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酒店内:

    “厉医生不愿来给凌寒看病?”倾颜愣愣的望着岚堂爵雅,岚堂爵雅对她点了点头。

    “厉陵川当年离开岚堂家的时候,他就发过誓,他不会再给岚堂家以及任何一个和岚堂家有关系的人看病。十几年了,我以为厉陵川不会再这么固执了,没想到……”

    岚堂爵雅从湛晨风那里得知厉陵川的回应后,他就来找倾颜商量了。

    “厉医生当初是为什么离开岚堂家的?”倾颜问道。

    岚堂爵雅摇了摇头,“十几年前的事我也不清楚。”

    倾颜坐在沙发上低下头来,“哥哥,现在厉医生他住在哪里?”

    “在s市的郊外,他来s市巡诊七天,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

    倾颜想了想,她道,“我想带凌寒亲自去厉医生那里,希望我们能用诚心打动他吧。”

    岚堂爵雅在心里思量了一下,“我会让伊星恋和伊星河陪着你过去,今天我抽不开身,明天下午我也会过去,亲自拜会厉医生。”

    “谢谢哥哥。”倾颜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让你为凌寒的事奔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岚堂爵雅伸手刮了刮她的脸颊,“跟我分生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啊。”

    “凌寒他……”

    “湛少爷,也算是半个家人~”岚堂爵雅说道,倾颜听着他的话,脸上浮起了不自然的红晕。

    另一头,伊星恋接到出任务的通知后,就开始整理行李。

    “首先,要带上芝士!”伊星恋把一大包的芝士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伊星河也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伊星殒看到伊星河要把一包大米塞进自己的背包里,他就走上去,把那包大米夺了过来。

    “跟着小小姐出去,带什么大米!多带点防护工具吧!”

    伊星殒又转过头对正把芝士条往背包里塞的伊星恋道:

    “伊星恋!出任务不准带那么多芝士!”

    伊星恋抬起头来:“芝士就是力量啊!”

    伊星河想从伊星殒手里拿回自己的大米,“我怕自己吃不饱!”

    伊星殒瞪着这两人,“你们一个个有点伊贺组护卫的素养好吗!我出任务,从来不会带这么多东西去吃的!”

    “那你口袋里的是什么!”伊星恋用手指戳了戳伊星殒的西服口袋。

    伊星殒立即按住了自己的口袋,“就……就一包番茄酱……”

    伊星恋又往伊星殒另一边的西服口袋戳了戳,“这里面不止一包番茄酱吧!”

    伊星殒就叫道:“我平常有低血糖需要随身携带番茄酱!”

    “人家也要从芝士里获取力量嘛!”伊星恋叫起来。

    伊星河在一旁赞同的狂点头,“我也要从大米里获取力量!”

    “不准带大米!你这是五斤的大米好吗!伊星恋你是猪吗?!带这么多芝士胖死你!”

    “你怎么可以说我这样可爱娇弱的女孩纸是猪呢!伊星陨你去死吧!”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伊星恋双手举起真皮沙发砸向伊星陨。

    伊星陨一闪而过,沙发就往门口飞了过去。

    倾颜走到门口,就看到巨大的黑影往自己头上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