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老板连忙将叶小果拉走,让叶小果离开包间。叶小果出了包间,回过头剜了一眼紧闭的房门。

    她回想起湛凌寒刚才说的话,脸上又溢出了笑容。

    湛凌寒,这可是你说的,倾颜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

    湛凌寒再次回到公寓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脱下外套随手丢在了沙发上手就顿了一下,因为他听到了均匀的呼吸声。

    他没开灯,低下头看去,就见倾颜睡在沙发上。

    她回来了?

    湛凌寒愣了一下,可她为什么睡在沙发上呢?

    湛凌寒小心翼翼的将倾颜抱起,熟睡中的少女倒在他怀中,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他抱起倾颜走进卧室,将倾颜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他跪在床边,手指从倾颜的脸颊上抚过,手指停留在少女的唇瓣附近时,让他想起白天她拒绝了他的吻。

    湛凌寒在心底惨淡的笑了笑,他确实很没用,追了她十三年,也没把她追到手。

    如果他在强硬点,撕了她衣服,直接占有她逼她就范,强迫她服从自己,这也是一个办法,可是湛凌寒做不出来。

    他喜欢倾颜,只想把她捧在自己的手心里,绝不愿意去伤害她,也不忍倾颜受到任何的伤害。

    湛凌寒起身,离开了房间,他抓起自己的外套,睡在了沙发上……

    清晨,倾颜醒过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

    “凌寒……”她低低唤了一声,下意识的往后一转,却没扑到熟悉温暖的怀抱里,倾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一个人睡在床上。

    她看了一眼身上的被子,顿时想起来,她不是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湛凌寒回来么?怎么一睁眼,她就睡在床上了?

    倾颜下了床,她走出去,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阳光落在湛凌寒的脸上,少年闭着眼睛,似有什么烦心事,他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

    倾颜想伸出手去抚平湛凌寒皱起的眉头,湛凌寒就醒过来了,他睁开眼睛看到倾颜把伸过来的手又收了回去。

    “你醒啦……”倾颜怯生生的说。

    “嗯。”湛凌寒淡淡的应着。

    “为什么睡在沙发上呀。”倾颜问道。

    “那你说我睡哪里?”湛凌寒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刚醒过来的少年,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冷冽疏离,倾颜望着他,低声道:“当然睡床上啦……”

    “只有一张床。”湛凌寒抬起头来对她说道。

    倾颜又听湛凌寒反问她道:

    “你现在还会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么?”

    倾颜倚靠在沙发椅背上,四肢有些发凉,“那你是要和我分开住吗?”

    湛凌寒低下头,没有回答倾颜的话。

    倾颜又说道:“公寓这么小,没有地方再给你铺床了。”

    “那不然……我搬出去?”湛凌寒说道。

    倾颜抿着嘴唇看着他,在所有情绪溢出来之前,她转身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电梯在12楼停了下来,伊星河走了进来见到了倾颜。

    “小小姐?”伊星河叫了她一声,倾颜情绪低落的淡淡的应了伊星河一声。

    “小小姐你怎么啦?”伊星河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