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颜被他的重量压在了沙发上,他咬着她的嘴唇,与她纠缠在一起。

    即便已经吻过千次,万次,对战凌寒而言,怎么也吻不够她的嘴唇,她的唇是世间最柔软的,当然她还有一个地方,也是这世间最柔软的。

    吻着她的嘴唇,犹如咬住了最鲜嫩的果实,吃到了香甜的汁水。

    倾颜被战凌寒亲的晕头转向,只是这次她没有急于推开他,她已经软在了战凌寒的怀里,并扬起下巴,去回应他的吻。

    她的主动,使得男人的气息加重,他像瘾君子一般,越吃越不够,恨不得将倾颜整个纳入自己怀中,把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与她合为一体,两人再也不分开了。

    这一次战凌寒突然从西斯廷来帝都,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倾颜想他了,另一半的原因,也是为了能与她告别。

    如果在电话里告别,反而会让倾颜更担心他吧,如果他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万一倾颜涉险去找他了怎么办?

    他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

    “你要答应我,留在岚堂家好好等我,我不想我回来了,又见不到你了。”战凌寒低喘一声,低喃着。

    “嗯……”倾颜自知她不能与战凌寒共赴危险的任务,她跟随着他,反而会绊住战凌寒的脚步,甚至拖累到他。

    她不会给战凌寒带来麻烦的,“我留在家里等你,就等你回来,绝对不会乱跑的。”

    倾颜很认真的对战凌寒说到,战凌寒双手捧住倾颜的脸,两人的额头抵在一次,战凌寒吻着她的眼睫和鼻梁。

    从战凌寒和她说了要去乌苏里执行任务后,倾颜就彻底黏在了战凌寒的身上,他去哪,她也跟着,他去洗手间,倾颜都要跟到门口。

    岚堂家的私牢外,冰泪刚走了出来,她的脸色不太好看,刚才她又审问了顾九辰两个小时,顾九辰依旧没有和她说出幕后主使者是谁。

    顾依依还哭着对她说,主使者是谁已经告诉战凌寒了,冰泪为何还要这么折磨他们。

    冰泪气到想一枪把顾依依被崩了。

    可是她又自己和自己怄气,战凌寒能审的出幕后主使者是谁,她为什么就不能。

    冰泪原本打算当着顾九辰的面杀了顾依依,但为了自己也能审出幕后主使者是谁,她又改变主意,留了顾九辰和顾依依的命。

    “夫人。”莫宛走了上来,“沈先生他来见您了,现在正在偏厅等候。”

    “让他去书房等我。”冰泪说道。

    莫宛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想了想,她还是选择闭嘴了。

    在岚堂家内,一般客人来了,都会在偏厅会见,让客人去书房,意味着这位客人与冰泪交往密切。

    冰泪才刚刚回到岚堂主宅,重新做上了岚堂夫人的位置,现在又和沈之舟这么密切的来往,难免会引起岚堂财阀股东们的不满。

    从去年,倾颜回归岚堂家,她已经把岚堂家的长辈亲戚们,安抚的服服帖帖的了,现在这些长辈亲戚们都没有野心,而且都以岚堂爵雅和倾颜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