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泪说道。

    “在小柒的事情上,你居然变得这么淡定了,我身为她的母亲,都为她心急,一夜没有睡好觉,你问出了主使者是谁,不打算告诉我,打算自己去找什么证据,我觉得你对小柒的事,一点都不上心!”

    战凌寒不打算和冰泪针织物毫无意义的问题,冰泪对他的怀疑,指责,从来就没消停过。

    “夫人,您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会以我的方法去保护倾颜。”

    战凌寒实在不想和冰泪多说一句话,和她待在同一个地方,战凌寒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不再理会冰泪,转身就离开了。

    冰泪见他对自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她气的咬住了后槽牙。

    她实在怀疑,当初和尤莉雅订下下一辈的婚约是否是正确的事,战凌寒这样的性格,冰泪实在受不了。

    战凌寒一进倾颜的房间,倾颜放下手里的ipad就走了上去。

    “凌寒,你回来啦。”倾颜走上来,也不问战凌寒审问顾九辰,审问的怎么样了,她低下头,围着战凌寒转了一圈。

    看到战凌寒手上没有血,身上也没沾上什么尘土,血迹,倾颜就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怕我揍了顾九辰?”战凌寒古语说道。

    “我是怕你揍了顾九辰,你这人有时候下手没轻没重的,自己的手破皮受伤了,你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顾九辰是hiv病毒的携带者,他的血你尽量少碰。”

    战凌寒轻轻笑着,原来倾颜是关心自己。

    “我没揍他。”战凌寒说道,“一个失败者,堕落者,他不配承受我的拳头。”

    和倾颜说话,战凌寒的声音就变得温柔认真起来。

    倾颜抬起手,想要抱他,战凌寒往后退了一步,“我刚从私牢回来,身上都是私牢里的味道,我先去洗澡,洗完澡再让你抱。”

    “唔!我想现在就抱你。”她根本不嫌弃战凌寒身上会有味道,如果战凌寒身上脏了,倾颜也想把自己弄脏,她只想和战凌寒一样,无论做什么,都与他同甘共苦。

    倾颜小步靠近战凌寒,战凌寒没得躲了,倾颜如愿以偿的将他抱住。

    他的身上确实沾染了私牢里腐朽潮湿的味道,并不好闻,倾颜的小鼻子皱了起来。

    “你身上……唔,还是快点去洗澡吧……”

    战凌寒反将倾颜抱起,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说道:“你现在身上也被传染了我的味道,我们一起洗好了!”

    倾颜的小腿在空中徒劳的蹬了几下,她被战凌寒抱进了浴室里。

    浴缸里正在放热水,战凌寒将她身上的衣服给剥了。

    倾颜被他剥到只剩下內衣內裤,战凌寒在她面前展开双手道:

    “帮我脱衣服。”

    倾颜红着脸,她身上穿得少,只想立刻跳进浴缸里,可又必须硬着头皮给战凌寒脱衣服。

    她解开战凌寒上衣的扣子,将他的上衣从精壮的身躯上剥离。

    战凌寒把自己的衣服丢到了一边,然后他用眼神示意倾颜,继续给他脱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