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众人皆是一颤,特别是北太玄那里,微眯的眼中释放出异样的光芒,看向东皇子,似乎要让他继续说下去。

    逸尘淡笑,道:“我与无恒师尊的确走得很近,他是师尊,自然该尊敬他。不过东皇师兄的意思是,我吞了那股传承之力?”逸尘说完,神色略有不悦。

    东皇子神色依旧,道:“你自然不会,不过无恒师尊是师祖最疼爱的弟子,或许他知道那股传承之力在哪里。”

    逸尘笑了一声,露出讥嘲之色,道:“东皇师兄还真会道听途说,且不说师祖是不是留下传承之力,若真的留下传承之力,你觉得这股传承之力,应该分给谁?是不是应该分给你东皇师兄?还是分给太玄师姐?”

    南旭阳看得气氛陷入了尴尬的局面,圆场说道:“好了,此事也不知是真是假。若师祖真的留下了传承之力,那自然有他意念所在。他若不想分给谁,谁也不会得到。”

    “南师兄说得是……不像某些人,不是他的东西都想抢,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逸尘冷哼了一声,道。

    东皇子的身子怔了一下,脸庞先是出现了僵持之色,但转瞬后又化为愤怒,道:“你说谁呢!”

    虽然逸尘在他们几个当中,是师弟的存在,但逸尘的修为,完全不在他们三人之下,所以即便东皇子愤怒而起,逸尘并不会害怕,更何况,现在是在西峰。

    “我说谁,自己心里清楚。”逸尘说道。

    “好了,都别说了,此事就这样过去,若真的觉得自己不错,修为比拼之时,用弟子的实力来说话。”

    北太玄说着,淡扫了逸尘一眼,满眼尽是讥讽之色。

    逸尘一向尊敬他们为兄辈,但完全没有想到,自始至终,这些人一直没有把他当成师弟来看待,从他们眼神中,自始至终只看到了鄙视与讽刺,于是在这一刻,他不会再对这些人卑微相对。

    逸尘怒气转身,道:“厢房已准备,若是各位要休息的话,那我便叫弟子带诸位前去,若是打算在这坐到天亮,那我逸尘,就不奉陪了。”

    逸尘说着,快速的离开大厅。

    “看看,越来越不像话了!”东皇子指着逸尘的背影,气得差点暴跳如雷。

    北太玄冷哼了一声,道:“仗着无恒师尊偏袒他,一向目无尊卑,也难怪门内弟子,一个个成为废材。”

    南旭阳微笑着说道:“自幼最小,被师父疼爱。目中无人,也属正常。”

    ……

    与此同时,在西峰后山中,刚刚沐浴出来的莫一鸣闻着那从厨房内传出的香味,直流口水。

    火速的赶往厨房现场,看着大锅内扑腾而起的灵光,神色露出满足。

    “这灵竹云集了天地灵气,与一般竹笋,就是不一样。”

    莫一鸣的馋样,逗得大虎乐坏了,他拿出一个土碗,盛了一碗汤给莫一鸣,道:“看你那谗样。”

    莫一鸣吹了两口热气,一口灵竹汤下肚后,顿时精神饱满,神色欢快,甚至能感觉到一股暖流,在其体内快速的穿梭。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胖子争前恐后的来到厨房,道:“你个臭莫一鸣,竟然敢独吞美食。”说着,几个胖子同时将莫一鸣‘丢了’出来,在外面对莫一鸣展开了一阵‘暴打’,打得莫一鸣连连求饶。

    大虎在厨房内哈哈大笑,小军也是在一旁笑着,其余四虎也是笑得合不拢嘴,一天看几人欢快的打闹,给这寂寞的后山,多了许多活跃的气氛。更主要的是,像莫一鸣这般强者的存在,甘愿与这几个胖子打成一片,完全与他在外面不一样。

    “咻!”

    忽然的,一道白色长虹从天而降,化为了逸尘的身影,惊得醉美燕、雷啸等人齐齐怔了一下,眼中露出敬畏之色,同时鞠躬一拜,道:“宗主。”

    逸尘看着这帮有趣的人,道:“一个个这么怕我?难不成我会吃人?”

    闻言,醉美燕他们方才松了一口气,倒是莫一鸣看了看小军,急忙解释道:“宗主,小军他……”

    “不用解释,我都知道。”莫一鸣还未说完,逸尘便抢着继续说道:“这后山不像其他宗门,在后山来去自如,有客常住,人之常情。”

    “多谢宗主。”莫一鸣说着,看向了小军,说道:“小军,快谢谢逸尘宗主。”

    小军神色显得有些恍惚,他显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既然莫一鸣如此说,他自然也是对逸尘连连道谢。

    看得小军这般傻乎乎的模样,逸尘微笑着摸了摸小军的头,道:“你叫小军?”

    小军茫然的点了点头。

    “待在这里喜欢吗。”逸尘继续问道。

    小军咧嘴一笑,道:“喜欢,一鸣哥哥、雷啸哥哥、无常哥哥、小胖哥哥,还有美燕姐姐对我都很好。还有无恒师尊,五只老虎对我也很好。”

    逸尘会意的笑了笑,道:“那就好。不过你的这些哥哥,对我就不好了,吃好吃的都不叫我。”

    小军嘟了嘟嘴,道:“那你肯定是坏人,他们才不理你。”

    “小军,别乱说话,逸尘宗主是好人。”醉美燕说道。

    小军看向醉美燕,道:“那你们为什么不叫他吃好吃的?”

    醉美燕尴尬得不知道如何回答。

    “哈哈。”逸尘大笑,拍了拍小军的肩膀,道:“小军,你不用怪他们,是他们知道我平日太忙,没什么时间。”

    无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躲在逸尘的身后,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姿势,悄然临近逸尘身后,猛地一拍逸尘的肩膀,吓得逸尘的身子,蓦然的颤了一下。

    “哈哈,吓着你没,小尘尘,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逸尘转身看向无恒,道:“师尊,你又调皮了。”

    无恒撅嘴说道:“生活本就枯燥,总要找点事情解乏。不过话说回来,你一定没有想到,我后山的人,全部获得进入万剑锋的令牌吧。”无恒眼中露出得意。

    逸尘说道:“这西峰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也没有我想不到的。”

    闻言,莫一鸣的身形颤了一下,心想着这天自己大开杀戒的事情已经被逸尘知道,道:“宗主,今日的确是天坛欺人太甚,所以弟子才如此杀戮。”

    逸尘微笑道:“不必解释,每一个强者都是逼出来的,你不杀他们,他们同样会杀你,这不怪你……不过你今天竟然敢公然挑衅天坛之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实际上也属于天坛宗宗主,只是宗内之事,我并未打理。”

    莫一鸣的神色露出了错愕之色,他完全没有想到逸尘竟会是天坛宗主之一。

    “我等着你来挑战我。”逸尘微笑着说道。

    莫一鸣身子颤了一下,道:“弟子不敢。”

    “我喜欢看见你自信的模样,而是现在如此卑微之色,任何人都是平等的,你敬我,我自然敬你。你若不敬我,那么道不同,可以不相为谋。我很喜欢你的修为尽快长进,封住那几个人的嘴。”逸尘说着,眼中闪过一丝难掩愤怒之色。

    无恒眼珠转了一下,忽然如恍然大悟一般,道:“对哦,明日万剑锋入口的开启,要那几个喽啰一起,今日他们是不是又欺负你了,告诉师尊,师尊去帮你教训他们。”

    逸尘微笑着说道:“你就不要再给我添乱了。”

    无恒撅嘴白了逸尘一眼。

    “好了,难道你们准备让我在这里站着?不邀请我进去品尝品尝你们炖的灵竹。”

    闻言,莫一鸣等人齐齐微笑着邀请逸尘进入房内。

    这一日,他们忽然发现逸尘与他们也打成了一片。只是身为宗主,在某些时候,他不能放下他的身份。

    这一顿晚餐,吃得很开心,无所不谈。

    第二日黎明之时,西峰古钟再次响起,惊醒了所有正在熟睡之中的人,在云崖轩的一旁,那白雾之中,发出渗出了一道强烈的刺眼白光。

    万剑锋……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