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颜压低了声音对墨修斯道:“我会没事的,也请你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倾颜和墨修斯小声说话的时候,她没有看到z男爵的薄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直线。

    z男爵像是不满倾颜还在和墨修斯说话,他一把将倾颜拉进自己怀里,用戏虐的语调道:

    “美人儿,我们走吧~”

    z男爵不由分说的直接把倾颜横抱起来,倾颜下意识的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因为她的动作,z男爵脸上的情绪终于是软化了下来。

    墨修斯瞪大了眼睛,就这么看着z男爵将倾颜直接抱了出去。

    等到z男爵的身影消失在了房间门口,墨修斯将满腔怒火对准了君噬夜。

    “z男爵一来就跟我抢人,你还放任他?要是他一直霸占倾颜,我们还怎么合作?!”

    君噬夜不紧不慢的说道:“极乐号是我的地方,你怕什么?男爵他想离开极乐号,还要过问我一声!”

    君噬夜是觉得墨修斯太意气用事了,“修殿下,你就让岚堂小姐陪男爵大人玩几天,说不定男爵大人开心了,他就愿意与我们长期合作了。”

    墨修斯银牙暗咬,“我可不想倾颜被人染指。”

    君噬夜嗤笑一声,他只在心里道,墨修斯真是个蠢货!

    成大事者怎么能被女人所耽误,女人如衣服,该舍则舍,墨修斯爱上了倾颜,早晚他会在感情上栽跟头的!

    这一边,z男爵一路抱着倾颜上了电梯,电梯在11楼停了下来,这里也是一处占地超过800平米的豪华套房。

    君噬夜给z男爵准备的房间比墨修斯的还大。

    z男爵抱着倾颜往卧室的方向走去,摆放在卧室正中心的那张圆形水床,足足够躺下六七个人。

    倾颜被丢在了水床上,她整个人都陷入柔软的被子里,在她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礼服的肩带又从她光滑的肩膀滑落下来。

    忽然,床上又塌陷了一块,z男爵到床上来了。

    他双膝跪在床上,将倾颜往后一推,倾颜就倒在了床上。

    而对方压了上来,他打开双膝跪在倾颜双腿两侧,男人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看着一袭红裙的女人如花朵一般在床上绽放。

    “刚才你在和那位姓墨的说什么?”z问她。

    “修他不姓墨……”倾颜小声道,不知怎么,在他面前回答关于墨修斯的事,倾颜反而心虚了起来。

    男人一边的唇角往上挑起,但那笑容并不温柔,像是把倾颜的内心活动都给看透了一般。

    “叫他叫的这么亲密,他是你谁啊?”z又问她。

    倾颜腮帮子微微鼓,她无辜道:“以前,我和修是玩伴……啊!!”

    倾颜话还未说完,她叫了起来,因为z俯下身,在她胸上的柔软处,咬了一口。

    倾颜吃了疼,眼泪都在眸子里打转,她抬起手把男人脸上的护目镜给扒了下来。

    护目镜被倾颜丢在了地上,男人依旧保持着伏在她胸前的姿势,在刚才他咬过的地方,又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