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嘴上叫其余的修士杀莫一鸣,鼓舞士气。但当莫一鸣这一眼神投向之时,这姓宁的修士,其脚步蓦然一跃间,竟向着另外的一变逃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数个修士腾空而起,在莫一鸣的前方,一同发出了修为之力,阻挡住莫一鸣追杀那姓宁之人。

    莫一鸣的目光依旧凝聚在那姓宁之人上,虽没有说话,但却让此人颤抖不已。而他的五指,也是握得嘎吱作响,对着前方一名修士的头颅,撕裂着虚空轰击而去。

    砰的一声,此人头颅直接被轰成粉碎,鲜血四溅,流淌在枯叶中,随着大地一直到林间小溪,与之前那些血液一起,然后了这清澈见底的林间溪流。

    与此同时,他反手一挥间,一掌向着另一名修士挥出。

    这修士明显之前就所有准备,当莫一鸣这一掌挥来之时,他的修为之力已凝聚在其掌心之内,与莫一鸣挥来的一掌,直接撞击在一起。

    但纵然如此,在这两掌接触之间,那修士的掌心同样传来一阵强劲的震麻之感,身子直接倒飞出去。

    这修士也算灵活,在其身子飞出之后,他似乎知道后方有一批紫竹一般,右脚一踏后方紫竹,竹干弯曲了许多,竹叶唰唰落下。而他的身子,仿若是借助这反弹之力,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双掌合拢间,在其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把白色的利剑。

    这应该是此人的术法,在发出的一瞬,破空之声响起,修为波动散开。

    莫一鸣神色依旧,眼中杀意依旧,他并没有做太多的抉择,而是一掌横空劈成,这一掌很果断,阵阵风声响起,身子带动了地上枯叶飞舞,凝聚间化为弧形大刀,直接斩在了此人的所在。

    这一斩去之后,此人身前的白色利剑顿时化为波动散开。他的眼中刚出现惊恐,但在下一秒,身子便被斩成两半,鲜血溅射的同时,两边飞出。

    面对着现在莫一鸣的斩天诀,此人的术法,不堪一击!

    “咻!”

    而就是这个时候,趁莫一鸣心神还未凝聚之时,另一名天坛宗的化形修士,一指点出后,一把蓝色的飞剑蓦然的呼啸而去。

    这飞剑并非是修为之力所化,而是这修士真真切切的法器。

    莫一鸣一惊,神色有了轻微的变化,身子往后一扬间,蓝色飞剑从他鼻尖呼啸而过,带着阵阵寒意。

    与此同时,那次南门的化形修士,从地上一踏,身子化为长虹一掌挥出,这一掌莫一鸣来不及做太多的应对。刚一感受到之时,就忽然背部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痛苦之感,这种感觉令他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被撞飞到天空。

    若不是豆豆平常帮助莫一鸣强大着莫一鸣的防御,这一掌之力,若是直接击中在一般聚气九重之人的身上,肯定会粉身碎骨。

    见莫一鸣占了下风,这些修士一个个乘胜追击。化为长虹直冲天际。

    而就在他们飞出的一刻,莫一鸣冲天而降,如同星球落下的陨石一般,其速度之快,摩擦着虚空之时,甚至有无形火花溅射。带出来的撞击之下,让三个刚刚冲上天空的修士,其身子直接爆裂开来。

    “砰!”

    莫一鸣落地,大地震动,更有枝叶溅起,这些枝叶还未落地,莫一鸣五指向前一抓,如具有束缚凝聚之力般,这些飞溅的枝叶竟停在半空之中,旋即被莫一鸣猛地向前一推间,这些原本柔弱的枝叶,竟如同蕴含了无尽的力量一般,破空而去。

    前方几名修士,感受着这些枝叶带出来的波动,一个个神色大变间,往两边蓦然躲去。

    “咚!”“咚!”“咚!”

    数声响声泛起,那些枝叶从这修士中间呼啸而过,直接撞击在了后方紫竹之上,让所撞击到的紫竹,齐齐断裂开来。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那般蓝色的利剑,在那化形修士的操控之下,在空中迅速的旋转了几圈之后,带着蓝色的火焰,向着莫一鸣的所在,再次直击而去。

    这一次这把法器,仿佛发挥出了它所有的法力,撕裂着虚空时,所带出来的波动让莫一鸣顿时感觉到不凡。

    他脚步向后一迈,仿若是在找稳住身子的之点,五指掐诀间,一掌挥出后,在其掌心前方,蓦然的出现了一股弧形的防御圈。

    砰的一声,这蓝色利剑直接撞击在他前方的防御圈上,但并没有撞断,反倒是抵触着这道防御圈,溅射出蓝色的光芒,尽可能的想冲破这道防御圈,刺穿莫一鸣的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被莫一鸣断了手臂的修士,忽然不再继续闪躲,脚步一踏间,化为长虹,从天而降,一掌从空中拍下,而拍下的地方,正是莫一鸣的头颅。

    他想用这一击,直接拍开莫一鸣的脑袋。

    但莫一鸣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可这法器的确很强,短时间内不能将其毁灭。

    当这一掌即将接触到莫一鸣身子的时候,莫一鸣另一只手掌蓦然间挥出,一掌迎击上去。

    这一掌挥出之时,因修为之力有所分散,莫一鸣的掌心传来一阵痛麻之感,使他神色,涌现出了痛苦之色。

    但那化形修士,也是在这一掌之下,倒飞出去。

    借助着这转瞬空闲的功夫,莫一鸣知道那名修士还会轰击下来,于是在这一刻,他另一只掐诀间,狂暴修为之力去指尖发出,向前一退后,直接将这法器推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莫一鸣的身子向前一迈。

    果不其然,当莫一鸣的身子刚刚向前踏出的一瞬,天空中一道掌力呼啸而下,轰的一声,撞击在大地上,尘土飞溅后,出现了一个一丈有余的大坑。

    “这法器太耗我修为!”莫一鸣虽未说话,但内心已有抉择,他看着这蓝色利剑,在蓝色利剑再次击来之时,他并未与之硬碰,而是化为长虹直冲天际。在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他五指对着虚空赫然一抓,强风呼啸间,飓风蓦然形成,他心中默念斩天诀第三重的术法,前方的飓风,忽然化为肉眼可见的巨型战刀,在这法器飞来的一瞬,直接斩去。

    砰的一声,战刀与这法器在修为波动的回荡中,直接化成了虚无。

    而与此同时,莫一鸣并没有任何的迟疑,生怕这些修士改变主意,对雷啸等人痛下杀手。

    于是他从天而降,轰的一声降落在雷啸等人的面前,对着前方的一名修士,一掌挥出。

    这一掌挥出时,他感觉到了极为费力。仅仅是这短时间的战斗,他已发出太多修为之力,且不说体力是否跟上,体内云集的灵气,也被他有所透支。

    但纵然如此,来自于他聚气与众不同的力量,依旧是使得此人身子连嘶鸣的机会都没有,身子直接爆开。

    莫一鸣的额头已经冒出汗珠,衣衫被鲜血染红,他的呼吸,甚至变得有些沉重。

    这些修士似乎也发现了莫一鸣有些吃力,一个个趁胜追击,不给莫一鸣任何喘息的机会。

    雷啸修为之力爆发,正欲冲出,却被莫一鸣阻止:“保护好他们就行,其他的我来应对。”

    话语说得极快,莫一鸣望着这些来临的修士,咬紧牙关,身子赫然冲出间,并没有用飞行之力,仅仅是奔跑的速度,几步间就来到这前方两名修士前方,他双拳蓦然挥出,拳头刺穿两名修士的胸膛,鲜血溅在他的脸庞上,他沉喝一声,推着这两名修士,撞击在后方疾驰而来的五名修士身上。使那五名修士,一个个倒飞出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不经意的情况下,在其腰间,传来震痛之感,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倒飞出去。

    远处,那躲在竹林中观望着此幕的几名修士,虽发现在他们激斗之地,有灵竹显现出来,但一个个却不敢上前。

    特别是那个之前激动的修士,此时神色有些焦虑,他之前因为莫一鸣打败化形修士而崇拜莫一鸣,现在又由莫一鸣受伤而无比的担心。

    “看来,此人虽然修为之力令人不可思议,但面对着三个化形修士以及一群聚气八重到九重的修士,也不能以一敌百,毕竟他终究是修士,没有三头六臂,修为之力总会消耗。”

    另一名修士的惋惜声,让这担心的修士,更为的焦虑。

    那姓宁的修士,此刻眼中杀意尽现,看着倒在地上的莫一鸣,沉喝一声:“趁现在,杀了他!”

    这一声喝令之后,所有修士如心神振奋一般,全部修为之力爆发而出,对着莫一鸣的所在,一同轰击而去。

    “不!”

    醉美燕嘶鸣一声,哭泣着冲出。

    但当醉美燕还未到达莫一鸣的所在时,她就清楚的看见,这些修士将莫一鸣围得水泄不通,修为之力同时轰击而出。

    雷啸的脚步也是蓦然一踏间,化为长虹冲出,但以他距离莫一鸣的地方,即便到达莫一鸣的所在,恐怕看见的就是一件尸体!

    谢无常非常清楚,若是莫一鸣现在不能恢复修为与体力,那么迎接他的,便是死亡。

    至于豆豆,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