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应人对倾颜说,他们还会在乌苏里首都内搜索3天,他们是在首都里找到战式部队的士兵的,所以推断出,战凌寒他们遭遇袭击的地方可能就在乌苏里首都内。

    可要是再找不到战凌寒的行踪,岚堂爵雅的手下就会去其他地方进行搜寻了。

    乌苏里的首都就那么大,来这里旅游的人花一天就能逛遍整个首都,再用三天的时间足够把首都区域翻个底朝天了。

    接应人向倾颜交代了情况后,便先行离开了。

    倾颜,伊星恋,伊星河三人做出租车离开,给他们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也是岚堂爵雅手下的人,他长期以司机的身份生活在乌苏里,对整个乌苏里都比较了解。

    因为是信得过的人,伊星恋在车上放心大胆的开口安慰倾颜。

    “小小姐,你别难过,明天开始,我们也出去寻找战少的下落,乌苏里就这么大,我们会找到的!”

    倾颜抬起头看向伊星恋,她想要回应伊星恋的话,可话到嘴边,又没法说出来,任何话语都透着无力和担忧,特别是在看到战式特种队的军人伤成了那样。

    倾颜很难不往坏的方面想。

    凌寒也会伤成那样吗?

    她找到他的时候,她会不会……

    一想到如果躺在病床上,浑身是血的人是战凌寒,倾颜连呼吸都是痛的。

    路上堵车了,出租车停了下来,在马路上缓慢行驶。

    倾颜他们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只用了20来分钟的时间,就到主宅小区里了。

    现在却在回去的路上,堵了半个多小时。

    “这时候怎么堵车了?”伊星恋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晚上8点,又不是下班的高峰期,乌苏里首都的马路上却被堵的水泄不通。

    “现在是夏日祭典开始的时候,因为人太多,路上就变得很堵了。”司机对坐在后面的伊星恋说道。

    “夏日祭典?”

    司机说道,“是啊,乌苏里每年都会举行夏日祭,一个月后还会举行烟火大会,烟火大会一旦结束,就意味着乌苏里的夏天彻底结束了。

    乌苏里的夏日是很短暂的,就两个月的时间,一旦夏日结束,天气就会迅速转冷,到了十月份,乌苏里就会下雪了。”

    马路上实在是堵的让车辆寸步难行,司机又和倾颜他们讲起了乌苏里的风俗。

    “去年墨修斯殿下还在的时候,他在夏天自己就会开办萤火虫祭,夏天是萤火虫公园最热闹的时候了。

    墨修斯殿下过世后,公园里的萤火虫都死光了,皇室也没有再花大价钱从别国购买萤火虫了。”

    说起乌苏里的夏天,国民们总是免不了提到墨修斯这个人。

    身为皇子,墨修斯确实为带动乌苏里的经济发展做了很多事。

    司机又想到了什么,他侧过头,对倾颜道:

    “岚堂小姐,你知道墨修斯殿下建造的萤火虫公园叫什么名字吗?”

    倾颜摇摇头,“我不知道。”

    “那个萤火虫公园,叫柒夜公园。柒是华夏国文字的柒,夜是乌苏里语中,夜的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