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堂爵雅还未开口,沈之舟就哄着冰泪:

    “夫人怎么会不受欢迎呢?夫人现在是全帝都最受欢迎的人了,听说这个月邀请您参加宴会的请柬就有几百份了。『→お℃..”

    “那些应酬我都不想去。”冰泪说道,沈之舟这么说,让冰泪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她向来被人吹捧惯了,无论走到哪里,她就是最为闪耀的焦点,以前冰泪到了哪个国家,哪个国家的首脑都会亲自来接她。

    为了能够结交到冰泪,世界各地的豪门贵妇都使劲浑身解术,想要邀请冰泪参加宴会。

    现在在帝都,邀请冰泪参加宴会,沙龙的人也很多,冰泪会挑着自己感兴趣的去。

    身为岚堂家的夫人,她认为参与社交宴会,就是她的工作,是她的本职。

    而岚堂爵雅要娶神羽爱,向神羽爱那样的人,根本不会去参加那些社交宴会,她是不会履行作为岚堂夫人的工作的!

    岚堂爵雅在餐桌边坐下。

    “爱昨晚忙着神羽家的事忙到很晚,今天我就让她多睡了一会。”

    沈之舟听着岚堂爵雅的话,他心里想,岚堂爵雅应该是很宠自己夫人的吧,虽然还没和神羽爱举行婚礼,但两人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岚堂爵雅回答冰泪的话,也回答的很巧妙,他说,是他让神羽爱多睡一会的,不是神羽爱自己睡晚了,不想起来陪冰泪吃早餐。

    听着自己的儿子帮别的女人说话,冰泪的脸色略显不悦。

    她喜欢把任何人都拿捏在自己手中,包括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娶了媳妇,她希望她的儿子能继续听她的,媳妇的作用就是起到辅佐冰泪处理些家务事罢了。

    可岚堂爵雅却宠着神羽爱,冰泪曾老佣人过去,给神羽爱上一上,如何在岚堂家当家的课,让神羽爱知道什么是岚堂夫人的本职。

    神羽爱不想听课,岚堂爵雅就直接把老佣人给请出来了。

    “爵雅最近瘦了,神羽爱现在24小时和你黏在一起,她怎么不照顾一下你的身体?”

    冰泪总有各种理由,挑出神羽爱做的不好的地方。

    佣人奉上红茶,岚堂爵雅望着自己面前冒着袅袅青烟的骨瓷茶杯道:

    “昨天我一夜没睡好,最近也被一些事困恼着。”

    “怎么一夜都没说好?”冰泪关心着自己的儿子。

    岚堂爵雅看向她,“妈,你应该知道有人在网络上爆出凌寒染上艾滋的事吧,这件事也会损害小柒的名誉,我为小柒感到担心。”

    提起战凌寒感染艾滋的事,冰泪心里就很不畅快,“那就让小柒和战凌寒解除婚约!

    最近我联系小柒,她都不怎么理我,我打算派人去,把她从m国接回来!”

    冰泪还不知道倾颜现在在乌苏里的事,若她知道了茜拉王妃差点害死了倾颜,冰泪从此就要恨上乌苏里了。

    岚堂爵雅之前和倾颜短暂通话过,他猜倾颜是打算让岚堂家和乌苏里维持和平关系的。

    “妈,小柒现在在m国避风头也好,我们现在要找到爆料出这件事的人才行!”

    “妈,你说会是什么人,把这种事曝光出去呢?毕竟知道这事的人,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