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星河听了,他又说道:“那是战凌寒惹小小姐不高兴了吗?我去把战凌寒找回来!”

    伊星恋抬手抓住了伊星河的衣摆,衣摆被拉扯的,瞬间就能听到布料被扯裂的声音。

    伊星恋压低声音,低吼着:“你去哪找战少,飞西斯廷吗?”

    一遇到和倾颜有关的事,伊星河就要不淡定了。

    伊星河转过头看向伊星恋,他想知道伊星恋有什么主意。

    伊星恋就对他说道:“我们等小小姐哭完了,再去问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伊星河就和她急了,“怎么放任小小姐在房间里哭呢?!”

    “不管遇到什么事,重要让小小姐有一个发泄的空间,哭就是发泄啊,只有小小姐自己发泄出去了,她才能靠自己恢复过来。

    就像我遇到一没注意,就把芝士给吃光的事,我也会大哭起来,等哭完后,我在去买芝士,我相信,小小姐也是一样的,能治愈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小小姐在一个人哭过自己,也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伊星河:“……”他想说,伊星恋举自己的这个例子好像没什么说服力啊……但是她说的道理也是对的。

    伊星河低着头,他就在门外等着,等倾颜哭完了,他再进去。

    -

    泪水沿着倾颜的手腕滑落下来,抵在她的大腿上,她从大声哭泣,慢慢的到了小声的抽咽,待她的眼睛哭的干涩难受了。

    倾颜抬起头,起身去洗手间里洗了脸。

    伊星河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到房间里面,似乎没有任何动静传来了,他问伊星恋。

    “你说小小姐她,是不是不哭了?”

    伊星恋也趴在了门上,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应该是吧,还是我们再等等看?”

    伊星恋话音未落,两人都听到了脚步声,正当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倾颜站在门后连,望着伊星河和伊星恋两人。

    伊星河即时稳住中心,立正站直在门外,伊星恋整个人的趴在地上,她双手扶住门,才稳住重心。

    “小小姐……”

    两人都不好意思的站在倾颜跟前,可因为关心她,他们都认真的打量着倾颜的脸。

    倾颜刚刚哭过,眼睛,眼眶,鼻头都是红的,洗过的脸白皙柔嫩,即便她伪装的再平静,也令人心疼不已。

    “小小姐……”伊星河和伊星恋同时出声。

    “你还好吗?”伊星恋小声问道,“虽然我不知道小小姐遇到什么事了,但是不管遇到了什么事,即便是再难过,再悲伤的事,吃一块芝士就好啦!”

    伊星恋把自己的芝士软糖递给倾颜。

    “星恋,谢谢你……”倾颜接过芝士软糖,她拨开糖纸,把淡黄色的软糖放进嘴里,浓郁的芝士味在她的嘴里化开来。

    伊星恋和伊星河,都小心翼翼的望着倾颜。

    他们的心思很单纯,就是希望倾颜能够开心,如果一颗芝士软糖能治愈倾颜的心情就好了。

    “小小姐,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吗?”伊星恋小心翼翼的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