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苏慕儿都被江亦说服了,她是该去看看南宫夫人的下场,南宫家与苏家之间的恩怨,也该告一段落了。

    苏慕儿对江亦点了点头,“好,可南宫雅纪他现在已经走了,我们……”

    “我们悄悄跟上他就好。”江亦说道,“就过去看看好了,也不用让南宫雅纪发现我们,看了之后,我们就回来。”

    “好。”苏慕儿点了点头。

    她最终还是决定和江亦一起跟着南宫雅纪,就悄悄过去看一眼。

    苏慕儿也说服了自己,她是为了苏家,为了养父,而过去看一眼南宫夫人的下场,只看那么一眼,她就和江亦回来。

    他们两人立即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苏慕儿跟在江亦身后走的慢,江亦伸出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走,苏慕儿也没有拒绝。

    苏慕儿看到江亦此时的目光是明亮的,这是他第一次牵着苏慕儿的手,虽然是在赶着跟上南宫雅纪的情况下,而牵上的手,却也足够让江亦感到幸福了。

    苏慕儿和江亦一起上了车,越野车开出停车场。

    从总统府出去,只有一条路,他们开车,南宫雅纪则是走了一段路出去的,所以当南宫雅纪在总统府外面搭上他手下的车,苏慕儿和江亦也正好开车出来,看到了南宫雅纪。

    “江亦,我们和南宫雅纪的距离保持远一点。”苏慕儿提醒他。

    “他这人很容易就察觉到有人跟着他,我们还是小心点。”也许是因为偷偷跟踪的原因,苏慕儿连和江亦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

    江亦听苏慕儿紧张兮兮的模样,他咧开嘴笑着,“放心吧,我不会让他发现的。”

    苏慕儿信任江亦,她猛地点了点头,她的视线紧紧的盯着百米之外,载着南宫雅纪的那辆车。

    在马路上,江亦的行车速度一旦快了,苏慕儿就紧张起来,她会忍不住按住江亦的右手,提醒他不要开太快,免得被南宫雅纪发现了。

    “南宫雅纪很擅长反跟踪术,以前南宫家也有派人跟踪过他,只是那时候,南宫家还不打算伤害南宫雅纪,只是想随时盯着南宫雅纪,知晓他的动向。

    每回南宫雅纪发现他们了,都会把他们甩开。”

    江亦笑着,“你也被南宫家的人跟踪过?”

    “去年,我是被跟踪过,我被跟踪了好几天都没发现,最后南宫雅纪解决掉那些人了,他跟我说了,我才知道自己被跟踪了。

    他真的很厉害……”苏慕儿感叹道。

    “但是他一直没办法活成正常人的模样,他总是生活在南宫家给他制造的危机四伏里,要和南宫家的人斗智斗勇。

    江亦……这次我们偷偷跟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南宫雅纪可能会用很残忍的手法对付南宫夫人。”

    苏慕儿此时,反而提醒起他来。

    苏慕儿没法一心二用,她一边紧张的盯着前方载着南宫雅纪的那辆车,担心着对方会发现他们。

    一边又和江亦说起南宫雅纪的事,话匣子被打开了,苏慕儿也没有注意到自己都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