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这般神色,甚至让雷啸等人觉得,莫一鸣如同变了一个人。

    但事态所逼,面对着敌人,他必须得变得凶狠起来。

    莫一鸣的手掌,赫然的向前一推,这一推之下,伴随着他的意念,前方风刃化破虚空,带着可怕的修为之力,向着那逃去的其中五名修士,直劈过去。

    这五名修士未接触到莫一鸣之前,他们在化形修士的带领下,一个个内心自信,在魂玄机面前,扬言将莫一鸣碎尸万段。可在此刻,他们内心的自信化为了绝望。

    那风刃的速度着实太快,来自于斩天诀术法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刚一飞出,霎那间就临近了这些修士的所在。

    使得这些修士一个个修为之力由内而外发出,化为了他们体外的防御圈,但因修为之力之前在激战时已经消耗,现在他们发出的防御圈,面对着莫一鸣的斩天诀,简直不堪一击。

    只听得砰砰砰声响起之后,道道修为波动散发,这些修士嘶鸣一声,身子直接断成两截。

    整片紫竹林,在这一天,注定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在这五名修士死去之后,莫一鸣一眼望向了远处,那次南门的化形修士身上,此刻这修士正在拼命逃亡。他并未回头看莫一鸣的所在,可是莫一鸣目光的投向,仿若能使他感受到一般,身形不由自主的颤抖间,试着将自己逃亡的速度,达到最快!

    可再快,也没有莫一鸣现在的速度快。

    莫一鸣运用斩天诀第四重控风之力,将自己的速度达到此刻的极致,蓦然化为长虹冲出间,瞬间就临近了这名修士的所在。

    这名修士感受到了莫一鸣的修为波动,知道自己无法逃出,咬紧牙关,身子翻身一掌挥出,顿时有一偌大的掌印凭空出现,向着莫一鸣的所在,拍击而去。

    莫一鸣并未后退,对付已经消耗了大量修为之力的化形一重修士,简直易如反掌。

    只见他一指点出后,狂暴修为之力自指尖呼啸而出,直接轰的一声击穿这道掌印,直冲这修士的眉心。

    咻的一声。

    这指力不仅强大,而且速度极快,当这修士刚刚反应过来之时,只觉眉心一阵刺痛之感后,鲜血溅射出来。他的头猛地上扬,整个身子,瞬间变得僵硬起来,没了气息。

    与此同时,在这西峰之中,那处处高耸的楼阁内,此刻正有几名修为不俗之人站在楼阁处,遥望着紫竹林,似乎能将这紫竹林发生的一切,清清楚楚的看透彻。

    而这几名老者,正是天坛宗魂玄机,云崖轩成缘碧,凝烟阁青玄以及次南门云篆。

    此刻青玄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道:“我虽然不知道为何他能战胜这些化形修士,但我知道,我西峰,数百年来,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才。”

    成缘碧眼中也是露出了赞赏,道:“在莫一鸣还未来西峰之前,我自认为我云崖轩柳钟灵是这西峰天骄,天坛宗剑安天是翘楚之辈。但自从此人来到之人,我忽然开始怀疑,自己这些年所教之人,是不是做到了最好。”

    云篆神色有些难看,他的脸庞有些颤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沉吟道:“这怎么可能,聚气修士竟能战胜化形修士!”

    “云师兄如此决断,莫一鸣还在聚气?”青玄看向云篆,道。

    云篆猛地看向青玄,眼中满是怒意,次南门弟子被莫一鸣杀本就是一件让他极为打脸的事情,此刻看到青玄得意与赞赏的神色,让他更为难受,所以他的声音,仿若咆哮:“难道不是聚气吗!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踏入化形!”

    看得云篆如此生气,青玄心中有种莫名的快意,平时这云篆用次南门的弟子,倒没少讥讽凝烟阁内的废材。

    “有什么不可能,这莫一鸣进入宗门时,本无修炼慧根,而后在短短的时间内踏入聚气九重,但你们还在怀疑莫一鸣修炼了邪术之时,他却是使用斩天诀。难道这些,云师兄都忘记了吗?”青玄说着,眼中得意之色更浓。虽不能用凝烟阁的弟子来讥讽云篆,但从云篆脸上看到这种震撼与愤怒之色,也算是一种还击。

    但神色最为难看的,是一向自傲,目中无人的魂玄机,他作为天坛宗的掌座之一,从未把其他宗门放在眼里。可自从宗门比试之后,他带着剑安天离开,那是他最为得意的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被莫一鸣废去了修为。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在天坛宗第一宗师地位不在。从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要杀了莫一鸣。于是他派出了天坛宗的翘楚之辈,在这一次灵竹争夺中,杀了莫一鸣。

    可现在,他眼看着自己天坛宗的弟子,一个个死在莫一鸣的手中,虽然不知道莫一鸣为何能如此不可思议,但从他内心来说,这就是一种*裸的凌辱!

    他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在这一刻,他的修为之力蓦然爆发而出,道:“此子杀气太重,不能留!”

    魂玄机正欲飞出,却被成缘碧阻止道:“魂师兄难不成想插手灵竹争夺之事?逸尘宗主还在那里看着呢。”

    成缘碧说着,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的楼阁上,那个负手而立的修士,此人衣袍随风自动,直视前方,发丝飞舞,云淡清风,正是逸尘。

    “对啊,魂师兄,还是别冲动!这灵竹争夺本就是一场厮杀,死几个人,不存在什么。”

    青玄很清楚魂玄机此刻的内心在滴血,他更清楚现在死的都是天坛宗的一些翘楚之辈。但对魂玄机的恨,青玄从未忘记。这种恨不同于对云篆那般。是一种浸入骨髓的恨,只因他的修为不如魂玄机,所以一直忍气吞声。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天坛宗弟子与凝烟阁发生口角之争,明是天坛宗弟子之错,但魂玄机却当着青玄的面前,杀了凝烟阁的弟子。还清楚的记得,魂玄机从未正眼看过自己一眼,更清楚的记得,只要是修为长进快的人出现在凝烟阁,都会被他纳入天坛宗,若有不从之人,他甚至以碾出宗门相逼。

    自此,凝烟阁在西峰从未翻身,永远是垫底的!

    所以只要是看到魂玄机因弟子愤怒,而无奈之时,他总是会觉得内心快意燃起。

    “此人杀了这么多同门弟子,不能留!”

    魂玄机一眼看向成缘碧,神色有些愤怒,似在责怪成缘碧阻挡他前去。

    论修为之力,成缘碧与他不相伯仲,只是成缘碧不想与别人争什么东西,所以自始至终,处于云崖之处。但其门下弟子,也有不少翘楚之辈,她虽不自傲,但她也不允许别人对她自傲。听得这如怒吼般的质问,她自然不爽。

    “我与莫一鸣谈过一次话,从此子眼中,我看不到任何嗜血之色。若不是某些人心机太重,派人追杀,又何必自食其果!”

    成缘碧的话语,让魂玄机的神色更为难看,正想反驳之时,逸尘忽然化为长虹飞来,站在了这四人前方,道:“这一次的灵竹争夺,还真有意思。静静看下去,看这莫一鸣,会不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这一话语,顿时让魂玄机绝望起来,他甚至不敢去直视莫一鸣,他怕看到莫一鸣又杀了一个天坛宗的弟子。

    但既然逸尘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很显然就是在告知他,不能插手。

    西峰自然有西峰的规矩。纵然他魂玄机在西峰内有多高的地位,但在逸尘面前,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逸尘,才是现在西峰的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