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回荡中,令紫竹林的天坛修士,一个个神色畏惧,下意识循声望去,这一望之下,立刻看到那穿着血衣的莫一鸣。

    莫一鸣的修为,他们都有所了解,知道这个打败天坛宗天骄剑安天的所在。他们很清楚,莫一鸣并非是开玩笑,于是一个个放弃了灵竹的争夺,快速的往西峰赶去,只有进入西峰,他们才是安全的。

    至于魂玄机那里,则是身形一颤间,神色变得更为的难看。他知道莫一鸣修为不俗,也知道莫一鸣是这西峰天骄,但他完全没有想到,这莫一鸣,竟公然挑衅天坛宗!

    要知道,在各个修炼山峰,天坛是最强的存在!

    其余的掌座并没有说话,只是隐约觉得这一次莫一鸣放出的狂言,日后在西峰将不再太平。而事实上,当莫一鸣废去剑安天的那一刻起,他在整个西峰,就注定不会太平。只因西峰有西峰的规矩,在西峰中,魂玄机不能把他怎么样。

    逸尘负手站立,目望着莫一鸣,看着莫一鸣化为长虹而去,方才神色凝重的转身离开。

    在这一刻,他仿若能想到,为何师祖要他保证莫一鸣的安全。

    这一场灵竹争夺,莫一鸣带领着雷啸等人一路前行,他穿着血衣,神色极为凝重,眼中杀意依旧。

    这一路下来,他们找到了许多灵竹,这些灵竹足够他们进入万剑峰。而之所以会如此顺利,主要是这紫竹林内的其他修士,在这之前看到古过莫一鸣在天空大开杀戒。知道这个人能轻易的杀了化形修士。所以之前他们就将莫一鸣,牢记在心,故而在寻找灵竹的途中,他们见到莫一鸣一群人,远而避之。

    但这一路下来,莫一鸣并没有见到天坛宗弟子。

    直到五个时辰过后,莫一鸣的百川袋内已有将近一千灵竹,这些灵竹不仅能使他换得进入万剑峰的令牌,还能够他们大餐许久。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莫一鸣在这一天心性有所变化,但他善良本性并未变,这一天,紫竹林内的溪水带着血腥之味流淌,惊得望到的人都震撼不已,他们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杀戮,才能如此染红溪水。

    这一天,当莫一鸣一群人来到西玄面前换取令牌之时,西玄的神色露出赞赏。当莫一鸣等人进入西峰之时,西玄一直对他们几个抱着期待,而事实证明,莫一鸣他们并没有让他失败。

    至于其他那些来换取令牌的人,则是一个个神色带着敬畏。

    这一天,没有任何一个天坛宗的修士换得令牌。在以往的灵竹争夺中,天坛宗之人几乎占了大半进入万剑峰的资格。

    于是魂玄机回到天坛宗内,神色极为难看,看着那些从紫竹林内逃出的修士,大发雷霆。

    万剑峰的入口,离云崖轩不远,需要东南西北峰的峰主一同打开,要在第二天黎明之时,一同打开。

    所以在这一天夜晚,其余三峰的峰主已来到西峰,坐在逸尘所在的大厅之内,一个个神色淡漠。

    但逸尘是那种比较礼貌之人,自知别的峰瞧不上他们西峰,但他从来都装着不知道,依旧吩咐弟子奉茶。

    东皇子,是东峰峰主,除了需要打开一些通道之外,从不出东峰,一头白发加上一袭白衣,看去很像仙人。虽然眼中有精芒闪烁,但却自带了一种高傲之感。他坐在南峰峰主南旭阳的旁边。南旭阳神色一袭黑袍,批了淡淡的青衫,发丝乌黑,看去年纪并不算大,但其身子却有一股微弱的修为,正在波动。在南旭阳的旁边,是北峰峰主,那是一名老妪,名为北太灭,眼睛微眯,手持佛尘,满脸皱纹,但瞳孔中却发出了凌厉之芒,样貌看上去极为严肃,感觉别人欠她钱没有还一般,此刻来这西峰讨债来了。

    西峰弟子客气的奉上茶水之后,北太灭吹了吹热气,抿了一小口,道:“这西峰弟子不行,不过茶还不错。”

    逸尘脸庞上的笑容依旧,道:“我记得师姐当初修炼之时,二十岁才踏入聚气八重吧,现在我西峰,二十岁之前踏入聚气八重的弟子,大有人在。”

    闻言,北太灭看了看逸尘,道:“如此一说,我还真记得当初你是十八岁踏入聚气九重……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调教出来的弟子,一个个像什么样?”

    逸尘依旧微笑着说道:“修炼天赋异禀之人,都被北峰纳去了,留在西峰的,就是一些垫底的,不如师姐来调教调教?”

    太灭白了逸尘一眼,道:“你是太纵容门内弟子了。”

    “说到修为天赋异禀之人,我记得在这一批新收弟子之中,有一个名为雷啸之人,进你西峰?”南旭阳说道。

    逸尘点了点头。

    南旭阳继续说道:“他现在在天坛宗?”

    逸尘摇了摇头,说道:“在后山,归属无恒师尊门下。”

    闻言,北太灭的身子颤了一下,道:“什么?在无恒门下,这且不是乱了辈分!”

    南旭阳微笑着说道:“这倒不重要,重要的是归属于无恒门下的话,无恒师尊那般玩性,天才也会培养成废材。”

    之前南峰之人回到南峰就给南旭阳说过有雷啸这么一个人,但最后雷啸却选择加入了西峰。这件事一直被南旭阳记在心底,他觉得像那般修炼天赋异禀之人,不该留在西峰。

    故而当听到雷啸入无恒门下时,心中倒也平衡许多。

    逸尘微笑着说道:“估计是吧,无恒师尊天性好玩,跟着他似乎学不了什么东西,当初我也这样想到,不过,昨日我听说,这雷啸的修为竟到了聚气九重!”

    这一话语,让南旭阳的神色赫然一变,顿时尬笑道:“一年不到,踏入聚气九重……果然修炼天才。”

    东皇子抿了一口茶,道:“我听门内弟子说,今日灵竹争夺之时,有一个名为莫一鸣聚气九重之人,杀了化形之人,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人怕出名猪怕壮,特别像莫一鸣这种变态修士,一旦被其他峰的峰主知道,日后定会不间断的‘拜访’。他当然不会承认此事,于是故作惊讶的说道:“是有莫一鸣这样一个人,但东皇师兄问出这样的话,也让我不知如何回答。一个聚气九重之人,怎么会杀了化形之人。”

    “这倒不一定,我峰吴中强,明悟了斩天诀第六重之后,修为之力已堪比化形四重之人。”北太灭说着,神色露出得意。

    “莫一鸣怎能与吴中强相比呢。”逸尘微笑着说。

    北太灭微微闭上眼睛,似在调息,却说道:“自然没有可比性。”

    “不过还有一种聚气修士,能媲美化形之人。就是聚气九重欲冲击聚气十重之人,这种人本可以踏入化形,但却选择不踏入,云集修为之力,争取冲到聚气十重。”南旭阳说到聚气十重之时,眼中闪过精芒。

    逸尘笑了一声,说道:“南师兄还真会说笑话,你怎么不说还有聚气十二重呢,这聚气十重,十一重,十二重圆满本就是一个传说,你我可曾亲自看见?”

    东皇子微眯的眼睛睁开,站了起来,道:“看来是我门内弟子看错了,以他们的修为之力,将聚气气息感应成化形,也属正常。不过这一次前来,我还有一事想知道。”

    东皇子说着,看向了逸尘。令逸尘眉头微蹙了一下,道:“东皇师兄还想知道什么。”

    “既然如此,那我便开门见山吧。”东皇子继续说道:“当年师祖升仙之时,是在西峰。师祖最爱弟子,无恒师尊选择留在西峰……而逸尘师弟你也比无恒师尊走得比较近。据说当年,师祖升仙之时,留了一股传承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