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一鸣并不想与任何西峰的人发生纠缠,他甚至不是理睬天坛宗和次南门,他甚至怕自己的一些言行举动不经意间得罪这些宗门。

    修为长进迅速并不是他的错,他原本认为自己修为长进快,会给一直垫底的西峰挽回一些颜面,甚至会让别人以他为荣,但现在明显错了,这一切似乎都是他想得太天真。自从他踏入西峰,注定要被这些人针对,而现在注定的是,要被这些人——追杀!

    他本不想伤任何西峰的人,甚至在这次灵竹争夺中,他不会去抢西峰任何修士的灵竹。他完全没有想到,天坛宗竟然会派这么多人来杀他,这让他很失望!

    所以他的话语回荡间,蕴含了他无尽的怒意!

    甚至在这怒意之下,于莫一鸣身旁的一些紫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橫劈而过,齐齐断裂开来,竹叶发出刷刷声响。

    远处,一些西峰的弟子,也听到了莫一鸣的怒吼,他们心神一颤间,并不敢向前去看,因为他们大致推测出了什么,对于天坛宗与莫一鸣,他们谁也不敢招惹。

    还有那些正在观望着这一切的其他修士,在此刻也是一个个神色讶异,单凭这声音的回荡,就已让他们的神色,无比震撼。

    “此人的修为之力,不容小觑!”其中一名修士颤声开口。

    “但另外几人的修为,却是在化形!”

    另一名修士开口间,目光始终停留在莫一鸣身上,在这一刻,他并不是希望看到那几名化形修士将莫一鸣杀了,反倒是想看到,这个聚气修士,如何战胜化形修士。这觉得是一场视觉的盛宴,也觉得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从这声音之中,他们隐约觉得,这个聚气修士,竟能与化形修士一拼!

    莫一鸣的眼眶,甚至在这一瞬,似有火焰燃烧。其声音中回荡的怒气,即便是这化形修士感受到之后,都不由得为之一怔。

    在这之前,他们认为当莫一鸣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些化形修士之时,理该表现出畏惧,而非这般愤怒。可现在,他们忽然不经意的觉得,或许莫一鸣比他们想象中更为可怕。

    可即便如此,被聚气修士这样一吼,来自于他们化形修士的傲气,却让他们觉得非常不爽。

    本就打算就这样轻易的杀了莫一鸣,但现在,他们要将莫一鸣,碎尸万段!

    但他们并不知道,莫一鸣正准备大开杀戒,这也是莫一鸣第一次。

    即便是之前一直惧怕这些天坛宗之人的醉美燕,也如同受到了共鸣一般,体内血液莫名翻腾间,竟有战意燃起。

    至于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小胖就不用多说。

    反倒是一向贪生怕死的谢无常,其眼神中露出了决然之色,特别是莫一鸣的声音还在回荡时,让他有一种振奋之感。他知道这一天,这些天坛宗弟子与次南门弟子不可能放过他们,那么既然如此,不如痛快一战!

    雷啸更是如此,他一向与莫一鸣一同并肩作战,以前是,现在也会是!

    但这几名化形修士并不打算自己出手,在这声音回荡间,他们虽然觉得莫一鸣的怒气滔天,但在这一刻,他们觉得莫一鸣的怒意,是对垂死挣扎的无奈!

    忽然的,他们喜欢看见莫一鸣怒!

    “敢如此对天坛之人说话,今日不杀你!不算天坛弟子!”

    就在这个时候,在那化形修士身后的几十个聚气修士,一个个沉喝间,修为之力迸发而出,蓦然冲出间,眼中蕴含无尽杀意,对着莫一鸣,一拥而上。

    莫一鸣的眼皮微微上扬,身子有气息波动开来,望着这些飞来的修士,咬了咬牙关,沉喝道:“既然不让,那我便杀出一条路!”

    莫一鸣并没有躲闪,反倒是一脚踏出,在大地的震动中,拳头握得嘎吱作响,其拳头周围虚空,一丈之内,顿时开始扭曲起来,修为之力带着灵气快速凝聚在他的拳头之上,轰了的一拳挥出。

    在其前方的两名聚气九重修士,下意识的发出防御之力,但莫一鸣的力道实在太大,直接轰碎了这道防御之力,将这两名修士的胸膛,直接撞击出了一个血窟窿。

    鲜血溅在莫一鸣的脸上,散着热气。

    闻着这股血腥之味,莫一鸣心中杀意更浓。他望上一跃间,对着另一名修士的头颅,一脚踏出。

    这修士神色大变,恐惧之色赫然布满全身,下意识的将双手向上阻挡。

    “嘎吱!”

    双手断裂开来,此人还未来得及嘶吼,头颅直接爆开,化为血肉四溅。

    “杀!”雷啸咬紧牙关,眼中怒火燃起,对着其中一名聚气修士,脚步一迈间,五指对着虚空赫然一抓,术法口诀在内心默念,虚空扭曲中,化为一个巨大的拳头幻影凭空出现,蓦然对着这名修士轰击而去。

    “砰!”

    炸响之声响起,修为波动散开,只见那名修士在这泰山压顶术法的轰击之上,直接倒飞出去。

    “杀出一条路!”

    谢无常虽是聚气七重,但现在他战意依旧浓郁,怒吼一声后,对着其中一名修士,蓦然的轰击而去。而他发出的,同样是泰山压顶术法,但这术法还是与修为之力有关,当他拳头幻影挥出之时,在其前方的聚气一拳,手掌向前一拍间,这拳头幻影便化为阵阵余波,回荡开来。

    “自不量力!”此人眼神一变间,在这修为波动回荡开来之时,向前一步踏出间,修为之力自掌心发出,轰的一声撞击在谢无常的身上,使得谢无常的身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纵然如此,谢无常并没有去理会此刻身子传来的痛苦,反倒是内心战意更浓,腾空一跃时,化为长虹冲了出去。

    “打架怎能少了我!”张小胖化为长虹冲了出去,他并没有发出任何术法,单凭他肥硕的身子带着他的修为之力,生生的向着一个天坛弟子撞击而去,如同飞出去的大石,撕裂着虚空之时,带着呼啸之声。

    醉美燕并不会飞行术法,但她内心的战意并不比其他人的少,只见她几步迈出时,大地震动,仿若借助着这大地的反弹之力,身子腾空而起。

    也正是这一幕,让一个聚气九重的修士赫然发现。他的眼神此刻除了杀意看上去让人觉得无比森冷。

    “找死!”

    此人沉喝一声,身子化为长虹蓦然冲出,一拳挥出间,直接让醉美燕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气息,呼啸而来。

    而一旦这一拳轰击在醉美燕的身上,那么醉美燕,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