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凌寒把车祸发生时间设定在自己出生前的一个月左右,他一目十行的查看了交通事故记录。

    “一头野猪跑出动物园,导致s市某路段出现交通堵塞……”

    “一妇女碰瓷发现车上坐着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人……”

    “自来水管爆裂导致某路段被水淹没,各车主纷纷赶来洗车造成交通拥挤……”

    “7月份,横跨欧亚非三大陆的西斯廷帝国女王访问s市,s市内交通管制长达半个月……”

    湛凌寒看到了几起孕妇出车祸的事件,可在新闻的跟踪报道里,这些孕妇孩子出生都不是和湛凌寒同一天的。

    湛凌寒顿时觉得烦躁不已,大脑里像是被扯松的毛线一团的乱。

    他合上笔记本电脑,起身走进浴室。

    蓬头里的热水哗啦啦的落在湛凌寒的头顶上,他闭着眼睛,脑海里出现湛夫人癫狂而冰冷的脸。

    “你觉得自己凭什么能和岚堂家族的千金在一起?你根本没资格!”

    “你根本不是湛家的大少爷,这个身份是我赐于你的!”

    只要湛夫人不想让他当湛家大少爷了,他随时可以被湛夫人扫地出门是吗?

    但湛夫人,真以为他一直依赖着湛家的势力么?

    现在的湛家没有他湛凌寒的推动和操控,能在国外不断扩张自己的市场?

    为了能站在世界第一首富,岚堂家千金的身旁,他湛凌寒可是付出了常人都难以想象到的努力的!

    随便冲了个澡后,湛凌寒吹干自己的头发,他从浴室里出来,就掀开了被子,躺在床上。

    他的脚一伸进去就踢到了一处软肉,被子里面发出一声轻哼。

    刚才他在想心事,根本没发现被子鼓起了一座小山,湛凌寒伸手拍了拍那座“小山”。

    “出来!”

    “小山”动了起来,被子里,他的大腿被一只细腻的小手按住。

    倾颜钻了出来,还爬到了湛凌寒身上。

    “凌寒你刚才踢到我了。”少女向他抱怨道。

    湛凌寒问她:“你怎么一声不响的跑到我床上来了?”

    蜜合色的发丝从倾颜光滑的肩膀上掉落下来,“你不是让我每天都陪你睡么?”

    倾颜的脸颊被捏了捏,湛凌寒扬起唇角,“你还变得挺主动的~”

    倾颜认真的看着湛凌寒的脸,问他道:“凌寒,你不高兴呀?”

    “我没有不高兴。”湛凌寒否认着。

    倾颜抓着他的手指说着,“你遇到不开心的事,告诉我好吗?我会让你开心起来的!”

    望着少女纯真的容颜,少年脸上原本带着若无其事的笑意逐渐褪去,露出自己真实的情绪来。

    湛凌寒垂下眼眸,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倾颜的肩膀上。

    “如果我不是湛家少爷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又不是因为你是湛家少爷。”倾颜说道,她的手指从湛凌寒后脑的发丝间穿插而过。

    “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凌寒呀。”

    听到倾颜的话,湛凌寒低笑了一声,他又听倾颜问道:

    “你是因为湛阿姨而不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