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泪就道:“她去m国了。ω δwww..”

    “m国?”茜拉王妃感到有些莫名,倾颜好端端的突然去m 国做什么?

    而且她不知道战凌寒在乌苏里出了事吗?倾颜不奔去西斯廷,怎么跑到m国去了?

    而冰泪在ipad里头说道,“是啊,她说去看望朋友,顺便去m国玩一段时间。”

    茜拉王妃就笑道,“像倾颜这样的年轻人就喜欢到处跑。”

    冰泪怕提起倾颜会让茜拉王妃想起自己过世的儿子,她就转移了话题道:

    “茜拉,你也可以出去散散心。”

    茜拉笑道:“我老了,走不动了。”

    “你怎么这么说你自己呢?茜拉,振作起来吧,你是乌苏里的王妃呀。”冰泪鼓励着她,茜拉王妃冲着ipad里的人,淡淡的笑了笑。

    等到茜拉王妃结束了和冰泪的通话,白七七也早已知趣的离开了。

    茜拉王妃看了一眼白七七送来的点心,她拿起点心盘,将点心盘摔在了地上,马克龙滚落一地,茜拉王妃抓起茶壶又往地毯上狠狠一砸。

    茶壶撞击到地上,并没有发出巨大的声响,茜拉王妃盯着不断从茶壶里涌出的琥珀色液体,她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

    “贱人!”不知道她是在骂谁,只是她低语的模样像是巫婆在诅咒人似的。

    “七七……小柒……我怎么没想到呢……”茜拉王妃低语着,她双手撑在茶几上,一只手抓紧了铺在茶几上的锦缎。

    在墨修斯死后,茜拉王妃性格大变,墨修斯是她唯一的孩子,人到中年,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茜拉王妃痛不欲生,甚至想要自杀随自己的孩子,离开这个世界。

    但她没有果断的选择追随自己的孩子,是因为,她想要报仇。

    她要让那些害死自己孩子的人全都偿命,然后她再自杀!

    战凌寒,岚堂倾颜,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在短暂的暴怒之后,茜拉王妃又坐回了沙发上,她背靠着沙发,凸出的眼球注视着刚才和冰泪通话过的ipad。

    上一次,她从冰泪口中得知战凌寒来乌苏里的事,冰泪只是无意中提到,却让茜拉王妃留了一个心眼。

    她派人去查,战凌寒秘密进入乌苏里是为了什么,之后乌苏里国家智库的人员推断出,战凌寒估计是为了寻找乌苏里要向西斯廷开战的证据而来。

    茜拉王妃就和国王一起,在皇宫内设了局,请君入瓮。

    虽然让战凌寒的计划没有得逞,可她却没有杀了战凌寒,还让战凌寒给跑了。

    国王不打算声张要捉拿战凌寒的事,他也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所以派了少部分的亲信在乌苏里首都四处搜寻战凌寒的下落。

    一旦发现了战凌寒,就直接将他秘密暗杀。

    不管是国王还是茜拉王妃,他们都只想看到战凌寒的尸体。

    可国王的亲信部队在乌苏里首都内搜寻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战凌寒的下落,这让国王和茜拉王妃这几日的心情越来越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