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让雷啸的心离开提了起来,以他与醉美燕的距离,是根本救不了醉美燕的。『『ge.

    谢无常也是神色一变,走神时被对方一掌拍在胸膛之上,鲜血喷出后,向后倒飞出去。

    至于张小胖,他现在的距离,离醉美燕,更为遥远。

    离醉美燕最近的,是莫一鸣,但他现在被四个聚气九重修士纠缠着,而很显然,这几个聚气九重修士,踏入九重阶层,已有一段时间,所以在他们当莫一鸣正想抽身时,却被对方阻止而住。

    “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在莫一鸣的百川袋内,豆豆蓦然飞出,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在这聚气九重修士正欲撞击到醉美燕之时,豆豆一下撞击在此人的太阳穴之上。

    砰的一声。

    此人痛苦之色刚现,头颅处便出现了一个血窟窿,鲜血直淌!

    雷啸松了一口气,内心有一种振奋之感,道:“豆豆,美燕就交给你了。”

    雷啸说完,修为之力蓦然爆发,对着前方修士,再次轰击而去。

    “这是什么东西?”豆豆的出现,倒是引起了那次南门化形修士的注意,这一目光凝聚之下,顿时看出了此物与众不同。他并没有多想,脚步一迈间,五指伸出时,对着抓向豆豆。

    豆豆正欲飞开,忽然的,在这化形修士的前方,又出现了另一名化形修士,此人修为明显高于这次南门的修士,只见他站在次南门修士前方时,不由得微笑道:“风师弟,这宝物,我很感兴趣,不知道风师弟可否相让?”

    很显然这两个人认识,但此人开口之时,这姓风之人,虽神色有些难看,但终究不敢反驳,反倒是僵持一笑,道:“既然宁师兄感兴趣,那自然是先由宁师兄来。”

    “那就谢谢了。”这姓宁的修士得意一笑,身形一侧间,顿时向着豆豆抓去。

    豆豆一惊,立刻呼啸而出。

    “还真有趣,竟会逃!”姓宁之人再次一步踏出,化为长虹向着豆豆追去。

    “给我滚开!”与此同时,莫一鸣在那数个修士之中,蓦然的摊开双手,一股修为气息从他体内由内而外发出,怒吼一声后,直接将这几个修士,撞飞出去。

    他的瞳孔内似有火焰燃起,立刻目光凝聚在那追豆豆的修士之上,内心杀意更浓。

    “劳资的东西,你也敢动!”

    怒吼一声,莫一鸣对着虚空蓦然一踏,咻的一声飞出,撕裂着虚空,向着这姓宁之人撞击而去。

    这一撞击,并未发出任何的术法,仅仅是他聚气九重的修为之力。

    对于这化形修士来说,之前虽然看见莫一鸣打败数个聚气九重修士,也知道莫一鸣的修为之力比一般聚气九重的修士要强得多,可他是一个化形境界的修士,还是一个化形二重的修士,在他看来,任凭你聚气如何强大,也不可能战胜化形修士,所以当莫一鸣飞来之时,这姓宁之人并没有移动,而是站在原地,目光凝聚在莫一鸣身上,闪烁出杀意间,其嘴角忽然露出一个狡黠之笑。

    “自不量力。”当莫一鸣正欲接触到此人之时,此人沉喝一声,修为之力凝聚在掌心之内,一掌挥出。

    与此同时,莫一鸣的神色依旧,在这一掌挥来之时,他也能感受到那修为波动带出来的不凡。但他也没有后退,在接触到此人的一瞬,全部修为之力爆发而出,凝聚在掌心之中,有一股狂暴之感,让人惊惧。

    特别是在这一刻,这姓宁的修士,也忽然感觉到这股力量的不同,这股力量让他惊惧,让他不可思议。虽还未真正接触,但光是那抵触之力,已让他身子觉得有难受之感。

    更主要的是,这一刻他已经无法闪躲,只能硬生生的与这一掌,相撞在一起。

    “砰!”

    一声如雷鸣般的炸响响起,在那双掌接触到的地方,一圈修为波动如爆炸一般回荡开来,使得这周围数十里的地方,那些微高的紫竹,发出唰唰声响,齐齐断裂开来。

    与这紫竹断裂的,还有这姓宁修士的手臂!

    在这手臂断裂的一瞬,他只感觉到麻木,但在下一秒,剧烈的疼痛之感,让他忽然嘶鸣了一声,身子再次被一股强劲的修为之力撞击到,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蓦然的飞出!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没有人会想到,一个聚气修士,竟然能一掌击败化形二重之人。

    即便是雷啸,也完全没有想到,他停在原地,望着这一幕,眼神中满是惊叹之色。望着这一幕,他心神振奋更加厉害。

    还有那名与他还在激战的修士,在这一刻,也似乎忘记了发出攻击,眼睛瞪得老大,但此刻眼神之中,却不是之前的战意,而是现在涌现出了的震撼,致使他的身子,有些颤抖。

    在这之前,他虽然亲眼所见莫一鸣杀了几个聚气九重修士,但他们还有底牌,还有化形修士坐阵。所以至始至终,他觉得只要化形修士出手,莫一鸣必死无疑。但这一刻,莫一鸣完全颠覆了他之前之前所想,他如何也想不通,一个聚气修士竟然会打败化形修士。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

    还有次南门那姓风之人,神色也是涌现出了讶异。他虽然知道莫一鸣的术法奇异,同样知道莫一鸣的修为之力很强,但他并没有亲身体会到莫一鸣的最强之处。他更清楚的是,之前倒飞出去的化形修士,其修为在他之上!

    而就是这么一掌,一掌手臂断裂,一掌鲜血飞溅,一掌倒飞!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之前自己所感受到的聚气气息,来自于莫一鸣身上的气息,是否有误,或许对方已经是化形修为的所在!

    他内心的杀意,也在这一刻,在这嘶鸣声的回荡间,烟消云散。

    “这……怎么可能!”远处借助着几根粗壮紫竹遮挡着身子的几名外峰弟子,此刻一个个神色也是极为讶异。

    他们的脸庞轻微的颤抖,目光中的震撼与众不同。这绝对是他们看过最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他们的印象之中,化形就是超乎聚气的存在,聚气修士不可能战胜化形修士!

    可现在,他们亲眼所见,一个聚气修士真的将一个化形修士战败了。此事一旦说出去,肯定会被别人当成疯子。

    “聚气修士,他是聚气修士啊!”

    另一名修士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之前本就希望一个聚气修士战胜化形修士,但显然之前他仅仅是希望而且,这并不可能真正的实现。可在这一刻,他亲眼所见,绝无虚假!

    所以他激动得不能自已,甚至对莫一鸣,产生崇拜之感。

    另一名化形修士也是如此,他震惊得不能自己,久久无法回神,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这些天坛宗的修士,一个个终究不敢继续攻击莫一鸣和后山的人,因为之前被莫一鸣击飞出去的那名化形修士,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

    他们的战意消退,被死亡的恐惧震慑而住。

    而雷啸他们的内心,却是战意更浓!这就好比追随了一个威武,战无不胜的将军一般,士气大涨!

    见得此幕,那姓宁的修士猛地跃起,忍着身子传来的痛苦,忽然撕心裂肺的叫道:“杀了他!”

    他这一声令下之后,这些天坛宗的弟子,一个个颤抖间,依旧不敢上前。

    “今日他知道我们本就要杀了他,若是今日放他出去,他日强大了,我们一个也活不成!集中力量,看他有多少修为之力可以透支,一同杀了他!”

    是的,如果全部修士集中战莫一鸣一人,那么战胜杀了莫一鸣的机会,就很大大的增加。

    这一句话,如点醒了所有人一般,让他们颤抖后退的身子,一个个再次修为之力迸发而出,目光凝聚在莫一鸣的身上,如群狼盯上猎物,一个个杀意尽显。

    正如那姓宁之人所说,如果今日不杀了莫一鸣,那么他日他们一个也不会有好下场。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放虎归山!

    但他们并不知道,莫一鸣此时已经杀红了眼,既然他们选择求饶,莫一鸣也不会放过。即便他们选择一起上,莫一鸣也不会害怕!

    “你们一起上!”

    沉喝一声,莫一鸣眼中杀意尽显,凝聚在那姓宁之人身子之上,令此人神色赫然一变间,顿时感应到一股强劲的死亡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