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担心慕儿。”倾颜说道,她被战凌寒放在藤椅上,战凌寒正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

    “慕儿没有来学校上课,我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你派一些人去找她就行。”战凌寒说道。

    倾颜摇了摇头,“我还是不放心,我怕南宫雅纪会给慕儿带来不好的事。”

    战凌寒解开倾颜扣子的手微微一顿,他确实收到了帝都那边的消息,南宫家和南宫雅纪之间彻底决裂了。

    南宫家在s市的势力彻底被南宫雅纪给毁了,南宫家的残余人员开始疯狂的报复南宫雅纪。

    就像得了不治之症又内心扭曲的重病患者一样,他们觉得自己要死了,就疯狂的想要拉几个垫背的陪着去死。

    南宫雅纪现在在帝都的处境变得危险起来,战凌寒并不清楚,苏慕儿会不会也因此被卷入进去。

    “我会派帝都那边的人去寻找苏慕儿的下落,你不准把自己也卷进危险中了。”

    战凌寒话一出口,倾颜愣了一下,她从他的口中察觉到了战凌寒不愿意说出口的信息。

    “凌寒,你觉得慕儿会遇到危险吗?她会因为南宫雅纪而遇到危险?”

    战凌寒声音卡住,倾颜虽然失去了神运,可不代表她敏锐的第六感也失去了。

    他瞒不住倾颜只好和她说了,南宫家与南宫雅纪之间的事。

    倾颜就道:“过几天,我和哥哥,还有小爱姐一起回去。”

    “你要丢下我么?”战凌寒问她。

    他要留在西斯廷,等待艾滋感染的空窗期过了之后,检查自己是否真的染上艾滋。

    这样的检查,战凌寒自然不再放心去帝都做。

    盛家虽然只掌管帝都第一医院,但盛家在帝都各医院里的人脉众多。

    战凌寒作为西斯廷的皇子,留在西斯廷首都进行hiv病毒的检测,才是正确的选择。

    倾颜自然不舍得和战凌寒分开,可又记挂着帝都那边的事,她鼓起腮帮子,异色的双瞳凝望着眼前的人。

    “凌寒,等你检查结果出来了,你会立刻飞来华夏国找我的,对不对!”

    战凌寒沉着脸没有说话,倾颜又向他退让了一步。

    “我回一趟帝都,确认了慕儿她没事了,我立刻回西斯廷陪你!”

    战凌寒依旧沉着脸,“我问你,苏慕儿重要还是我重要?”

    倾颜抿着嘴唇,隔了一会,才道:“对我而言,凌寒是最重要的。”

    听到倾颜的这句话,战凌寒吸了一口气,“行了,我知道我对你是最重要的就行。你回一趟帝都,确认了苏慕儿没事之后,就把苏慕儿给看紧了,让她别乱跑,免得你千里迢迢的一直记挂着她。

    你在帝都保护好自己,等我拿了西斯廷这边的hiv病毒的检测报告后,我就去找你。”

    战凌寒自然不舍得倾颜两头跑,这次她来西斯廷,也是为了完成订婚典礼,本来在订婚典礼结束后,倾颜就会返回华夏国帝都了。

    若不是因为他有可能会染上hiv,若不是因为在订婚典礼后,倾颜的身体又出了状况,她也不会在西斯廷,滞留这么久的时间了。