与众不同的一面,可是在雷啸身上,看不出什么不同之处。

    “据说你的修为已在聚气九重。”

    当雷啸还未踏入万剑峰,南旭阳微笑间,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雷啸看了看南旭阳,很客气的说道:“回宗主,在无恒师尊的带领下,弟子修为长进才会如此之快。”

    雷啸对每一个长辈都是极为尊敬的,当然前提是这个长辈不要太过分。

    东皇子的眼睛睁开一点,道:“无恒师尊那般玩性,也能调教出你这样的弟子,真是意外。”

    北太玄则是不屑的从雷啸的身上扫过,一脸鄙视的说道:“后山的生活,怕是很不错吧。时常开小灶?”

    雷啸望向北太玄,看着北太玄衣衫上那个北字,顿时推测出此人就是北峰宗主。对于北峰,雷啸虽没完全了解,但大致也知道一些,知道北太玄一向高傲,目中无人。

    “还行。”

    既然北太玄是如此口气,雷啸自然也不会对她客气,冷冷的回应了一声后,让得北太玄的身子蓦然的颤了一下。

    北太玄完全没有想到,雷啸竟然会用这种口气与她说话,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

    “你竟敢用这种语气,与我说话。”北太玄怒气渗出。

    这是在西峰,有逸尘撑腰,雷啸当然不会惧怕北太玄,道:“那北宗主觉得我应该用什么语气与你说话?”

    “你倒质问起我了!”

    北太玄沉喝一声,神色极为难看。在这么多修士面前,她竟然被一个弟子如此语气回应,这让她颜面何存?威严何在?

    于是在她沉喝之时,修为之力无形中爆发出来。

    逸尘似乎知道北太玄会出手,于是在北太玄的修为之力还未接触到雷啸之时,就在途中被逸尘拦截。

    砰的一声,两股无形修为之力撞击间,发出炸响之声,更有波动散开。

    “我西峰的弟子,还轮不到你来教训!”逸尘冷冷开口。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极为讶异,特别是南旭阳哪里,睁大了眼睛望着这一切,他完全没有想到,逸尘竟然会为了一个弟子与北太玄出手。以北太玄的性格,这一次出手,就意味决裂,意味着日后北峰会与西峰,势不两立!

    北太玄的身子蓦然怔了一下,这一下并不仅仅来自于那身子传来的一股抵触之力,更多的是内心惊叹。她也没有想到,逸尘竟然为了一个弟子与她交手。

    在这之前,不管是东皇子和南旭阳都对她敬卑至极。逸尘是第一个敢向她出手之人。

    而逸尘是北太玄的师弟,师弟向师姐出手,本就是一件犯上之事,不敬之事!

    所以这一刻,北太玄眼中怒意尽显,冷冷的说道:“你竟敢会为了一个弟子,与我出手!”

    逸尘淡漠的回道:“人与人之间,本就该相互尊敬,别人敬我,我同样会敬别人,但若别人不敬我,不管是谁,我也不会去敬别人,因为,她不值得尊敬!”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北太玄怒吼一声,其声音在回荡中,有阵阵修为波动回荡开来。

    逸尘并不惧怕,道:“如果有人想领教我的修为,我逸尘随时奉陪!可以来试试!”

    逸尘的话语落下,修为波动砰然间爆发而出,与北太玄发出的波动蓦然的撞击在一起。

    “轰!”

    惊天的炸响之声响起,两个强者之间的交战,仅仅是那少些修为波动的撞击间,就有刺眼的光芒溅射开来,更有一股如带有毁灭般的气息,回荡开来。

    惊得这些弟子,一个个心神颤栗。

    “好了,北师姐,逸尘师弟。在这么多弟子的面前,大打出手,成何体统,也不怕弟子笑话。”

    南旭阳倒是很会做好人。

    平时北太玄对西峰的屈辱与鄙视,一直都没逸尘隐忍起来,只因他门内弟子修为的确不如北峰的弟子。至于南峰与东峰,也会偶尔的拿出一些弟子在他面前炫耀,借此来讽刺西峰弟子。

    在今日,逸尘觉得他隐忍了许久,既然他们不顾及师门之情,那么从今日起,他也不会再顾及同门之情。他知道南旭阳平时就是一个喜欢巴结附和之人,自然对南旭阳的话,听不进去。

    “我逸尘今日就说白了,除了祖上留下的一些规矩外,他日若有外人想来我西峰,还得看我逸尘心情。”逸尘说完,冷哼了一声,衣袖一甩间,目光从北太玄的身上移开。

    东皇子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在他看来,逸尘没有嚣张的资本。

    北太玄的怒意依旧,她是第一次受到逸尘的逐客令,在她看来,门内有那么多优秀弟子,抬高了她的地位。她觉得自己走到哪里,都该得到别人的奉承!

    但之前逸尘那短暂的修为波动,也让她清楚的感觉到了逸尘的修为在她之上,好汉不吃眼前亏,若真的和逸尘打起来了,自己并不会是逸尘的对手,那么在这么多弟子面前,她还得出一次丑。

    但她心中并不平衡,只能将这种不平衡用在言语的针对上。

    “如此以下犯上,也难怪调教出来的弟子,也如此忤逆!当日若这般天才入我北峰,现在的修为,也定然在化形之上,好好的一个修炼苗子,就这样在西峰废了!”

    “北峰,我瞧不上!”逸尘还未反驳,地上的雷啸,其话语顿时让北太玄变得哑口无言。

    他话语落下之后,一步踏入万剑峰之内,消失在这些讶异的神色之中。

    这一日,北太玄注定颜面扫尽!

    紧接着,醉美燕、谢无常、张小胖依次进入万剑峰。

    但他们的出现,却让北太玄一阵阵白眼相视。而实际上,对于任何一个西峰的弟子,北太玄永远都是鄙视。

    一切似乎都逐渐安静起来。这个时候,莫一鸣的向前迈出一步,看向逸尘时,眼中露出了尊敬与自信,抱拳一拜,道:“弟子,西峰,莫一鸣!”

    莫一鸣的话语故意的停顿,铿锵有力,落在每一个修士耳中,令这些修士,一个个神色振奋。

    自从莫一鸣打败了剑安天,杀了那些化形修士之后,每一次莫一鸣的出现,总会让西峰的弟子,有一种莫名的心神振奋。

    尤其是一直没有说话的东皇子,在这一个眼中闪过精芒扫视在莫一鸣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后,觉得此人似乎也有一些与众不同。

    但他最烦的就是外人在吹嘘某人,他能从莫一鸣的身上,感受出那股聚气修为波动,知道莫一鸣不可能战胜化形修士。但外面却吹嘘莫一鸣杀了三个化形修士和一群聚气强者。

    推测间,他觉得这肯定是莫一鸣放出去的谣言。

    “据说你能杀化形修士?”

    东皇子说着,一股无形的修为之力已临近莫一鸣的所在,刹那将莫一鸣的身子包裹,强劲的压缩之力,让莫一鸣神色顿时涌现出了痛苦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