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羽爱提起岚堂爵雅的那些话语里,冰泪推测出,神羽爱现在和岚堂爵雅并不太亲密。

    这说明,神羽爱是真的忘记岚堂爵雅了。

    两个彼此忘记对方的人,居然又走在一起。

    “我儿子好端端的,凭什么以这么低的价格把公寓租给你?”

    君兮爱神色漠然的瞥了冰泪一眼,冰泪既然向她发出提问,那她就回答道:

    “因为你儿子在追我。”

    冰泪:“……”

    此刻的冰泪,恨不得捂住心口,呕血三升……

    她的儿子,风光霁月,犹如天神般的男子,任何女人都倾慕着他,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要让岚堂爵雅去追的女人。

    而这女人,面对岚堂爵雅在追她这件事,好像也没多少情绪,她不会开心,不会兴奋。

    就像被一个普通人追求似的。

    而且这个追求君兮爱的男人,在君兮爱的眼里也就马马虎虎吧。

    一想到“马马虎虎”这样的词和光之子岚堂爵雅沾上边,冰泪实在为自己的儿子而感到心痛。

    她的儿子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就是蒙了尘的夜明珠,岚堂爵雅的身边应该有更好的女人!

    “我儿子在追求你?”冰泪挑起一边的唇角,看着君兮爱的眼神充满了挑剔。

    君兮爱就道:“你不信,你就去问你儿子。”

    身为杀手,君兮爱没有多少感情,但是没感情,不代表她对感情迟钝。

    她自然能感受到岚堂爵雅在追求她,而且岚堂爵雅也把对君兮爱的追求表现的很明显。

    冰泪:“……”和眼前的这个女人说了几句话,冰泪感觉自己都要被气死了……

    “我会去问我儿子,他和你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不过我告诉,神羽爱……”

    “我不是神羽爱。”君兮爱在冰泪高高在上的向她施压,向她发出警告的时候,又不适时宜的,打断了冰泪的声音。

    冰泪:“……”

    “那你说,你叫什么!”冰泪气着低吼出声。

    “无可奉告。”君兮爱漠然回答。

    冰泪:“……”她在自己的心里骂了一万声fu*k。

    冰泪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说道:“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谁,你都不准再接近我儿子!请你立刻从我儿子的公寓里搬出来!”

    “不行!”君兮爱简短的吐出两个字。

    冰泪冷笑着:“你喜欢岚堂爵雅?你不想搬出我儿子的公寓,就是为了想要接近他?”

    接近岚堂爵雅,君兮爱在心里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个原因。

    因为她手里有一个大任务,就是杀了岚堂爵雅,她接近他,就是为了选择最好的时机。

    但这种事,她自然不可能对冰泪说。

    “我交了租金,毁约搬出来,不止拿不到租金,还要付三倍的赔偿费用。”

    冰泪就道:“才三倍,我帮你付。”

    “不需要,我不想欠人钱。”

    冰泪:“就一万五千的钱,你自己也可以付!”

    “你说搬,我就搬,凭什么?”君兮爱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冰泪。

    冰泪:“……”她发现,不管是以前的神羽爱,还是现在的君兮爱,她和这个女人都很难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