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豆豆也如醉美燕他们那样,正欲冲出,可现在他忽然想起,莫一鸣与他在阳城的日子,那段时间,莫一鸣在炼制上品凝气丹之时,同样也炼制了一些极品凝气丹,这些极品凝气丹,被他拿来备用!

    而极品凝气丹,服用后能使聚气修士瞬间恢复所消耗的修为之力,而且还能让聚气修士,在短时间之内,体力恢复!

    虽然莫一鸣的修为之力,媲美化形三重之人,但他的修为境界,却的的确确在聚气阶段。虽然不能在短时间内同时服用两颗极品凝气丹。但在莫一鸣修为与体力消耗的同时,这些想杀他的修士,其体力与修为也是在消耗。

    现在的莫一鸣,只要回到最初的模样,对付这些大都筋疲力尽的修士,根本不是问题。

    果不其然,当这些修士正向着莫一鸣轰击而去的时候,莫一鸣猛地一拍腰间百川袋,一颗极品凝气丹顿时被他握在手心,猛地服下之后,地上枯叶唰唰作响,在这大地之上,以及在这虚空之中,一股强劲的修为之力,席卷着正向莫一鸣的身子灌入。

    仅仅是眨眼间的功夫,莫一鸣在这风声呼啸中,神色焕然,凌厉之芒闪现而去,狂暴力量穿梭全身,望着这些修士,一掌拍在地上后,在大地的震动中,狂暴修为之力由内而外迸发出来,沉喝一声,莫一鸣呼啸而出,其呼啸间带出来的修为波动,直接将这些修士,一个个撞飞了出去。

    与之一起向后飞去的,还有刚来到这里的雷啸等人。

    他的神色如初,额头上的汗珠竟莫名消失,呼吸顺畅,整个人看去无比轻松!

    这一幕,让所有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一个个身形颤抖,完全想象不到,究竟是什么奇异的丹药,让莫一鸣的修为在瞬间,全部恢复!

    即便是那三名化形修士,此刻神色中,一个个面露骇然。

    “这怎么会!你怎么会在瞬间恢复修为之力,你吃了什么东西!”终于,那被莫一鸣击伤化形修士,忍俊不住内心的惊讶与震撼之色,带着颤抖的声音,似乎要从莫一鸣的口中,得到这震撼的答案。

    还有另外两名化形修士,其身子下意识的后退。他们知道现在,既然莫一鸣恢复了修为之力,那么接下来,他便会大开杀戒。

    至于远处那躲在竹林中的几名修士,此刻神色更为复杂。他们之前都认为莫一鸣死定了,但现在看来,死定了的,是这些化形修士!

    但令他们真正变得复杂的,是莫一鸣瞬间恢复的修为之力,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修士修为之力瞬间恢复。

    “此人身上究竟还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其中一名修士震撼开口,虽然知道莫一鸣强大,但并不知道莫一鸣,为何强大。特别是从莫一鸣的身上,他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在北峰听师父说过,传说中的极品凝气丹,在聚气阶层服用之后,能瞬间使修为之力恢复如初。难不成此人刚才,是服用了极品凝气丹?”另一名修士颤颤开口,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莫一鸣,就如那极品凝气丹一样,是神秘与传说的存在。

    “不可能,极品凝气丹只是传说而已,不可能真正存在。”

    另一名修士否决得很果断。

    “或许真的有,前段时间,我听说黑市出现极品凝气丹。不知是真是假,但此人让我们觉得太多不可能的东西,在他身上实现了。”

    被另一名修士如此一说,那否决的修士,竟不知如何回应。的确,在这一天,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莫一鸣带给了他们太多的不可能,在这一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记住莫一鸣这三个字。

    莫一鸣站在空中,望着那断了手臂的化形修士,神色极为平淡,但却在这平淡之下,让人顿感一股莫名的冰冷之感,这种感觉就好比无声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你不用知道太多,你只需知道,今日,你必须死!”

    莫一鸣的声音很冷,冷得与他深邃的眼神很不相互,他的脸庞有鲜血凝结成的血块,衣衫满是血渍,整个人看去就如同从死亡边缘走来,似来自于地狱的恶魔一般,只有杀戮。

    随着他的声音回荡间,他身子从空中蓦然的落下,化为长虹,破空之声响起,直冲这断了手臂的化形修士。

    这化形修士一惊,对方速度着实太快,根本来不及做太多的应对,一把抓住旁边的一名聚气修士,猛地向前丢出。

    砰的一声,莫一鸣的拳头直接轰击在这名修士的身上,这修士眼中带着惊恐,鲜血四溅,血肉模糊,倒在地上颤抖了两下之后,没有了呼吸。

    与此同时,这化形修士,脚步一迈,立刻踏入虚空,仓惶逃去。

    可莫一鸣现在的速度,不知快了他多少,只见他对着虚空赫然一踏,速度达到极致,瞬间临近这化形修士,让这化形修士,再次感受到那股可怕的死亡气息。

    心跳加速得仿若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身外。此人想做死亡前的最后一丝挣扎,反手挥出时,直接被莫一鸣一掌劈断!

    他嘶鸣一声,眼中带着惊恐。根本不敢回头看莫一鸣,用尽全力逃亡,但莫一鸣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再次临近之时,莫一鸣手掌蓦然伸上天空,从空中赫然拍下。

    “你刚才不是想打爆我的头吗!”

    莫一鸣沉喝一声,修为之力云集在掌心之内,猛地一掌拍在了此人的头颅上,鲜血溅在他的脸上,此人从天空中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坠落下去。

    待这化形修士死去之后,莫一鸣转身看向其余的修士,这一眼神的投向,立刻让这些修士一个个心神颤抖。内心战意全无,化为恐惧。修为之力爆发出来,化为自己最快的速度,开始拼命逃亡。

    莫一鸣在今日,注定要大开杀戒!

    只见他五指对着虚空一抓,于他身旁数里之内,虚空竟然开始扭曲凝聚于他掌心,化为道道风刃,带着呼啸之声,如闻到了鲜血与杀戮的味道,在莫一鸣的掌心前方,蠢蠢欲动。

    “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莫一鸣开始本不想杀他们,但对方一直咄咄逼人,甚至想将自己只置于死地,这让莫一鸣非常愤怒。以莫一鸣推测,这些修士之所以千方百计都要杀了自己,肯定是受其掌座指使。所以他望着这些天坛宗与次南门的修士,内心已做好了与天坛宗以及次南门对立的决心。这一次,他不会念及同门之情,更不会惧怕那些掌座,他要杀了想杀他的一切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