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天,西峰的弟子不再平静,而不仅仅是西峰之人,那些获得令牌的弟子,也一个个神色振奋。在这一刻,他们望着刺眼的白光,知道那白光之后,便是赫赫有名的万剑锋。

    在哪里,他们能寻到自己的武器,甚至可能从那武器中,获得新的术法,更有甚者,能从那武器中,获得那原本所持之人的传承之力。

    所以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中都露出了强烈的期待。

    “咻!”“咻!”“咻!”

    在西峰宗主大厅之内,三道长虹赫然飞出,刹那间就临近了云崖轩的所在。

    “咻!”

    一道长虹以更快的速度从某一山头呼啸而出,在空中留下一道长虹轨迹之后,与这三人,同时站在了这白光之中。

    他们并没有说话,而是相视了一眼之后,同时挥出手掌,在起掌心内,四道不一样的修为之力如光柱一般,交织在一起,眨眼绘制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这图案内有奇花异草,也有飞禽走兽,只是这些飞禽走兽很独特,叫不出其中名字。

    这奇异图案发出与众不同的修为之力。蓦然的往这白光之中,撞击而去。

    嗡的一声!强烈的嗡鸣之声回荡开来,在这嗡鸣声之中,有一扇足有百米之高的大门,如同钢铁制造,缓缓打开时,发出那刺耳金属摩擦之色。而在这大门之后,是一股强劲的波动气息,这气息深不见底,如同漩涡,又好似一张无形的大口,要将这一切吞噬。

    与此同时,在西峰的各个地方,一个个获得令牌的修士化为长虹向着这里疾驰而去。

    不一会儿,在云崖轩,万剑锋入口的所在,就占满了所有获得令牌的修士。除了莫一鸣等人,这些修士采集得的灵竹大都是三十株左右。若换作往年,三十株灵竹,根本不可能换取到令牌。

    而这一年,第一百名的灵竹是十五株,这似乎很让其他人讶异,但仿佛也知道一定的必然。

    因为当莫一鸣杀了那些化形强者与聚气修士之后,所有见到莫一鸣的人都远而避之。更别说与之争抢。所以这一路来,莫一鸣方圆十里之内,似乎都没有任何修士。

    所以紫竹林内的灵竹,大都被莫一鸣他们那一群人夺去。

    当这扇大门完全的打开后,逸尘负手与其他峰主站在虚空中,望着这些即将进入万剑锋的弟子。

    他们手中令牌似乎经过特殊处理,又好像加入了一些气息,与这万剑锋的入口,似有共鸣。

    一般的修士,若是站在这里,感受到这股波动气息之时,轻者后退几步,重者直接倒飞。

    但他们拿着令牌,站在这里,却毫无无损。

    所以来看热闹的修士,都只能站在远处。他们很想知道,在这一次万剑锋之行,会不会有特别出色的修士,获得特别的武器,亦或是获得武器的传承之力。

    远处,一个个弟子已开始议论。他们从最初的灵竹争夺,一直到现在即将进入万剑锋的一幕。昨日发生的事情,似乎就从未平息过。而实际上,自从莫一鸣进入了后山,总会带给他们不间断的惊喜。

    “你们说,这一次的万剑锋之行,会不会有弟子获得奇异的武器。”其中一名年轻的修士,神色露出期待。

    另一名抱剑之人回应道:“往些年,从这万剑锋内获得武器的修士,能拿得出手的,大都是其他峰的修士。至于去年,西峰倒是出了一个剑安天。”

    “对,剑安天的摄魂剑,就是从万剑锋内获得,此剑自带一定力量,配合上剑安天的术法,简直堪称完美。”

    闻言,另一名修士露出一个叹息的笑容,道:“可没有想到,今年出了一个莫一鸣。”

    说到莫一鸣三字之时,他们一个神色露出敬畏与震撼之色。

    其中一名修士说道:“这莫一鸣,让人琢磨不透,竟在昨日,杀了那么多天坛宗弟子,他的修为长进,已是西峰第一。”

    “还有那个雷啸,据说也到了聚气九重。”

    “天才就是不一样,不知道这次的万剑锋之行中,他们两人会不会获得奇异的武器。”

    一个比较年轻的修士带着好奇,看向其余的修士,道:“哎,你们说,莫一鸣会不会将那长生笛带出来。”

    另一鸣修士白了此人一眼,道:“虽然他莫一鸣修为长进很快,但那长生笛也不是一般之物,连师祖那般强者的存在都无法撼动,何况是他。”

    这年轻的修士嘟了嘟嘴,说道:“这可不一定,我对莫一鸣还是抱着很大期待的。”

    在众人议论的同时,在那万剑锋入口的前方,一个个握着令牌之人,也发现了莫一鸣的存在,这一潜意识间望去之时,他们一个个不由自主的离得远了一些。

    虽然在万剑锋内,不存在争夺之说,但他们也不敢保证莫一鸣究竟是不是一个杀人狂魔。

    这一轻微的举动,让那空中的东皇子立刻注意到。但他并没有说话,仅仅是扫视了一番莫一鸣,从莫一鸣身上,他觉得除了俊俏之外,着实没有什么优点。

    逸尘开口:“所有获得令牌弟子,进入万剑锋,报上姓名。”

    “南峰凌云!”

    逸尘的话语刚落下,一个南峰的弟子神色带着激动与期待,一步上前,声音回荡间,看向了逸尘,见得逸尘点了点头之后,一脚踏入万剑锋入口,身子如同被吸撤一般,直接消失在这气息之中。

    “北峰忘忧子。”

    随着凌云进入后,一个神色漠然的修士走上前来。

    “忘忧子,我记得此人,此人在选拔之时,天赋异禀,选择进入北峰,如今已过去三年,不知此人的修士,在何境界了。”

    南旭阳微笑着看向北太玄。

    北太玄神色露出得意,道:“踏入聚气九重,已有一段时间。”

    南旭阳羡慕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此人定然能从这万剑锋内,获得如意武器。”

    北太玄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逸尘,对于昨日逸尘的姿态,她还铭记在心,讽刺道:“如意武器倒不一定,但其获得的武器总会比那剑安天获得的摄魂剑有价值。”

    任何一个峰内的天骄,他们都很清楚。

    逸尘装着没有听到,他甚至不愿意去与他们辩驳,是的,北太玄说得很对,要用门内弟子的实力来说话。

    不管是万剑锋之行,还是修为比拼。每一次都是北峰占了绝大的优势。故而自始至终,北太玄一向有炫耀与高傲的资本,目中无人。这一次,逸尘要先忍着,到最后,狠狠地扇他们的耳光!

    “南峰弟子汪思华!”

    “弟子熊天胜!”

    “北峰弟子熊伟!”

    “东峰弟子葛元。”

    ……

    渐渐的,一个个修士报上姓名之后,顿时踏入了这万剑锋的入口,身形消失不见。

    在这途中,每当南峰弟子出现之时,南旭阳总会露出赞赏与满意之色。东皇子的神色较为平淡一些,但每当看到西峰弟子,他总会露出那般不屑之色,在他看来,西峰的弟子,就不配进入万剑锋。

    至于北太玄那里,却始终保持着得意。每当她北峰弟子出现,总会被南旭阳一阵吹嘘,一股无形的光环,似乎在她身边升起。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对于其他峰的弟子来说,北峰的弟子,一个个的确如同天骄的存在。

    逸尘对每一个弟子都极为客气礼仪,对于每一个弟子都微笑对待。

    直到醉美燕上场抱拳一拜的时候,东皇子忽然冷笑了一声,道:“这般修为之力,竟也配踏入万剑锋!西峰还有其他人吗?”

    逸尘开口说道:“能得到令牌,自然就能进入万剑锋,虽然醉美燕的修为还未到聚气七重,但是聚气七重之上的东峰一些修士,也没见得获得令牌。”

    东皇子被逸尘如此反驳,神色极为难看,冷哼了一声,并未继续说话。

    醉美燕离去之后,雷啸一步上前,道:“西峰弟子……雷啸!”

    雷啸的声音故意放大,一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其眼眸之中,顿时渗出异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